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2003年6月20日(星期五)
當 年 六 四

觀 瑪 壞 學 生

    引 言

    七 十 年 之 前 , 有 一 群 愛 國 的 熱 血 青 年 , 因 關 心 國 事 , 致 有 五 四 運 動 的 產 生 , 甚 至 影 響 到 中 國 共 產 黨 的 成 立 ; 十 多 年 前 , 天 安 門 亦 有 同 樣 怒 吼 , 促 使 了 鄧 小 平 的 復 出 , 四 人 幫 的 倒 台 。 今 日 , 在 神 州 大 地 上 , 我 們 再 一 次 看 到 年 青 一 代 愛 國 熱 誠 。

    事 情 始 末

    雖 然 有 許 多 人 比 我 知 得 更 多 , 但 我 想 也 該 為 整 件 事 作 一 略 述 。

    自 從 兩 年 前 的 反 資 產 階 級 自 由 化 一 事 中 , 胡 耀 邦 下 台 後 , 中 國 學 生 已 有 不 滿 的 情 緒 , 並 有 很 多 已 認 為 胡 是 將 來 中 國 的 希 望 , 故 此 , 頗 為 尊 敬 胡 氏 。 然 而 , 也 許 真 是 天 妒 英 才 , 兩 個 月 前 , 胡 氏 不 幸 與 世 長 辭 , 而 此 事 則 成 了 今 次 學 運 的 導 火 線 。 在 胡 氏 逝 世 後 , 中 國 學 生 們 的 傷 感 和 憤 怒 的 情 緒 已 按 耐 ( 捺 ) 不 住 , 終 成 上 街 遊 行 之 局 。 而 學 生 們 要 求 論 定 反 資 產 階 級 自 由 化 及 胡 氏 下 台 等 事 , 都 令 中 共 有 所 尷 尬 , 遲 遲 未 肯 回 應 學 生 的 要 求 。

    結 果 , 將 事 情 一 拖 再 拖 , 延 至 五 四 運 動 七 十 週 年 紀 念 之 日 , 再 一 次 發 生 上 街 遊 行 , 人 數 超 過 一 百 萬 。 而 那 時 , 人 民 或 學 生 所 要 求 的 , 不 只 是 胡 氏 的 功 過 , 更 重 要 的 , 是 要 求 政 治 改 革 或 是 民 主 改 革 , 肅 清 官 倒 、 懲 治 貪 污 腐 敗 、 重 視 教 育 及 知 識 份 子 的 待 遇 。 那 便 是 說 , 要 一 個 富 強 的 中 國 。 可 是 , 中 共 一 直 未 肯 對 話 , 企 圖 希 望 事 情 漸 趨 冷 淡 , 或 是 學 生 內 部 自 己 分 化 , 甚 或 鄧 小 平 認 為 , 沒 有 工 人 、 農 民 及 商 人 支 持 , 學 生 遊 行 是 成 不 了 氣 候 的 。

    可 是 , 到 了 五 月 十 三 日 , 學 生 們 趁 蘇 ( 聯 ) 主 席 戈 爾 巴 喬 夫 ( 編 按 : 又 譯 戈 巴 卓 夫 ) 訪 華 之 際 , ; 在 天 安 門 前 結 集 遊 行 , 更 有 多 達 三 千 多 學 生 絕 食 , 以 行 動 來 表 達 自 己 。 學 生 們 這 種 關 懷 制 而 忘 我 的 精 神 , 感 染 了 中 國 人 的 心 , 不 久 , 來 到 聲 援 及 支 持 遊 行 的 人 愈 來 愈 多 , 人 數 多 達 三 百 多 萬 , 其 中 有 工 人 、 農 民 、 商 人 甚 或 解 放 軍 及 小 學 生 !

    到 了 此 時 , 中 國 各 地 例 如 上 海 、 西 安 , 均 有 學 生 聲 援 示 威 , 形 勢 席 捲 全 國 。 而 天 安 門 絕 食 學 生 雖 有 不 支 或 暈 倒 的 情 況 , 他 們 那 種 前 赴 後 繼 的 精 神 , 卻 更 加 打 動 了 每 個 中 國 人 的 心 。 這 時 , 中 共 仍 未 肯 作 正 式 公 開 對 話 , 而 令 情 況 惡 化 , 高 層 如 鄧 小 平 、 趙 紫 陽 及 李 鵬 依 舊 迴 避 問 題 , 級 成 中 共 難 以 收 拾 之 勢 !

    個 人 感 受 和 意 見

    以 下 所 作 的 , 均 是 本 人 的 個 人 意 見 及 感 受 , 如 讀 者 有 不 同 意 見 , 本 人 甚 表 歡 迎 去 指 正 人 本 人 有 謬 誤 的 地 方 。

    接 下 來 的 , 我 會 以 自 己 的 知 識 去 發 表 己 見 , 亦 會 就 個 人 所 感 作 論 述 。

    對 學 運 的 個 人 意 見

    首 先 , 我 很 榮 幸 的 能 作 此 歷 史 性 時 刻 的 一 個 小 小 見 證 人 。

    在 這 次 學 運 中 , 我 想 , 其 中 的 一 個 必 然 後 果 , 是 中 共 領 導 層 的 改 變 。 如 各 位 記 得 , 十 多 年 前 的 天 安 門 事 件 , 促 使 了 四 人 幫 倒 台 , 鄧 小 平 復 出 。 故 此 , 從 正 史 中 , 我 們 可 以 知 道 , 示 威 遊 行 是 代 表 了 人 民 的 意 願 所 在 , 是 表 達 了 民 心 的 背 向 , 也 說 明 了 人 民 的 力 量 和 大 潮 流 是 不 可 抗 拒 的 。 今 次 的 學 運 , 比 之 於 十 多 年 前 的 , 有 過 之 而 無 不 及 , 也 因 此 , 我 們 亦 應 料 想 到 , 中 國 或 中 共 將 會 有 一 番 大 變 化 。 如 中 共 接 納 了 人 民 的 要 求 , 那 麼 , 在 可 見 的 將 來 , 中 國 , 無 論 在 經 濟 或 政 治 上 , 將 會 有 一 番 新 景 象 。 可 是 , 如 中 共 仍 不 妥 協 , 仍 一 意 孤 行 、 強 硬 , 甚 或 派 軍 隊 鎮 壓 , 不 單 可 能 會 弄 成 流 血 的 局 面 , 更 甚 的 , 是 更 加 竭 止 不 了 人 民 的 怒 火 , 情 況 只 會 越 弄 越 糟 , 後 果 不 堪 設 想 。 間 接 的 , 會 影 響 到 港 人 對 九 七 的 信 心 。

    另 外 , 無 論 中 共 接 納 人 民 的 要 求 與 否 , 也 必 定 會 令 中 共 高 層 有 所 變 化 , 那 便 是 說 , 有 人 便 因 此 落 台 , 有 人 困 此 而 得 勢 。 照 情 形 看 , 現 在 人 民 的 矛 頭 已 直 指 鄧 、 趙 、 李 三 人 , 而 身 為 改 革 派 的 趙 紫 陽 , 雖 在 中 共 中 央 政 治 層 中 頗 孤 軍 作 戰 , 但 他 在 近 日 中 , 是 三 人 中 頗 能 討 好 人 民 的 一 人 , 而 他 又 有 鄧 為 強 大 後 盾 , ( 原 文 此 處 有 「 對 他 落 台 」 四 字 , 後 來 以 數 行 直 線 刪 去 ) 而 假 使 中 共 接 納 人 民 的 對 話 及 要 求 與 ( 原 文 此 處 有 「 他 的 落 台 」 四 字 , 後 來 以 數 行 直 線 刪 去 ) 否 , 他 落 台 的 可 能 性 不 大 。 而 鄧 小 平 雖 被 人 民 嚷 他 下 台 , 「 安 享 晚 年 」 , 「 回 四 川 打 橋 牌 」 去 , 但 到 底 , 他 是 軍 委 會 主 席 , 也 是 中 國 的 「 舵 手 」 和 最 高 領 導 內 , 因 此 , 在 短 期 內 , 他 落 台 的 可 能 性 亦 不 大 。 而 剩 下 來 的 李 鵬 , 既 不 大 受 人 民 愛 戴 , 作 風 又 保 守 , 有 高 層 中 又 得 不 到 強 大 支 持 , 所 以 , 矛 頭 核 心 可 能 會 漸 移 向 李 氏 , 而 他 因 此 事 而 落 台 的 機 會 比 鄧 、 趙 二 人 為 高 。

    在 次 一 級 的 中 共 領 導 層 中 , 國 家 教 委 副 主 任 何 東 昌 , 和 因 撒 ( 撤 ) 去 世 界 經 導 報 總 編 輯 欽 本 立 而 引 起 民 憤 的 上 海 市 委 , 都 可 能 因 此 而 撤 職 。 凡 此 種 種 , 均 說 明 了 學 運 催 化 了 中 共 內 部 權 力 鬥 爭 的 勝 負 結 果 。

    再 者 , 在 中 國 民 主 的 歷 程 上 , 無 論 今 次 的 學 運 是 盛 或 敗 , 對 於 以 後 的 中 國 , 我 想 , 會 有 深 遠 的 影 響 。 首 先 , 最 基 本 的 , 這 次 學 運 成 功 地 團 結 了 神 州 大 地 , 甚 或 港 澳 海 外 每 個 有 使 命 感 的 人 的 心 , 將 中 國 人 的 力 量 團 結 起 x , 給 當 政 者 當 頭 棒 喝 。 人 民 明 白 了 團 結 就 是 力 量 , 在 以 後 的 日 子 中 , 料 想 到 會 有 更 多 、 更 大 的 人 民 行 動 , 以 期 ( 望 ) 向 中 共 表 達 民 心 所 歸 。 而 且 在 今 次 學 運 中 , 一 個 像 是 遺 忘 了 的 名 詞 ─ ─ 民 主 , 再 次 被 提 出 來 。 人 民 醒 覺 到 , 只 有 民 , 才 能 救 國 , 他 們 以 後 會 把 握 每 一 時 機 , 去 令 中 國 走 上 民 主 之 途 。

    個 人 感 覺

    對 於 在 次 波 瀾 壯 闊 的 學 生 運 動 , 本 人 心 內 感 到 一 份 黯 然 、 一 份 嘆 息 、 一 份 感 動 和 一 份 希 望 。

    點 然 的 是 , 學 運 延 至 今 日 , 已 有 個 多 月 時 間 , 但 可 惜 , 一 直 未 有 結 果 。 學 生 們 付 出 了 無 數 心 血 和 時 間 , 但 換 回 來 的 是 甚 麼 ? 你 有 你 的 叫 喊 、 示 威 遊 行 , 我 有 我 的 享 清 福 、 過 優 閒 。 這 是 多 麼 的 叫 人 為 學 生 的 行 動 未 能 得 回 回 到 感 到 黯 然 神 傷 啊 !

    另 外 , 要 嘆 息 的 , 卻 是 中 共 的 一 班 領 導 人 , 即 是 現 今 中 共 的 當 權 者 。 連 日 來 , 學 生 們 多 次 要 求 正 式 直 接 對 話 , 然 而 , 當 政 者 卻 迴 避 問 題 所 在 , 不 肯 面 對 現 實 。 雖 然 學 生 的 矛 頭 直 指 鄧 、 趙 、 李 三 人 , 可 是 , 從 未 見 過 化 們 正 面 回 答 學 生 的 問 題 及 自 己 的 立 場 。 在 一 個 人 治 的 社 會 中 , 在 上 位 者 尚 且 如 此 , 下 層 的 官 僚 更 不 敢 想 了 ! 神 州 大 地 有 如 此 的 一 個 政 府 , 我 除 了 嘆 息 外 , 還 可 作 什 麼 ?

    然 而 看 到 群 情 洶 湧 , 一 種 無 名 的 感 動 不 禁 湧 上 心 頭 , 這 種 深 深 的 被 中 國 同 胞 的 熱 誠 與 團 結 所 感 染 的 感 覺 。 事 件 由 開 始 的 上 街 遊 行 , 至 五 四 紀 念 活 動 的 一 百 多 萬 人 示 威 , 再 至 五 月 十 三 日 的 三 千 學 生 絕 食 , 三 百 多 萬 人 聲 援 支 持 , 我 體 會 到 整 個 中 國 都 被 一 種 無 形 的 力 量 聯 繫 起 來 , 每 一 顆 心 都 已 緊 扣 在 一 起 。 從 五 月 十 六 、 十 七 日 , 士 農 工 商 的 聯 合 行 動 , 我 ( 原 文 處 有 「 看 到 了 」 三 字 , 後 來 以 數 行 直 線 刪 去 ) 不 只 看 到 了 民 心 所 向 , 也 看 到 了 一 個 團 結 的 中 國 ! 

    也 許 , 這 該 是 中 國 人 再 次 反 省 的 時 候 了 。 對 於 社 上 種 種 不 公 義 的 情 況 , 人 民 已 再 不 是 盲 從 附 和 、 麻 木 不 仁 了 。 相 反 地 , 他 們 漸 曉 得 以 行 動 來 表 達 自 己 的 意 願 。 人 民 懂 得 這 樣 做 , 已 証 明 了 中 國 還 是 有 前 途 , 有 希 望 的 。 並 且 , 君 不 見 一 個 個 的 學 生 領 袖 如 吾 爾 開 希 、 王 丹 , 甚 或 是 想 引 火 自 焚 、 以 死 相 諫 的 女 學 生 柴 玲 , 他 們 正 代 表 了 神 州 新 一 代 的 典 範 , 他 們 的 所 思 所 想 , 也 是 年 青 一 代 的 意 願 、 意 識 形 態 和 感 受 。 江 山 代 有 人 材 ( 才 ) 出 , 這 話 真 不 錯 , 未 來 的 中 國 , 還 是 有 像 這 些 具 使 命 感 的 人 出 來 承 擔 的 。 中 國 是 有 希 望 的 , 誰 說 會 被 開 除 球 籍 ? !

    結 語

    本 人 知 道 人 微 言 , 並 不 能 對 此 次 學 運 作 出 什 麼 貢 獻 、 意 見 及 批 評 , 只 希 望 借 民 主 牆 一 角 , 來 抒 發 自 己 連 日 來 對 學 運 的 所 思 所 感 , 另 外 , 亦 希 望 各 同 學 多 點 關 心 此 事 , 多 點 關 心 我 們 的 祖 國 。

觀 瑪 壞 學 生
一 九 八 九 年 初 夏

    觀 瑪 壞 學 生

 
簡 介 : 《 觀 瑪 民 報 》 得 到 學 生 會 幹 事 會 的 准 許 及 協 助 , 在 六 月 的 「 自 由 講 場 」 中 , 增 設 「 當 年 六 四 」 一 欄 。 目 的 是 為 了 讓 今 日 的 全 體 觀 瑪 人 , 包 括 各 教 員 、 同 學 , 以 至 家 長 和 校 友 , 都 能 再 看 看 當 日 良 心 的 呼 喚 。
 
昔 日 專 欄 :
【當年六四】樊玉增、簡玉芬:給全校的呼籲
【當年六四】阿蛋:怒吼
【當年六四】里奧:六四隨想
【當年六四】無署名資料:六四小感
【當年六四】杜:前言

返 回 上 頁

Copyright © 觀瑪民報 KTMC Man 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