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2003年6月26日(星期四)

    【 觀 瑪 民 報 訊 】 第 一 個 年 頭 對 於 一 份 新 辦 的 報 刊 來 說 , 是 一 個 非 常 決 定 性 的 時 候 。 一 份 報 刊 第 一 年 給 予 讀 者 的 印 象 和 評 價 , 就 會 視 為 該 報 刊 的 風 格 。 《 觀 瑪 民 報 》 有 賴 一 眾 顧 問 、 編 輯 及 讀 者 的 努 力 和 支 持 , 才 會 維 持 至 今 。 但 其 實 , 我 們 已 有 一 些 人 事 調 動 , 其 中 一 名 是 觀 瑪 學 生 報 前 主 編 胡 智 聰 師 兄 。 於 5 月 時 他 已 因 個 人 理 由 , 辭 任 顧 問 一 職 。

    「 初 時 應 邀 一 齊 參 與 《 民 報 》 , 做 開 荒 牛 之 一 , 也 不 可 無 休 止 做 下 去 , 推 背 圖 最 尾 後 一 卦 話 : 『 萬 萬 千 千 說 不 盡 , 不 如 推 背 去 歸 休 。 』 始 終 要 有 時 候 休 息 。 我 自 己 的 興 趣 很 多 , 想 知 的 事 情 亦 很 多 , 就 像 探 險 一 樣 , 不 可 能 永 遠 逗 留 在 一 處 。 」 辭 職 後 「 小 郎 」 ( 胡 師 兄 之 暱 稱 ) 會 整 理 自 己 的 詞 作 , 亦 有 打 算 參 與 劇 場 演 出 。

    人 來 人 往 , 工 作 人 員 離 任 本 屬 常 事 。 今 次 特 別 地 邀 請 小 郎 作 訪 問 , 因 為 已 離 校 的 他 還 常 牽 涉 入 校 政 事 件 ; 但 他 接 受 訪 問 , 則 因 他 不 想 再 被 牽 涉 入 校 政 事 件 當 中 。

    勿 見 報 道 或 評 論   就 以 為 是 他

    小 郎 透 露 , 有 些 觀 瑪 老 師 把 他 跟 《 觀 瑪 民 報 》 劃 上 等 號 。 「 我 跟 部 份 觀 瑪 老 師 、 同 學 有 私 人 友 誼 。 我 住 在 附 近 , 最 方 便 的 當 然 是 到 觀 瑪 找 他 們 。 偏 偏 就 有 人 當 我 去 『 料 』 、 『 套 料 』 、 『 畀 料 』 , 亂 『 扣 帽 子 』 。 」 他 補 充 , 有 時 是 在 巧 合 的 情 況 得 知 某 些 消 息 , 但 許 多 新 聞 是 另 有 同 學 採 訪 到 消 息 的 。

    雖 然 小 郎 認 為 , 客 觀 上 有 朋 友 因 他 的 身 份 受 不 必 要 影 響 , 但 他 沒 有 絲 毫 後 悔 。 「 不 單 是 因 我 沒 有 幹 那 些 『 料 』 等 的 事 , 不 是 我 犯 錯 。 我 亦 覺 得 《 民 報 》 報 道 同 學 有 權 知 的 東 西 , 根 本 沒 錯 。 既 然 這 些 事 件 或 者 校 政 影 響 同 學 權 益 , 為 甚 麼 不 可 以 面 對 同 學 ? 為 甚 麼 要 隱 瞞 ? 」 他 認 為 問 題 的 根 本 , 是 問 有 部 份 教 員 逃 避 一 些 應 該 要 面 對 的 問 題 , 「 以 為 自 己 是 碇 源 堂 」 。 碇 源 堂 就 是 《 新 世 紀 福 音 戰 士 》 中 不 管 是 自 己 兒 子 還 是 其 他 人 , 只 要 他 一 下 命 令 就 要 其 他 人 服 從 他 的 司 令 。 不 過 , 小 郎 再 三 強 調 這 並 不 是 因 此 而 辭 職 , 只 是 本 身 已 經 決 定 離 開 《 觀 瑪 民 報 》 。

    對 於 自 己 被 人 認 為 他 等 於 《 觀 瑪 民 報 》 , 他 一 直 都 不 明 白 那 些 人 的 想 法 。 「 就 算 我 是 神 仙 , 都 沒 有 可 能 一 個 月 『 嘔 』 十 幾 二 十 幾 篇 報 道 與 及 投 稿 吧 ! 」 他 指 出 , 部 分 觀 瑪 老 師 看 見 那 些 「 理 性 分 析 事 件 , 指 出 缺 點 」 和 「 報 道 式 」 的 文 章 , 就 以 為 一 定 是 小 郎 寫 的 。 「 連 民 主 牆 學 期 初 思 考 寫 的 那 篇 A Y P 文 , 真 的 有 老 師 跟 我 講 初 時 以 為 是 我 寫 的 。 」 小 郎 認 為 全 觀 瑪 其 實 有 很 多 同 學 懂 得 這 種 思 考 方 法 , 只 是 未 必 有 人 知 道 。 「 不 是 見 過 小 郎 懂 『 念 』 , 就 以 為 全 世 界 只 得 小 郎 懂 『 念 』 , 雖 然 會 『 念 』 的 人 較 少 。 」 「 念 」 是 漫 畫 《 全 職 獵 人 》 面 由 「 氣 」 發 出 的 東 西 , 每 人 天 生 都 有 「 氣 」 , 但 許 多 人 不 知 道 、 不 懂 發 揮 出 來 。 不 過 不 代 表 只 有 一 個 人 懂 「 念 」 。

    只 想 撇 開 標 籤   不 影 響 私 誼 生 活

    談 及 「 等 號 」 , 他 也 說 起 有 部 份 觀 瑪 老 師 會 認 為 他 「 搞 事 」 、 「 套 料 」 , 因 為 有 些 老 師 不 肯 面 對 同 學 的 知 情 權 及 發 表 意 見 的 權 益 。 「 當 有 人 讓 同 學 知 道 了 一 些 事 實 , 並 因 此 引 來 對 該 事 的 批 評 , 譬 如 A Y P 、 負 增 值 、 麻 膠 板 、 生 活 教 育 科 等 , 有 些 人 就 認 為 那 人 在 『 搞 事 』 。 跟 某 某 老 師 或 同 學 熟 , 回 到 觀 瑪 探 他 們 , 就 說 人 家 在 『 套 料 』 , 簽 訪 客 紀 錄 簿 要 寫 找 誰 ! 」

    同 學 方 面 , 中 六 七 時 有 師 弟 會 稱 他 與 當 時 的 副 主 編 謝 文 傑 為 「 藍 天 哥 哥 」 , 有 些 高 年 級 的 就 會 覺 得 他 「 敢 言 」 。

    不 過 對 於 自 己 是 否 「 搞 事 」 , 他 認 為 「 如 果 去 報 道 同 學 有 知 情 權 、 影 響 他 們 權 益 、 研 究 違 反 或 修 定 會 章 等 等 都 是 搞 事 , 我 身 為 民 選 主 編 , 沒 辦 法 不 做 此 定 義 的 『 搞 事 』 。 但 個 人 認 為 , 『 搞 事 』 實 際 的 定 義 , 可 能 是 做 某 些 為 搗 蛋 而 搗 蛋 的 行 為 , 卻 不 一 定 是 壞 事 的 。 」

    小 郎 提 及 於 應 約 面 見 李 校 長 時 , 李 說 《 民 報 》 「 破 壞 」 , 小 郎 就 不 同 意 : 「 我 想 甚 麼 是 破 壞 ? 報 一 些 有 些 人 不 想 其 他 人 知 , 但 其 他 人 有 權 知 的 東 西 是 否 破 壞 ? 比 如 負 增 值 , 報 了 出 來 可 能 短 時 期 對 某 些 思 想 保 守 的 人 , 覺 得 家 醜 外 傳 也 好 , 工 作 量 大 也 好 , 但 同 學 、 家 長 知 道 , 才 能 群 策 群 力 , 對 觀 瑪 未 來 是 好 事 吧 ? 」

    「 或 者 對 於 好 壞 , 不 同 人 有 不 同 看 法 , 最 少 《 民 報 》 達 到 宗 旨 原 則 , 如 實 報 道 。 另 一 情 況 , 如 果 這 『 破 壞 』 是 指 覺 得 ( 民 報 ) 有 誤 報 , 為 何 不 肯 對 《 民 報 》 說 出 ? 不 肯 受 訪 ? 我 跟 李 校 長 講 過 有 關 林 後 時 期 的 報 道 , 並 希 望 他 指 出 , 他 覺 得 《 觀 瑪 民 報 》 有 何 偏 差 之 處 , 但 他 只 是 說 事 情 都 過 去 了 。 這 不 是 一 個 面 對 現 實 、 實 事 求 是 的 處 理 方 法 吧 。 」 面 對 加 在 他 身 上 的 眾 多 「 等 號 」 與 標 籤 , 他 只 希 望 全 部 撇 開 , 以 免 再 被 部 份 老 師 猜 度 , 甚 至 影 響 他 與 朋 友 的 私 誼 生 活 。

    學 習 空 間   影 響 思 考 與 得

    九 月 正 式 入 讀 中 文 系 一 年 級 的 小 郎 , 離 開 觀 瑪 後 仍 有 不 少 老 師 評 論 他 。 有 老 師 在 上 課 時 跟 學 生 說 小 郎 「 為 了 自 己 理 想 , 放 棄 自 己 前 途 」 , 意 味 同 學 要 引 以 為 戒 ; 另 一 位 老 師 更 在 上 課 時 跟 學 生 說 「 這 個 胡 師 兄 有 妄 想 症 , 以 為 自 己 仲 係 做 緊 藍 天 」 。

    對 此 , 小 郎 不 認 為 那 些 老 師 「 唱 衰 」 他 。 他 覺 得 前 者 只 是 跟 他 有 不 同 的 價 值 觀 、 角 度 , 但 他 自 己 不 會 後 悔 , 亦 不 認 為 是 放 棄 自 己 前 途 , 「 我 上 學 期 選 Student Union , GPA ( 大 學 成 績 分 數 , 4 分 為 滿 分 ) 都 有 3.6 , 今 學 期 都 保 持 到 , 足 夠 升 Degree 。 路 是 自 己 選 擇 的 , 升 到 與 否 都 不 會 後 悔 。 」 小 郎 覺 得 過 去 一 年 讀 副 學 士 的 得 , 比 之 前 應 付 公 開 試 多 很 多 , 又 開 心 很 多 。 他 說 跟 教 授 同 學 都 很 開 心 , 學 到 很 多 , 校 園 既 民 主 , 氣 氛 又 好 。 相 比 高 考 只 要 求 死 記 公 式 和 標 準 答 案 , 反 而 缺 乏 副 學 士 的 大 學 思 維 , 無 法 真 真 正 正 去 研 究 、 探 討 、 思 考 。

    對 於 後 者 , 「 套 用 陳 日 君 主 教 的 話 : 『 佢 係 咪 醫 生 丫 , 係 就 問 佢 係 咪 免 費 醫 我 。 』 我 不 多 回 應 。 問 心 無 愧 就 可 以 了 。 」

    其 實 , 他 覺 得 學 習 模 式 對 他 的 學 業 有 頗 大 影 響 。 在 小 學 至 中 二 , 因 時 間 充 份 , 也 滿 太 大 限 制 , 給 了 他 空 間 , 他 喜 歡 看 教 科 書 , 而 不 只 看 課 外 書 。 但 到 中 三 就 沒 這 興 趣 。 他 認 為 會 考 高 考 不 是 挑 戰 , 是 機 械 人 的 限 制 。 反 而 上 到 大 學 , 雖 然 像 越 野 賽 般 有 Check point , 「 但 是 你 會 有 像 小 學 般 的 的 空 間 , 可 以 發 揮 , 這 才 是 挑 戰 , 才 有 像 動 物 在 草 原 般 的 『 勁 』 。 」

    笑 言 硬 頸 自 討 苦 吃 傻 似 小 岡

    問 及 小 郎 對 城 中 熱 話 二 十 三 條 立 法 的 看 法 , 他 認 為 如 果 當 局 正 視 法 律 學 者 同 香 港 人 聲 音 , 不 是 假 諮 詢 , 把 條 文 處 理 好 , 他 不 會 反 對 , 但 現 時 的 條 文 依 然 十 分 恐 怖 。 「 我 當 然 並 非 法 律 學 者 , 但 在 我 向 當 局 遞 交 的 建 議 書 講 的 問 題 都 未 有 解 決 。 民 建 聯 為 擦 鞋 而 玩 弄 、 宰 割 立 法 會 制 度 , 更 加 可 恥 ! 正 如 Hoiku 說 , 任 何 當 權 者 不 應 該 把 人 權 、 法 治 、 自 由 、 民 主 視 為 『 賜 予 』 , 這 些 都 是 人 皆 生 而 有 之 。 因 為 人 要 互 相 尊 重 , 要 文 明 , 要 講 理 。 」 他 表 示 他 將 會 出 席 七 一 遊 行 。

    小 郎 對 動 漫 畫 的 興 趣 甚 濃 , 在 訪 問 前 , 他 正 在 整 理 動 畫 《 全 職 獵 人 》 第 二 輯 OVA 的 片 頭 及 片 尾 曲 的 粵 語 自 創 歌 詞 , 更 以 這 動 畫 的 小 岡 來 形 谷 自 己 的 「 《 民 報 》 生 涯 」 。 他 笑 言 他 像 小 岡 般 「 傻 、 『 死 牛 一 邊 頸 』 。 做 事 難 免 會 自 討 苦 吃 , 因 為 我 認 為 信 念 都 應 該 要 堅 持 。 Gengar ( 謝 文 傑 師 兄 之 暱 稱 ) 說 我 愈 來 愈 強 化 系 , 即 是 愈 來 愈 鈍 … … 」

    第 二 部 份 的 專 訪 , 將 會 談 及 小 郎 對 觀 瑪 的 看 法 , 和 「 《 民 報 》 生 涯 」 的 苦 與 樂 。
 
更正啟事:原文誤稱《全職獵人》(《Hunter x Hunter》)堛漕丹滮p岡為《寵物小精靈》角色,並放上了《寵物小精靈》的插圖。經受訪者指正後,已作出更正。謹此向受訪者及讀者致歉。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小郎曾出席《明報》的施政報告論壇時,提問問題,而給拍下了這校服照。他說是跟左下角眼鏡反光的朋友一起出席的。(受訪者提供,原為《明報》圖片)


原來小郎對動畫興趣不少,更以《全職獵人》堙u強化系」的小岡,來比喻他的倔強呢!(資料圖片)

返 回 上 頁

Copyright © 觀瑪民報 KTMC Man 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