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2003年6月23日(星期一)
讀 者 來 函

◆ Cheng Toby

    不 經 不 覺 , 我 已 經 考 完 會 考 許 久 了 , 也 就 是 說 , 我 已 經 停 課 兩 個 多 月 了 ! 我 忘 了 從 何 時 起 , 也 許 是 在 會 考 中 的 時 候 吧 , 就 想 到 了 要 投 稿 , 總 結 一 下 今 年 所 發 生 的 事 。 可 我 卻 以 會 考 來 作 藉 口 , 而 實 際 上 考 期 中 我 也 沒 多 溫 習 過 。 考 完 之 後 , 又 懶 惰 了 , 一 拖 再 拖 , 也 應 了 我 上 次 投 稿 的 「 長 時 間 在 《 民 報 》 蒸 發 」 的 預 言 。 ( 或 許 可 以 說 我 是 為 了 應 驗 預 言 而 不 投 稿 , 呵 呵 。 這 個 漫 長 的 暑 假 , 我 有 不 少 事 情 要 做 , 而 且 個 人 也 不 太 想 做 暑 期 工 , 就 這 樣 懶 墮 下 去 了 … … 這 些 日 子 在 鑽 研 我 的 嗜 好 , 還 有 開 始 讀 陶 國 璋 的 《 思 考 的 盲 點 》 和 陳 佳 榮 的 《 中 國 歷 代 之 興 治 盛 衰 亂 亡 》 。 兩 者 都 非 常 好 看 , 除 了 給 了 我 許 多 知 識 和 想 法 , 還 把 我 帶 到 了 一 個 從 沒 想 像 過 的 思 考 的 深 度 和 廣 度 ! ) 終 於 , 現 在 我 開 始 寫 這 篇 投 稿 了 , 因 為 內 容 雜 亂 繁 多 , 估 計 要 寫 上 一 整 天 , 或 者 更 久 。 由 於 我 停 課 已 久 , 對 於 學 校 發 生 的 事 已 不 甚 了 解 , 而 且 所 提 及 的 事 情 實 在 太 多 , 難 免 有 謬 誤 , 請 各 位 不 吝 指 正 。

    對 事 件 有 感 興 而 寫

    首 先 , 我 得 回 應 姚 明 一 定 勝 ! 的 稿 件 。 如 果 說 我 投 稿 寫 得 好 的 話 , 實 在 抬 舉 我 了 。 應 說 我 那 些 錯 漏 百 出 的 投 稿 , 令 姚 兄 等 一 班 《 民 報 》 工 作 人 員 頭 昏 腦 脹 、 忙 個 不 休 才 是 。 這 也 使 我 和 他 們 之 間 有 些 誤 會 , 使 我 這 公 開 的 筆 名 登 了 出 來 。 呵 呵 , 那 是 自 己 表 達 能 力 差 之 故 呀 , 自 作 自 受 … … 好 了 , 不 翻 舊 帳 了 , 再 說 下 去 或 許 會 使 大 家 認 為 我 對 姚 兄 等 人 懷 恨 在 心 … … 不 過 , 說 《 民 報 》 正 式 邀 請 我 當 專 欄 作 者 的 話 , 就 不 必 了 , 我 是 不 會 答 應 的 。 我 不 是 要 避 忌 甚 麼 , 而 是 我 不 喜 歡 嚐 趕 稿 的 滋 味 。 我 的 投 稿 , 都 是 對 事 件 有 了 感 興 , 有 真 切 的 見 到 才 寫 的 , 如 果 趕 起 稿 來 , 我 負 不 起 這 樣 的 重 擔 , 會 使 稿 件 的 質 素 下 降 , 可 能 令 讀 者 感 到 索 然 無 味 , 這 樣 又 何 必 呢 ? 維 持 現 狀 , 或 許 是 最 好 的 結 果 了 。

    對 於 活 在 那 至 少 是 表 面 上 美 好 而 平 靜 的 觀 瑪 時 代 的 中 四 的 我 , 今 年 學 校 的 變 化 , 是 想 也 沒 想 過 、 完 完 全 全 出 乎 意 料 之 外 的 。 首 位 十 優 固 然 可 喜 可 賀 , 可 是 成 功 非 偶 然 , 李 奇 光 學 兄 他 所 付 出 了 的 努 力 、 他 經 歷 過 的 辛 酸 , 相 信 是 我 難 以 想 像 的 。 ( 在 《 民 報 》 去 年 的 報 道 中 , 引 述 了 洪 昭 隆 學 兄 所 說 的 理 科 資 源 投 放 重 理 輕 文 的 情 形 , 我 初 看 的 時 候 也 是 認 同 的 , 現 在 再 看 , 卻 又 發 現 了 問 題 : 資 源 的 投 放 是 可 以 完 全 由 校 方 決 定 的 嗎 ? 校 方 也 沒 有 這 麼 多 錢 去 建 M M L C 吧 ? 另 外 , 每 所 中 學 是 必 備 實 驗 室 的 , 恕 我 孤 陋 寡 聞 , 我 可 沒 聽 說 過 有 中 學 有 甚 麼 歷 史 室 , 就 算 有 也 必 然 是 少 數 。 不 錯 觀 瑪 是 比 普 通 中 學 多 實 驗 室 , 但 這 本 是 為 了 計 劃 中 和 女 校 交 換 中 六 學 生 而 設 的 , 雖 是 計 劃 最 後 落 空 , 但 現 在 的 實 驗 室 也 成 為 了 流 動 班 的 主 要 上 課 地 點 , 當 作 班 房 來 使 用 了 ) 然 而 美 好 的 事 情 總 是 短 暫 , 暴 風 雨 打 破 了 平 靜 , 一 切 就 是 從 林 清 新 老 師 退 休 開 始 … …

    今 年 變 化 出 乎 意 料

    縱 觀 是 個 學 年 , 校 內 大 事 層 出 不 窮 , 正 如 文 e 沙 所 說 的 , 「 鑊 鑊 新 鮮 鑊 鑊 甘 」 , 推 其 致 亂 之 由 何 在 ? 愚 以 為 乃 始 於 林 清 新 老 師 退 休 一 事 。 由 於 林 清 新 老 師 在 退 休 前 身 兼 多 職 , 在 校 內 權 力 很 大 ; 他 退 休 後 的 繼 任 人 選 和 權 力 分 配 問 題 便 甚 為 突 出 。 其 結 果 也 令 各 位 學 兄 、 同 學 大 跌 眼 鏡 , 而 當 中 的 原 因 我 等 當 然 不 會 知 道 。

    在 這 請 容 許 我 來 叉 開 話 題 , 刊 出 本 人 的 幻 想 而 得 的 文 字 :

    某 學 校 某 位 老 師 因 某 某 原 因 繼 任 為 新 的 副 校 長 , 不 排 除 他 / 她 因 而 陷 入 權 力 愈 大 , 權 力 慾 愈 大 的 惡 性 循 環 之 中 。 於 是 , 他 / 她 又 在 校 內 取 得 更 大 的 權 力 。 「 新 官 上 任 三 把 火 」 , 為 了 樹 立 威 信 , 鞏 固 權 力 , 自 然 要 Show Show Quali 。 於 是 藉 剛 巧 到 碰 上 的 問 題 , 以 強 硬 的 態 度 去 處 理 , 還 打 壓 異 己 , 消 滅 反 對 聲 音 。 本 來 的 另 一 位 副 校 長 , 感 到 地 位 受 到 威 脅 , 不 得 已 而 進 行 反 抗 , 於 是 便 在 校 內 連 搞 動 作 , 以 宣 示 自 己 在 校 內 的 影 響 力 , 確 保 自 己 的 權 力 不 會 被 他 人 奪 去 。 在 黨 爭 的 陰 影 下 , 正 如 中 國 歷 朝 一 樣 , 弄 得 同 學 們 民 不 聊 生 … …

    以 上 所 說 可 能 太 過 政 治 化 了 , 由 於 是 幻 想 的 產 物 , 應 用 不 上 誇 張 、 失 實 和 誤 解 等 形 容 詞 吧 ! 而 且 我 也 未 曾 當 過 教 師 , 自 不 會 知 道 一 所 學 校 的 運 作 是 怎 樣 的 。

    最 後 仍 是 從 會 章 看

    說 回 觀 瑪 的 情 形 , 今 年 實 為 多 事 之 秋 , 可 當 中 並 不 是 純 乃 人 為 因 素 , 也 有 許 多 巧 合 存 在 , 例 如 首 位 十 優 誕 生 、 林 清 新 老 師 退 休 、 A Y P 連 續 兩 年 少 於 廿 五 名 會 員 等 等 客 觀 因 素 , 便 是 巧 合 地 差 不 多 同 時 發 生 , 這 些 事 件 有 可 能 就 是 其 他 後 續 事 件 的 起 因 , 可 是 今 年 校 內 發 生 的 大 事 已 遠 超 三 件 了 。

    學 生 會 幹 事 會 選 舉 的 競 爭 , 據 我 近 幾 年 的 觀 察 , 有 愈 演 愈 烈 的 趨 勢 , 反 而 學 生 報 編 委 會 卻 無 人 問 津 , 這 個 情 況 值 得 深 究 。 可 是 我 所 知 不 多 , 想 要 拋 磚 引 玉 也 不 能 。

    A Y P 事 件 , 爭 論 已 經 很 多 , 我 也 不 願 再 詳 談 了 。 鄧 小 平 安 等 認 為 全 民 投 票 也 不 能 對 A Y P 前 途 作 出 指 向 , 而 應 依 據 學 生 會 會 章 解 散 它 , 並 無 第 二 個 選 擇 。 的 確 , A Y P 沒 有 理 由 因 校 方 的 偏 袒 而 獲 得 特 別 優 待 , 這 對 已 按 照 會 章 解 散 的 學 會 不 公 平 。 可 是 假 若 全 民 投 票 的 意 願 是 保 留 A Y P 又 如 何 呢 ? 雖 然 依 法 來 說 應 該 是 解 散 , 但 這 卻 和 民 眾 的 意 願 相 違 , 這 樣 的 法 治 思 想 , 會 否 太 過 固 執 而 變 得 殘 酷 呢 ? 正 所 謂 法 理 不 外 乎 人 情 , 難 道 要 非 像 商 鞅 那 樣 被 自 己 制 定 的 法 律 害 死 不 可 嗎 ? 可 這 個 問 題 , 我 目 前 還 不 夠 成 熟 去 回 答 。 全 民 投 票 乃 學 生 會 的 最 高 權 力 來 源 , 是 否 有 權 決 定 一 切 呢 ? 是 否 可 以 凌 架 於 會 章 之 上 呢 ? 轉 念 又 想 : 現 在 的 同 學 希 望 保 留 A Y P , 並 不 等 於 將 來 的 同 學 也 是 , 所 以 要 麼 我 們 按 會 章 辦 事 , 要 麼 我 們 修 改 會 章 : 容 許 特 殊 情 況 下 , 經 全 民 投 票 通 過 後 可 以 保 留 面 臨 解 散 的 學 會 。

    生 活 教 育 必 須 修 訂

    另 外 幹 事 會 要 求 在 把 A Y P 改 為 小 組 , 脫 離 學 生 會 架 構 , 這 確 是 好 事 。 可 惜 A Y P 事 件 不 是 這 樣 容 易 就 解 決 得 到 , 因 為 生 活 教 育 本 身 也 問 題 叢 生 。 生 活 教 育 在 A Y P 面 臨 解 散 時 倉 促 推 行 , 使 它 有 點 為 保 留 A Y P 而 實 施 的 意 味 … … 急 就 章 而 誕 生 的 生 活 教 育 , 不 但 違 反 學 生 會 會 章 , 違 反 生 活 教 育 本 身 的 宗 旨 , 課 程 內 容 也 欠 周 詳 篩 選 … … 說 得 太 多 了 , 總 而 言 之 , 校 方 有 必 要 對 生 活 教 育 科 進 行 徹 徹 底 底 的 修 訂 。 我 則 打 算 向 中 三 學 生 借 生 活 教 育 的 教 材 來 了 解 一 下 , 因 我 對 它 的 教 學 內 容 也 頗 有 興 趣 , 同 學 們 好 像 也 不 是 反 對 實 行 生 活 教 育 , 只 是 反 對 它 違 反 會 章 和 計 分 罷 了 。

    新 翼 工 程 適 逢 此 時 進 行 得 如 火 如 荼 , 我 不 夠 一 月 沒 回 校 , 驚 覺 校 舍 新 翼 已 「 增 高 」 了 許 多 ! 回 想 當 初 校 舍 工 程 開 始 時 , 發 出 的 噪 音 和 震 動 , 對 我 班 正 常 的 課 堂 生 活 的 干 擾 也 不 算 少 , 為 此 我 透 過 了 《 民 報 》 的 報 料 專 線 表 達 了 意 見 。 後 來 , 我 停 課 之 後 , 中 三 學 生 他 向 我 訴 苦 說 三 個 地 盤 ( 我 校 、 鄰 校 和 斜 坡 ) 合 奏 交 響 樂 , 簡 直 上 不 了 課 。 而 我 某 天 下 午 回 校 訓 練 英 語 聆 聽 卷 時 證 實 了 : 提 早 放 學 , 不 單 有 助 預 防 非 典 蔓 延 , 還 有 助 新 翼 工 程 加 快 進 行 ─ ─ 鄰 校 的 新 翼 工 程 噪 音 , 使 我 聽 不 清 聆 聽 錄 音 帶 說 了 甚 麼 。

    編 委 會 事 件 , 似 乎 在 校 內 的 討 論 聲 音 不 大 , 有 關 的 報 道 和 投 稿 已 經 很 多 , 而 我 對 這 件 事 也 所 知 不 多 。 不 過 似 乎 《 民 報 》 本 來 還 有 一 篇 有 關 這 件 事 的 投 稿 , 可 能 是 用 詞 過 於 偏 激 而 後 來 被 刪 了 。 C A 伺 服 器 事 件 也 已 告 一 段 落 , 就 讓 我 們 來 期 待 一 下 , 譚 家 雄 學 兄 畢 業 後 , 他 的 網 頁 會 何 去 何 從 吧 !

    禁 美 術 教 學 早 有 前 科

    接 下 來 討 論 的 麻 膠 板 , 和 四 理 一 文 是 分 不 開 的 。 美 術 科 向 來 在 校 內 備 受 壓 力 , 美 術 課 的 另 一 項 活 動 ─ ─ Presentation 早 前 已 經 被 禁 了 , 所 謂 「 欲 加 之 罪 , 何 患 無 詞 」 , 現 在 … … 吾 不 欲 觀 之 也 ! 本 來 , 麻 膠 板 的 教 學 是 有 一 位 很 重 要 的 教 員 ─ ─ 林 清 新 老 師 支 持 的 。 相 信 很 多 同 學 都 聽 謝 金 文 老 師 說 過 林 老 師 對 麻 膠 板 的 態 度 和 相 關 問 題 的 處 理 手 法 , 我 就 不 再 多 講 了 。 可 惜 他 一 退 休 , 觀 瑪 便 … … 我 只 能 以 《 The Wall 》 的 一 句 歌 詞 來 作 感 歎 : “ We don't need no education, we don't need no thought control. ”

    我 並 不 認 為 麻 膠 板 事 件 的 輿 論 指 出 了 龍 馬 兄 所 說 的 : 「 責 任 在 個 別 校 方 人 士 身 上 」 , 在 《 民 報 》 的 報 道 中 , 禁 止 麻 膠 板 的 人 一 律 以 「 校 方 高 層 」 的 稱 謂 出 現 , 並 沒 有 表 示 是 某 位 特 定 人 士 。 而 會 考 , 其 實 只 不 過 是 一 個 很 兒 戲 的 遊 戲 , 我 親 身 經 歷 過 之 後 , 已 感 到 和 我 想 像 中 的 想 差 頗 遠 ; 直 至 我 姊 姊 當 了 普 通 話 科 的 Marker , 就 更 為 歎 息 了 ─ ─ 沒 有 統 一 的 評 分 制 度 , 使 學 生 的 成 績 由 B 降 至 D 也 不 足 為 奇 ! 想 信 會 考 的 美 術 科 也 好 不 到 哪 。

    對 梁 副 校 印 象 較 好

    可 是 , 我 卻 不 明 白 為 甚 麼 有 人 會 在 公 眾 論 壇 指 名 鬧 梁 華 偉 老 師 。 他 在 校 內 的 確 受 到 不 少 學 生 批 評 , 但 大 家 也 忽 略 了 許 多 他 所 做 的 事 情 , 比 如 說 他 上 任 副 校 長 以 來 學 校 的 設 備 設 加 了 不 少 。 可 能 我 被 他 任 教 了 三 年 , 不 排 除 對 他 有 主 觀 的 好 感 , 但 他 上 課 時 也 常 能 就 校 方 的 一 些 行 政 決 定 向 同 學 講 解 , 徵 詢 同 學 意 見 。 也 許 有 同 學 認 為 他 教 學 方 法 不 夠 好 , 可 是 據 我 所 知 , 他 每 年 完 成 課 程 , 都 會 向 同 學 派 發 問 卷 , 徵 詢 有 關 上 課 有 那 些 有 待 改 善 的 地 方 和 可 行 的 方 法 等 等 。 那 同 學 還 要 求 甚 麼 呢 ?

    我 Study Leave 時 回 校 補 課 見 到 了 他 , 他 對 我 和 一 些 其 他 同 學 說 他 今 天 也 不 知 道 明 天 會 不 會 上 課 ─ ─ 由 於 教 育 署 的 政 策 是 學 校 有 懷 疑 個 案 就 全 校 停 課 , 他 擔 心 剛 剛 修 改 好 的 測 驗 時 間 表 、 校 歷 表 等 等 , 會 被 教 育 署 下 午 的 一 個 電 話 弄 得 再 作 全 盤 修 改 , 我 相 信 那 陣 子 他 也 忙 個 透 頂 了 。 在 這 樣 的 情 形 下 , 又 鬧 出 被 人 大 加 撻 伐 的 事 件 , 我 相 信 他 也 沒 有 精 力 去 了 解 和 處 理 了 。 人 人 皆 有 偏 見 , 我 們 應 做 的 是 盡 量 糾 正 其 他 人 的 偏 見 , 而 並 不 是 對 他 人 的 偏 見 加 以 非 理 性 的 責 罵 。 以 上 僅 為 我 的 想 法 , 並 不 是 特 地 為 他 而 辯 解 , 但 對 於 兩 位 副 校 長 , 我 對 梁 華 偉 老 師 的 印 象 比 較 好 , 是 因 為 文 胡 文 常 老 師 沒 有 任 教 過 我 等 原 因 。 ( 我 並 不 詳 談 「 等 」 原 因 是 甚 麼 , 認 識 及 了 解 我 的 人 自 會 明 白 )

    Cheng Toby

編 按 : 小 標 題 為 編 者 所 加

相 關 講 場 文 章 :
讀者來函】Cheng Toby:觀瑪之所以……

返 回 上 頁

Copyright © 觀瑪民報 KTMC Man 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