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今 期 焦 點

二 ○ ○ 三 年 一 月 號

 
★尚有更新鮮的新聞報道和作者來稿,在「新聞總覽」及「自由講場」中。
 

焦.點.新.聞
 

梁嘉瑤:作者要見校長
潘凌鋒一屆的編委會原本計劃在本年10月出版文集,並刊出一篇AYP事件的評論稿。但編委會其中一位顧問老師梁嘉瑤卻要求編輯把文集工作交予蔡創那一屆,並說該評論的作者須見校長,但若是「校外人士」則不會受理接見和刊出。此舉令來稿者及來訊者未受應有的保障,違反編委會的守則。

蔡創全禁師兄稿
潘凌鋒一屆編委會原定出版的文集,在梁嘉瑤老師要求下,全部工作交予蔡創。然而,蔡創沒有繼續文集的出版工作,至今文集仍沒有出版。而且蔡創改變了潘凌鋒原本收稿的原則,聲稱因某些師兄稿件帶有「政治性」,因此凡是師兄的稿件均拒絕刊登。此事引起部分投稿者的不滿,更有師兄指責為「政治審查」。
   

1挺5倒 同學民主牆筆論AYP事件
AYP事件繼續成為同學們關注的熱門焦點。學生會幹事會的民主牆新刊出一篇支持校方的稿件,隨即引來反駁的文章,形成「1稿挺5稿倒」的筆論情況。

   

同學參與 逾4.5萬人遊行反23條立法
15日的反對23條立法遊行,有逾4.5萬人參與,為自香港回歸後最大型的遊行。遊行隊伍有部份觀瑪同學及校友的自發參與。有參與同學認為,就23條立法,港府必須發白紙草案諮詢公眾。
   

23條集會 左校力籲學生出席挺立法
親北京團體於22日舉行支持23條的集會。有立場親北京的中學,因校方力籲學生出席集會而被投訴。23條立法被選為本年教育新聞頭條,但在觀瑪,則有同學質疑公民教育組對23條立法「冇做洁v。

   

音樂比賽 後台轉新機不能播自錄碟
6日舉行的音樂比賽,部份結果引起同學「造馬」的批評。同時,因後台今年改以DVD機播放聲音光碟,以致不能播放自己燒碟的光碟,也沒有去除原唱者人聲的功能,令部份參賽者無法參賽。
   

教員批評 民報編輯部稱按事實報道
近日有觀瑪老師向個別同學及師兄稱《民報》於訓輔組升遷報道失實。《民報》編輯部則稱已盡力按照事實報道及經多方面求證。相關評析文作者亦指,他引用部份未證實資料,已先說明未經證實。

 

.由.講.場
 
【編委風波】雪晴:哀雪
友人跟我說:「那小子句句都是老師說老師說,問他自己的意見,他就只是我覺得老師沒有講錯。」最可悲的還是那位老師,根本不明白自己的責任,除非稿件違法或者有違法內容,否則也應讓編輯們自己決定是否登稿件。那麼,難怪學弟們都沒有了自己的分析思考能力了。……
 
【編委風波】鄧小平安:席揚、紐約時報、觀瑪
這種事件繼續出現,觀瑪敢言的同學變得人心自危,校方民主的面具也不再復見,教同學口服心不服,卻不能不依。這絕對不是保障學生最大權益、為教育好的情況。現在「作者要見校長」一事被證實,可謂是校方和學生的雙輸。……
 
【谷中茶聊】熊:冒名士可恥 校方應釋疑
(校方)扮作視而不見,不給正式的回應。另一方面卻暗地媢部u打游擊」似的,向個別的同學和校友表示指責。這種不正太,不光明,不磊落,不公開的做法,其實與冒名士一樣,一樣的不君子。……
 

【深心思考】我對民報的意見

無可否認《民報》近來的報道與時下報章相比已經算是有水準,但我認為如果要達到《民報》宗旨上的各點,就不應只以香港的報章為標準,而是要在所有可以改善的地方都精益求精……
 
【生活教論】中三學生:生活教育 累人累物
中三加上生活教育,使總分變成1900。假如生活教育成績不好,直接影響學生選科,影響其一生前途。希望校方做事時先諮詢老師學生和家長,以免不愉快事件再一次發生!……
 
【生活教論】Cheng Toby:AYP之我見
即使雙方能對AYP的前途達成共識,也是沒有意義的。由於AYP的原意是自由參與,所以我認為校方不應強迫同學參與,更沒理由用同學在它堶悸漯穛{來計分。所以當AYP對校方沒有利用價值後,不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嗎?……
 
【生活教論】思考:回應Cheng Toby
自始,會章將形同虛設,學生權益得不到保障,校方亦因為大部份同學反應不大而可以對四權分立「日削月割」。但現在的情況卻是有很多同學雖然不滿,但既不開口表態,亦不提筆反對……
 
【生活教論】Cheng Toby:繼續討論,解決AYP!
校方現在的做法基本上是一意孤行。因為校方強迫所有中三同學參加AYP學會,如果不作任何改變,下學年AYP學會自然超過25名會員,那麼AYP學會便不需解散,……打的好如意算盤!這顯然和同學的意願相去甚遠。……
 
【生活教論】思考:中三同學必需自己爭取
最後,我呼籲中三同學站出來,發表你們的意見,不要空口說白話,因為這樣你們只會有一年的反對,而沒有爭取過自己所渴求的東西。……
 
【深心思考】必須推出白紙草案
政府在諮詢期內,不斷說會細心聽取並認真考慮市民的意見。現在很多市民的意見就是要求白紙草案,但政府一次又一次說白紙草案沒有需要。究竟政府是否真的認真考慮市民的意見,還是只認真考慮支持者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