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2003年1月2日(星期四)
讀 者 來 函

◆ Cheng Toby

    在 此 我 想 和 大 家 分 享 一 下 近 來 纏 繞 我 腦 海 的 問 題 ( 讓 大 家 也 一 同 煩 ) 和 我 的 領 悟 。

    昨 晚 , 我 在 收 音 機 播 出 的 《 明 天 會 更 好 》 樂 聲 中 , 迎 來 了 2002 年 的 最 後 一 天 。

    年 近 歲 晚 , 我 在 電 視 機 中 看 到 不 少 大 事 回 顧 : 香 港 , 兩 岸 , 財 經 , 國 際 … … 驚 覺 早 已 忘 記 的 事 , 原 來 是 在 今 年 發 生 的 。

    回 想 我 在 這 一 學 期 所 做 的 , 不 是 一 些 被 認 為 一 個 面 臨 會 考 的 學 生 所 應 做 的 事 。 打 機 , 下 棋 , 被 認 為 是 不 務 正 業 , 我 的 確 是 沉 迷 了 。 或 許 我 的 自 我 要 求 太 高 , 以 致 我 認 為 這 個 學 期 自 己 從 沒 認 真 花 過 一 點 時 間 在 學 業 上 努 力 過 。 但 這 又 如 何 呢 ? 我 意 識 到 自 己 真 的 長 大 了 , 成 熟 了 , 很 多 責 任 等 我 去 負 , 很 多 問 題 等 我 去 思 考 和 解 決 。 茫 茫 前 路 等 我 去 選 擇 自 己 的 方 向 。 在 這 個 時 候 , 我 還 在 寫 這 篇 文 章 , 丟 下 功 課 和 書 本 … … 這 就 是 年 輕 人 的 衝 勁 吧 ? 或 許 我 以 後 會 後 悔 : 我 的 自 控 能 力 這 麼 差 。

    我 有 幸 在 這 個 聖 誕 假 期 , 在 校 方 的 角 度 去 思 考 一 下 A Y P 問 題 。 我 們 觀 察 到 , 在 中 一 時 進 來 觀 瑪 的 學 生 大 部 份 都 是 Band 1 的 , 可 是 何 以 在 中 五 經 過 觀 瑪 這 個 function 出 來 後 , 有 些 會 變 成 Band 5 的 呢 ? 校 方 仔 細 地 檢 討 了 這 個 問 題 , 發 現 原 來 這 幾 年 校 方 的 政 策 沒 有 根 隨 社 會 的 轉 變 而 改 變 , 只 是 在 對 以 前 學 兄 們 辛 辛 苦 苦 建 立 的 校 譽 進 行 無 情 的 侵 蝕 。 現 在 發 現 已 經 到 了 積 重 難 返 的 地 步 , 陷 入 了 惡 性 循 環 了 。

    觀 瑪 高 自 由 度 政 策 , 下 放 權 力 給 學 生 , 以 致 很 多 老 師 都 只 是 輔 助 角 色 。 老 師 工 作 繁 重 , 又 怕 被 指 管 過 界 , 最 後 便 採 取 不 聞 不 問 的 態 度 。 在 上 者 既 沒 有 誠 意 , 在 下 的 學 生 當 然 也 不 會 有 興 趣 參 與 , 造 成 了 大 多 數 活 動 都 是 學 生 在 支 撐 的 情 況 , 搞 者 自 搞 。 如 果 沒 有 學 生 肯 去 接 手 , 搞 搞 下 就 執 笠 唔 駛 搞 。

    如 要 改 變 這 個 情 況 , 又 恐 怕 對 觀 瑪 傳 統 的 高 自 由 度 政 策 有 所 動 搖 。 魚 與 熊 掌 , 如 何 才 能 兼 得 呢 ? 推 出 生 活 教 育 科 的 目 的 就 在 於 嘗 試 扭 轉 這 個 嚴 峻 的 形 勢 。

    那 麼 為 何 要 把 A Y P 學 會 也 拖 下 水 呢 ? 原 來 只 為 一 個 字 : 錢 。 錢 , 又 是 它 在 作 怪 。 學 校 資 源 不 足 , 唯 有 借 助 A Y P 在 校 內 外 所 能 得 到 的 資 源 去 進 行 改 革 。 這 個 我 一 直 要 求 的 答 案 : 為 何 要 藉 A Y P 來 計 分 的 答 覆 竟 是 這 麼 的 簡 單 !

    學 校 要 改 革 , 阻 力 很 大 , 一 改 革 就 必 定 有 人 反 對 。 而 且 我 所 得 到 的 消 息 和 《 民 報 》 報 道 的 有 出 入 。 校 方 事 前 並 不 知 道 A Y P 面 臨 解 散 , 也 沒 有 料 到 A Y P 事 件 的 影 響 這 麼 深 遠 。 這 樣 做 了 一 半 , 即 使 做 法 大 有 問 題 , 也 唯 有 繼 續 做 下 去 , 這 就 是 校 方 暫 時 維 持 現 狀 的 苦 衷 。

    那 消 息 透 露 者 認 為 十 個 學 生 之 中 只 要 改 變 到 一 個 便 算 成 功 , 這 總 好 過 十 個 也 沒 有 改 變 。 他 這 種 態 度 使 我 十 分 欽 佩 , 我 真 慶 幸 能 有 這 麼 一 個 人 在 觀 瑪 中 以 這 個 信 念 努 力 , 我 在 此 對 他 對 觀 瑪 所 作 的 貢 獻 作 萬 二 分 的 致 謝 。 結 果 那 晚 他 、 我 和 一 些 同 學 ( 稱 他 們 為 我 的 同 學 似 乎 有 點 自 抬 身 價 ) 、 一 位 學 兄 就 圍 「 床 」 夜 話 直 至 淩 晨 二 時 , 真 是 聽 君 一 席 話 , 勝 讀 十 年 書 。 那 晚 除 了 談 及 以 上 問 題 之 外 , 還 討 論 了 很 多 另 外 的 問 題 , 例 如 將 觀 瑪 和 其 他 學 校 比 較 , 只 是 得 出 的 結 論 是 「 觀 瑪 自 由 號 」 正 在 下 沉 , 解 決 的 方 法 校 方 卻 還 在 尋 找 中 。

    學 校 除 了 是 尋 求 知 識 的 地 方 , 也 是 學 習 待 人 處 事 接 物 , 做 人 道 理 的 地 方 ( 我 驚 詫 我 正 在 學 習 的 東 西 和 實 際 嚴 重 脫 節 , 我 甚 至 忘 了 我 為 何 學 習 , 整 個 中 四 只 為 會 考 而 作 準 備 。 ) 我 除 了 有 權 利 去 參 與 A Y P 事 件 的 討 論 外 , 我 更 認 識 到 我 有 義 務 去 做 , 正 如 思 考 學 兄 所 說 的 : 「 我 咁 緊 張 , 其 實 仲 有 一 個 比 較 自 私 因 素 , 就 係 我 知 道 如 果 觀 瑪 民 主 制 度 就 係 我 呢 一 代 手 上 失 去 或 開 始 消 失 , 我 第 日 一 定 會 後 悔 而 家 無 盡 力 。 」 我 認 為 既 然 身 為 觀 瑪 的 一 份 子 , 就 有 義 務 把 觀 瑪 的 民 主 制 度 延 續 下 去 。 而 且 我 也 透 過 參 與 討 論 A Y P 學 到 了 很 多 東 西 , 這 對 我 將 來 立 足 於 社 會 如 何 自 處 和 確 立 我 的 價 值 觀 很 有 幫 助 。 ( 我 姊 姊 轉 述 她 在 大 學 書 院 通 識 課 中 講 者 提 及 六 四 事 件 的 說 話 : 「 如 果 你 ] 個 學 生 會 會 長 畀 政 府 捉 , 好 多 學 生 會 高 層 人 士 又 流 亡 海 外 , 你 ] 會 點 做 ? 」 我 聽 到 這 番 話 後 , 驚 悉 我 要 為 這 個 問 題 給 出 答 案 的 日 子 已 經 不 遠 了 。 )

    經 過 那 晚 , 我 知 道 我 的 思 想 真 的 不 夠 全 面 , 我 很 多 謝 思 考 學 兄 對 我 的 提 點 。 在 此 我 加 上 一 段 小 插 曲 : 在 那 晚 我 知 道 了 如 何 找 出 思 考 學 兄 的 真 正 身 份 , 但 我 寧 願 不 這 樣 做 。 讓 他 保 持 在 我 心 目 中 的 形 象 不 是 比 得 知 他 是 誰 更 好 嗎 ? 如 果 真 正 的 他 和 我 心 中 的 他 不 同 ( 例 如 性 格 不 同 ) , 這 只 會 使 我 後 悔 。 我 既 然 原 本 不 會 知 道 他 是 誰 , 我 又 為 何 因 為 大 家 一 起 討 論 過 A Y P 事 件 而 去 認 識 他 ? 我 寧 可 在 繼 續 討 論 中 慢 慢 加 深 對 他 的 認 識 。

    我 想 在 這 問 肥 權 學 兄 , 根 據 你 的 意 見 , 是 否 在 不 影 響 美 國 人 民 生 活 方 式 的 前 提 下 , 可 以 把 美 國 轉 為 一 黨 專 政 ? ( 肥 權 學 兄 的 觀 點 詳 見 於 《 冒 名 士 可 恥   校 方 應 釋 疑 》 一 文 )

    踏 入 十 二 月 , 《 民 報 》 也 進 入 多 事 之 秋 ( 還 是 冬 較 合 適 ? ) , 新 聞 和 投 稿 數 量 大 破 記 錄 。 校 內 A Y P 事 件 未 完 , 編 委 風 波 又 起 。 雖 然 工 作 量 多 了 , 但 《 民 報 》 的 工 作 人 員 們 呀 , 這 不 表 示 《 民 報 》 受 到 各 界 關 注 嗎 ? 這 正 是 你 們 努 力 工 作 的 成 果 ! 從 近 來 的 新 聞 中 , 我 開 始 了 解 到 《 民 報 》 的 宗 旨 第 三 條 的 「 種 種 原 因 」 是 甚 麼 了 。 另 外 , 我 十 分 感 謝 《 民 報 》 能 提 供 這 麼 一 個 空 間 讓 我 抒 發 己 見 。

    校 內 的 問 題 探 討 完 , 香 港 的 問 題 呢 ? 23 條 立 法 爭 論 不 休 , 經 濟 未 見 起 色 。 國 際 上 , 美 國 準 備 攻 打 伊 拉 克 , 北 韓 核 危 機 不 斷 升 級 。 這 些 事 情 誰 對 誰 錯 , 以 我 一 個 中 五 學 生 來 說 是 說 不 清 的 。 這 比 學 校 這 個 社 會 縮 影 複 雜 得 太 多 太 多 , 我 連 校 內 的 事 情 也 理 不 清 , 又 何 況 其 他 ? 即 使 能 知 道 問 題 所 在 , 如 何 解 決 又 難 上 許 多 。 真 是 「 剪 不 斷 , 理 還 亂 」 , 我 在 這 一 切 問 題 之 前 , 顯 得 多 麼 的 無 能 為 力 ! 這 使 我 深 深 地 自 責 , 儘 管 未 成 年 的 我 似 乎 不 需 要 也 無 權 干 涉 。

    在 聖 誕 聯 歡 祈 禱 聚 會 時 , 我 聽 吳 家 榮 先 生 分 享 他 奮 鬥 的 過 程 , 聽 神 父 的 分 享 , 心 中 感 到 一 陣 平 靜 , 以 上 的 問 題 似 乎 都 被 驅 逐 出 我 的 腦 海 。 記 得 《 莊 子 . 則 陽 第 二 十 五 》 有 云 : 「 有 國 之 蝸 之 左 角 者 曰 觸 氏 , 有 國 於 蝸 之 右 角 者 曰 蠻 氏 , 時 相 與 爭 地 而 戰 , 伏 尸 數 萬 。 」 又 云 : 「 通 達 之 中 有 魏 , 於 魏 中 有 梁 , 於 梁 中 有 王 , 王 與 蠻 氏 , 有 辨 乎 ? 」 然 而 直 至 二 千 多 年 後 的 今 天 , 人 們 仍 不 明 白 這 個 道 理 , 在 無 限 之 中 爭 奪 少 得 可 憐 的 東 西 。 我 感 到 以 上 的 問 題 其 實 只 是 非 常 渺 小 的 東 西 吧 了 。 我 質 問 為 何 這 麼 渺 小 的 人 類 , 在 生 命 這 麼 有 限 的 事 間 , 不 多 做 點 有 意 義 的 事 , 貢 獻 世 界 ?

    我 本 身 是 個 天 文 愛 好 者 , 宇 宙 上 下 四 方 的 無 邊 無 際 使 我 嚮 往 。 在 無 邊 無 際 的 宇 宙 中 , 有 一 個 小 小 的 藍 色 星 球 , 它 的 表 面 發 展 出 高 智 慧 生 物 。 我 仰 天 觀 察 穹 蒼 之 後 , 再 看 這 些 問 題 , 嘆 一 句 : 「 無 聊 。 」 ; 探 索 過 棋 藝 的 道 理 之 後 , 嘆 一 句 : 「 幼 稚 。 」 ; 玩 過 輕 鬆 的 電 腦 遊 戲 之 後 , 嘆 一 句 : 「 複 雜 。 」 沒 錯 , 人 類 的 確 在 自 找 煩 惱 , 但 這 些 問 題 是 那 麼 的 實 在 , 不 得 不 去 思 考 和 解 決 。 現 在 是 一 波 未 平 , 一 波 又 起 。 在 這 一 年 的 結 尾 , 我 回 顧 過 去 : 舊 問 題 仍 未 解 決 , 新 問 題 又 來 。 希 望 我 們 能 好 好 送 走 舊 問 題 , 迎 接 新 的 挑 戰 , 但 願 明 天 會 更 好 !


    ◆ Cheng Toby
 

返 回 上 頁

Copyright © 觀瑪民報 KTMC Man 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