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2003年1月28日(星期二)
編 委 風 波

鄧 小 平 安

    夜 闌 靜 處 , 在 空 無 一 人 的 城 , 獨 憑 欄 更 深 人 未 睡 , 我 們 似 乎 可 感 覺 到 「 他 」 , 在 抱 一 個 人 的 《 聖 經 》 , 絕 望 地 嗚 咽 。

    還 是 少 作 賣 弄 。 這 文 章 要 說 的 是 「 編 委 風 波 」 一 篇 被 禁 、 更 被 命 令 「 作 者 要 見 校 長 」 的 稿 ─ ─ 《 A Y P 及 校 方 違 反 學 生 會 會 章 》 ( 下 稱 《 A Y P 》 ) 。 這 篇 稿 的 全 文 被 《 民 報 》 波 露 了 , 它 是 一 篇 議 論 和 建 議 文 章 , 《 民 報 》 報 道 還 說 它 跟 原 本 擬 作 聯 署 的 信 件 很 相 似 , 只 是 沒 有 了 開 頭 和 結 尾 , 及 加 上 了 跋 。 從 這 《 A Y P 》 的 內 容 來 看 , 加 回 上 款 、 下 款 , 省 去 最 末 段 的 跋 , 真 的 是 一 封 建 議 信 。

    編 委 會 對 《 A Y P 》 一 文 處 理 手 法 , 完 全 違 反 觀 瑪 的 活 動 體 制 , 這 事 件 的 發 生 , 無 論 李 培 生 校 長 、 梁 嘉 瑤 老 師 、 編 委 會 成 員 , 都 必 定 有 或 多 或 少 的 責 任 。 可 惜 的 是 , 「 權 」 在 人 手 上 , 不 在 法 律 手 中 。

    「 作 者 要 見 校 長 」 及 「 禁 刊 《 A Y P 》 」 的 決 定 , 是 出 自 李 校 長 、 梁 老 師 還 是 第 三 者 ? 另 , 誰 把 稿 件 於 公 開 刊 出 前 給 李 校 長 看 ? 現 在 我 們 並 不 知 道 , 《 民 報 》 也 沒 提 及 。 我 們 只 知 道 的 事 實 , 是 言 論 自 由 被 殺 , 及 作 者 人 身 安 全 沒 有 法 治 上 的 保 障 。

    最 後 , 該 稿 的 英 文 版 翻 譯 者 李 世 昌 師 兄 , 「 應 邀 」 去 會 見 李 校 長 。 李 師 兄 亦 指 他 不 是 作 者 , 並 指 若 作 者 是 現 在 就 讀 觀 瑪 的 同 學 , 相 信 他 會 承 受 許 多 政 治 壓 力 。

    那 末 , 《 A Y P 》 的 作 者 ─ ─ 「 張 五 良 」 ─ ─ 是 誰 ?

    張 學 良 、 張 五 常 、 張 炳 良 、 張 良

    《 A Y P 》 的 作 者 署 名 為 「 張 五 良 」 , 乍 聽 之 下 , 十 分 熟 耳 。 想 一 下 , 想 到 四 個 相 似 的 名 字 : 張 學 良 、 張 五 常 、 張 炳 良 、 張 良 。 這 四 個 與 作 者 所 取 的 筆 名 「 張 五 良 」 相 似 的 名 字 , 可 能 與 作 者 的 想 法 有 關 。

    張 學 良 ( 一 九 ○ 一 至 二 ○ ○ 一 ) , 字 漢 卿 , 遼 寧 海 城 人 。 奉 系 軍 閥 首 領 張 作 霖 的 長 子 。 父 親 於 一 九 二 八 前 被 日 本 軍 炸 死 , 張 學 良 就 任 東 三 省 保 安 總 司 令 , 努 力 抵 禦 日 本 侵 略 , 人 稱 「 張 少 帥 」 。 三 十 年 代 , 國 民 黨 下 的 中 國 一 直 被 日 軍 攻 打 , 節 節 敗 退 , 然 而 當 時 蔣 介 石 為 免 被 共 產 黨 搶 去 江 山 , 竟 推 行 「 先 安 內 , 後 攘 內 」 政 策 , 令 中 國 慘 遭 日 軍 蹂 躪 。 張 學 良 為 救 國 家 , 與 楊 虎 城 一 起 於 一 九 三 六 年 十 二 月 十 二 日 , 扣 留 蔣 介 石 於 西 安 , 逼 蔣 與 共 產 黨 合 作 , 槍 頭 一 致 去 抗 日 , 史 稱 西 安 事 變 。 事 變 結 束 後 張 學 良 親 送 蔣 回 南 京 , 從 此 被 軟 禁 。 晚 年 的 張 學 良 與 愛 妻 趙 一 荻 ( 人 稱 「 趙 四 小 姐 」 ) 居 夏 威 夷 , ○ 一 年 十 月 十 五 日 因 病 辭 世 , 享 年 101 歲 。

    張 五 常 , 生 於 一 九 三 五 年 香 港 , 五 九 年 到 洛 杉 磯 加 州 大 學 經 濟 系 , 跟 從 現 代 產 權 經 濟 學 創 始 人 阿 爾 奇 安 學 習 。 六 二 年 取 得 碩 士 學 位 , 六 七 年 取 得 博 士 學 位 , 並 到 芝 加 哥 大 學 跟 從 科 斯 做 博 士 後 研 究 。 六 九 年 為 西 雅 圖 華 盛 頓 大 學 教 授 。 現 為 香 港 大 學 教 授 及 著 名 學 者 , 撰 寫 過 多 本 書 籍 , 論 述 經 濟 、 教 育 、 社 會 、 法 律 、 時 事 等 層 面 , 深 受 學 界 敬 重 。

    張 炳 良 , 一 九 五 二 年 於 香 港 出 生 。 獲 得 香 港 大 學 社 會 科 ( 榮 譽 ) 學 士 、 英 國 亞 斯 頓 公 共 管 理 學 理 學 碩 士 、 英 國 倫 敦 大 學 哲 學 博 士 等 學 位 , 現 為 城 市 大 學 公 共 及 社 會 行 政 學 系 教 授 。 他 參 加 過 不 少 公 共 服 務 , 包 括
香 港 房 屋 委 員 會 管 理 及 行 動 小 組 成 員 、 衛 生 福 利 收 費 及 豁 免 事 宜 委 員 會 委 員 ( 一 九 九 二 年 ) 、 立 法 局 人 事 編 制 小 組 委 員 會 副 主 席 、 立 法 局 教 育 事 務 委 員 會 主 席 等 。 張 炳 良 亦 常 撰 文 及 接 受 傳 媒 訪 問 發 表 意 見 , 並 給 人 意 見 中 肯 , 能 針 對 問 題 , 建 議 可 行 的 印 象 。

    張 良 , 這 個 名 字 背 後 有 兩 個 人 物 。 第 一 個 時 戰 國 末 年 韓 國 人 , 字 子 房 , 出 生 年 份 不 詳 , 卒 於 公 元 前 一 八 六 年 , 父 祖 曾 四 代 為 韓 國 宰 相 。 張 良 成 人 後 , 韓 國 被 秦 滅 , 其 弟 亦 斃 於 該 戰 爭 。 張 良 遂 散 盡 所 有 的 家 財 , 尋 訪 勇 士 刺 殺 秦 始 皇 , 唯 與 勇 士 刺 了 副 車 , 秦 皇 避 過 一 劫 。 張 良 逃 亡 下 邳 , 隱 姓 埋 名 。 十 年 後 , 劉 邦 兩 遇 張 良 , 張 良 屢 以 他 的 智 謀 奇 才 , 輔 助 劉 邦 智 破 秦 城 , 奪 得 江 山 , 打 敗 項 羽 , 建 立 漢 朝 。 此 時 張 良 卻 再 三 推 辭 劉 邦 的 封 臣 , 過 隱 逸 生 活 。

    第 二 個 張 良 , 生 卒 年 份 、 身 份 均 不 詳 , 只 知 是 《 中 國 「 六 四 」 真 相 》 ( 英 文 名 直 譯 為 「 天 安 門 文 件 」 ) 一 書 的 著 者 。 該 書 據 稱 是 中 國 共 產 黨 政 府 於 「 六 四 事 件 」 時 的 許 多 文 件 、 會 議 紀 錄 , 中 文 版 由 明 鏡 出 版 社 發 行 。

    是 否 拚 進 諫 之 心 投 稿 ?

    以 上 五 人 , 兩 個 是 甚 有 公 信 力 的 學 者 , 兩 個 為 真 正 輔 助 國 家 取 得 偉 績 的 賢 臣 , 另 一 個 則 是 冒 險 披 露 可 能 是 真 相 的 人 。 從 這 三 方 面 加 起 來 , 「 張 五 良 」 這 個 名 字 的 意 義 , 及 「 他 」 寫 這 篇 稿 的 用 意 , 是 不 是 表 示 「 他 」 是 想 像 學 者 般 提 出 問 題 和 解 決 方 法 , 並 披 露 真 相 , 希 望 當 權 者 ( 校 方 ) 能 夠 接 納 , 使 當 權 者 對 「 A Y P 事 件 」 能 從 善 如 流 地 解 決 ?

    很 可 惜 , 張 五 良 的 下 場 , 並 不 像 張 五 常 、 張 炳 良 , 也 比 遭 軟 禁 的 張 學 良 還 差 ─ ─ 因 為 張 學 良 起 碼 使 蔣 介 石 接 受 「 聯 共 抗 日 」 , 現 在 「 張 五 良 」 卻 無 法 使 校 方 改 變 處 理 「 A Y P 事 件 」 的 不 合 理 立 場 和 手 法 。 而 只 是 像 《 中 國 「 六 四 」 真 相 》 的 張 良 般 , 不 能 公 開 「 他 」 的 身 份 。 不 過 他 也 的 確 像 這 個 張 良 , 事 件 最 終 也 引 起 了 同 學 對 自 己 權 益 的 關 注 。

    除 兩 位 學 者 外 , 其 他 三 位 張 姓 名 人 : 張 學 良 和 兩 位 張 良 , 結 果 都 是 淡 薄 甚 至 慘 淡 的 。 的 確 , 「 信 言 不 美 , 美 言 不 信 」 , 忠 言 向 來 都 是 逆 耳 的 , 發 表 這 些 言 論 的 人 , 常 要 抱 西 方 沒 有 的 進 諫 之 心 。

    莫 輕 看 一 個 「 諫 」 字 , 諫 言 並 不 同 於 一 般 的 意 見 , 而 是 含 下 級 對 上 級 、 權 力 低 者 對 權 力 高 者 , 因 為 不 忍 看 見 在 上 者 不 合 理 之 事 , 而 冒 一 定 的 自 身 安 全 危 險 , 向 在 上 者 給 予 意 見 或 建 議 。 由 於 有 一 個 權 力 層 的 高 低 問 題 , 在 下 者 是 必 定 冒 危 險 的 , 古 時 嚴 重 者 可 以 喪 命 , 今 日 的 環 境 , 因 進 諫 而 失 去 工 作 、 記 過 也 是 會 發 生 和 確 實 發 生 過 的 。

    比 起 西 方 的 廣 說 意 見 、 接 納 不 同 意 見 的 文 化 , 及 所 導 致 減 少 因 權 力 高 低 而 對 發 表 意 見 者 的 傷 害 , 中 國 沒 有 這 麼 好 。 中 國 沒 有 給 人 隨 心 發 表 言 論 的 廣 場 ( Square ) , 沒 有 保 障 新 聞 、 資 訊 、 言 論 自 由 , 避 免 以 言 入 罪 的 法 例 ; 有 的 是 「 犯 顏 進 諫 」 、 「 苦 諫 」 、 「 死 諫 」 、 「 諫 而 剖 腹 」 , 有 的 是 「 23 條 」 、 席 揚 、 吳 、 文 革 , 以 致 中 國 大 部 份 人 自 古 以 來 習 慣 不 是 政 治 冷 感 、 盲 目 服 從 不 思 考 , 就 是 啞 忍 、 敢 怒 不 敢 言 , 以 為 百 忍 真 的 可 以 成 金 。

    所 以 , 像 「 張 五 良 」 一 類 敢 於 就 不 合 理 的 事 直 言 、 直 諫 的 , 對 問 題 提 出 良 策 的 , 更 是 可 貴 。

    急 民 之 所 急   校 方 應 接 納

    實 際 上 , 從 《 A Y P 》 這 篇 稿 的 「 跋 」 , 可 見 張 五 良 也 考 慮 過 以 稿 可 能 被 禁 的 問 題 。 跋 段 明 言 潘 凌 鋒 主 編 曾 承 諾 過 , 就 算 校 方 反 對 稿 件 之 刊 出 , 他 也 一 樣 會 照 登 , 並 指 潘 主 編 肩 負 全 校 同 學 的 選 票 , 相 信 他 不 會 反 口 覆 舌 。 這 段 說 話 明 顯 有 「 講 數 」 之 味 道 , 張 五 良 似 乎 也 想 過 稿 件 被 禁 的 可 能 , 「 他 」 所 寄 望 的 , 是 由 全 民 公 決 選 出 來 的 主 編 , 能 肩 負 選 票 、 肩 負 他 份 內 的 責 任 , 去 維 護 稿 件 的 刊 出 , 亦 維 護 自 己 的 諾 言 。 可 惜 的 , 實 際 權 力 最 終 是 落 在 校 方 或 老 師 手 上 , 而 潘 主 編 亦 似 乎 可 能 未 盡 足 全 力 去 維 護 這 稿 件 。

    說 到 這 , 我 們 評 論 過 稿 件 的 寫 作 動 機 、 作 者 的 寫 作 心 態 , 那 麼 作 者 「 張 五 良 」 是 誰 的 問 題 , 至 此 尚 未 回 答 到 。 其 實 , 作 者 是 誰 真 的 這 麼 重 要 嗎 ? 為 甚 麼 教 員 室 有 老 師 猜 測 與 校 長 見 過 面 的 翻 譯 者 是 作 者 ? 教 師 作 這 些 猜 測 , 有 甚 麼 意 義 ? 要 知 道 的 是 , 這 《 A Y P 》 的 內 容 , 的 確 反 映 了 一 些 同 學 和 師 兄 的 所 見 所 想 , 聲 音 是 真 確 的 , 建 議 是 可 以 研 究 是 否 可 行 的 , 這 就 夠 了 。

    可 惜 的 是 , 我 們 並 不 看 見 , 校 方 有 甚 麼 人 士 在 這 些 方 向 努 力 。 我 們 看 見 的 , 是 校 方 一 些 高 層 戴 上 有 色 眼 鏡 看 《 A Y P 》 這 篇 稿 , 阻 止 它 公 開 , 不 正 視 它 的 內 容 , 嘗 試 召 見 作 者 進 行 游 說 或 令 他 受 壓 力 , 用 貶 義 字 眼 形 容 稿 件 … … 這 種 不 理 智 的 行 為 , 實 在 教 人 欷 歔 。

    有 人 說 , 如 果 這 篇 稿 基 本 上 是 相 同 於 那 封 「 建 聯 署 信 」 , 那 麼 「 張 五 良 」 不 就 是 那 封 信 的 作 者 ─ ─ 即 是 一 大 群 同 學 及 師 兄 ? 我 們 不 能 排 除 這 個 說 法 成 立 的 可 能 , 若 果 說 法 是 真 的 , 足 見 同 學 和 師 兄 對 觀 瑪 事 情 的 熱 心 , 他 們 希 望 觀 瑪 能 改 漏 修 弊 , 亦 為 全 體 的 觀 瑪 人 想 , 洞 察 問 題 , 尋 求 辦 法 , 急 民 之 所 急 。 

    若 然 推 論 正 確 , 校 方 更 應 珍 惜 這 篇 《 A Y P 》 稿 件 , 珍 惜 這 些 真 正 優 秀 的 同 學 、 師 兄 , 坦 誠 接 納 當 中 建 議 , 痛 改 「 A Y P 事 件 」 影 響 深 遠 的 陋 弊 , 令 觀 瑪 可 以 成 為 真 正 為 同 學 設 想 、 真 正 維 護 同 學 最 大 權 益 的 學 校 。

    夜 闌 靜 處 , 在 空 無 一 人 的 城 , 獨 憑 欄 更 深 人 未 睡 , 我 們 似 乎 可 感 覺 到 「 他 」 , 在 抱 一 個 人 的 《 聖 經 》 , 儘 管 事 實 傷 了 「 他 」 的 心 , 「 他 」 仍 然 憑 不 求 回 報 的 熱 誠 和 愛 , 向 繁 星 祈 求 , 「 他 」 心 所 繫 的 學 校 能 夠 變 得 美 好 。

    鄧 小 平 安

 
相 關 講 場 文 章 :
【編委風波】雪晴:有關高登《我看編委會事件》之聲明
【讀者來函】Cheng Toby:回覆高登與續談《送》文
【編委風波】Kevin:敬覆高登:我不要「PC」
【編委風波】高登:我看編委會事件
【編委風波】鄧小平安:李光耀何以怕傳媒
【編委風波】林:雪與冷的文學
【編委風波】雪晴:哀雪
【編委風波】鄧小平安:席揚、紐約時報、觀瑪

返 回 上 頁

Copyright © 觀瑪民報 KTMC Man 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