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2002年10月13日(星期日)
讀 者 來 函

伍 嘉 豪

    不 經 不 覺 , 已 經 是 第 七 年 。 生 活 了 六 年 , 感 到 空 間 很 局 促 , 越 來 越 乏 味 。 畢 竟 在 這 兒 我 已 白 髮 滄 桑 , 無 力 再 回 望 像 中 一 時 的 那 樣 年 輕 、 活 潑 。

    近 幾 個 月 腦 有 點 栓 塞 , 靈 感 下 降 。 可 能 驗 證 了 自 己 的 衰 退 , 又 或 只 是 沒 有 演 出 的 機 會 , 失 去 創 作 的 熱 誠 。

    雖 在 校 從 事 了 六 年 的 戲 劇 創 作 , 但 演 出 的 機 會 不 多 , 演 的 只 有 中 一 、 中 四 兩 次 , 編 導 的 只 有 中 四 一 次 , 但 當 時 人 還 很 嫩 , 技 法 未 成 熟 ( 現 在 也 未 ) , 對 公 關 技 巧 和 管 理 方 法 一 竅 不 通 , 徒 然 浪 費 滿 腔 熱 誠 。

    之 後 是 中 六 , 嚴 格 來 說 已 不 是 在 學 校 演 出 , 只 是 代 表 著 學 校 。 我 把 那 次 演 出 當 是 純 進 念 二 十 面 體 的 演 出 遠 多 於 一 個 學 生 演 出 。 那 段 日 子 很 開 心 , 除 了 有 專 業 的 導 師 循 循 善 誘 、 同 儕 的 一 起 開 拓 外 , 最 重 要 的 是 那 份 自 由 度 。 那 兒 , 沒 有 人 會 干 預 我 們 的 創 作 ─ ─ 我 可 以 光 著 身 子 在 台 上 馳 騁 , 可 以 大 玩 性 愛 比 喻 , 又 可 伴 襯 詩 詞 提 高 作 品 的 韻 味 。 這 些 全 都 不 能 在 學 校 做 到 。 ( 中 四 時 , 我 也 曾 向 學 校 爭 取 容 許 在 作 品 中 有 粗 口 , 被 拒 絕 了 。 )

    這 個 作 品 叫 《 雪 》 , 她 不 是 我 最 喜 歡 的 作 品 , 我 嫌 她 太 冷 酷 , 像 雪 般 ; 然 而 她 是 自 己 目 前 為 止 技 法 最 好 的 。 她 將 會 是 我 最 後 一 個 以 中 學 生 身 份 發 表 的 作 品 。 「 中 學 生 」 這 個 身 份 令 人 覺 得 還 是 太 小 , 太 年 輕 , 需 要 被 管 教 , 有 形 無 形 地 給 我 很 大 的 制 肘 和 壓 力 , 讓 我 不 能 享 受 自 由 創 作 的 滋 味 。

    或 者 換 句 話 說 , 我 要 從 觀 瑪 的 戲 劇 創 作 中 引 退 下 來 。

    《 雪 》 還 是 一 個 對 我 很 重 要 的 里 程 碑 。 一 個 垂 死 的 軍 人 戀 上 茫 茫 白 雪 , 與 她 交 合 , 誕 下 了 另 一 個 自 己 。 我 將 會 進 入 新 的 環 境 , 重 拾 初 生 嬰 兒 的 生 命 力 。

    始 終 學 校 不 是 一 個 容 易 發 展 戲 劇 的 地 方 。 僅 以 一 個 會 之 力 , 又 要 考 慮 資 源 、 又 要 考 慮 觀 眾 。 搞 的 不 能 太 大 , 也 不 能 太 深 、 太 悶 , 會 嚇 壞 同 學 的 ! 歷 屆 的 戲 劇 學 會 多 只 是 一 班 同 學 聚 首 、 遊 戲 的 聯 誼 會 , 少 有 真 正 去 探 索 戲 劇 的 份 子 。 與 我 所 認 為 的 戲 劇 是 一 種 學 問 、 一 種 藝 術 、 一 種 無 限 的 可 能 性 存 在 差 異 。 這 亦 是 我 少 有 演 出 機 會 的 一 個 原 因 。

    最 近 回 憶 起 以 前 的 創 作 , 也 思 考 即 將 面 世 的 幾 個 題 材 , 從 中 發 現 自 己 很 多 有 趣 的 一 面 , 進 行 了 一 連 串 的 自 我 精 神 分 析 。 的 確 , 這 就 是 藝 術 的 功 用 , 正 如 南 海 十 三 郎 說 : 「 戲 劇 就 是 了 解 人 生 後 再 為 人 生 啟 示 一 條 正 確 的 道 路 。 」 從 創 作 過 程 中 , 會 更 加 了 解 自 己 的 心 理 、 社 會 與 世 界 。 藝 術 的 思 考 對 一 個 人 的 人 格 和 修 養 都 有 所 裨 益 。

    作 為 一 個 編 劇 、 導 演 , 他 的 工 作 應 是 好 好 去 學 習 、 思 考 、 創 作 , 倘 若 有 需 要 處 理 繁 瑣 俗 務 ─ ─ 由 向 高 層 搔 首 弄 姿 到 示 威 抗 議 ─ ─ 只 會 拖 垮 作 品 。 這 些 事 還 是 交 給 監 製 去 做 。

    畢 竟 在 觀 瑪 的 戲 劇 學 會 成 長 了 六 年 , 始 終 有 感 情 。 若 然 日 後 有 機 會 , 我 還 是 樂 意 為 學 弟 們 作 監 製 、 導 師 , 帶 領 他 們 探 索 無 窮 無 盡 的 戲 劇 之 旅 。

    最 後 , 我 要 向 歷 屆 的 顧 問 和 幹 事 致 謝 , 他 們 都 給 予 我 很 多 的 包 容 。 特 別 是 中 一 那 年 的 幹 事 , 他 們 不 計 較 我 的 差 勁 演 出 , 給 予 我 機 會 。 若 然 當 時 他 們 放 棄 了 我 , 我 就 不 能 在 這 兒 談 觀 瑪 戲 劇 。 真 的 多 謝 他 們 ─ ─ 張 國 華 、 野 明 、 陳 海 泉 、 姚 漢 龍 、 彭 仲 … …

    別 了 , 我 在 觀 瑪 的 戲 劇 創 作 !

二 零 零 二 年 九 月 四 日 

    伍 嘉 豪 
 

返 回 上 頁

Copyright © 觀瑪民報 KTMC Man 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