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2003年6月24日(星期二)
當 年 六 四

觀 瑪 壞 學 生

    正 當 香 港 有 狂 風 暴 雨 時 , 我 們 祖 國 神 州 大 地 也 是 風 雨 飄 搖 , 顛 波 不 定 。 五 月 十 九 日 , 一 個 風 雨 欲 來 的 日 子 , 相 信 許 多 中 國 人 和 我 一 樣 , 因 為 趙 紫 陽 來 到 天 安 門 慰 問 絕 食 學 生 , 而 以 為 事 情 有 了 轉 機 。 可 是 , 在 學 生 宣 佈 停 止 絕 食 後 不 後 ( 不 久 ) , 國 務 院 總 理 李 鵬 在 北 京 召 開 黨 、 政 、 軍 大 中 宣 佈 今 次 學 運 是 一 次 「 動 亂 」 , 更 說 有 少 數 份 子 在 煽 動 學 生 , 反 對 共 產 黨 統 治 云 云 , 更 決 定 以 解 放 軍 入 駐 北 京 , 實 行 以 武 力 鎮 壓 今 次 學 運 。 此 種 高 壓 手 段 , 引 致 了 學 生 再 次 絕 食 , 但 人 數 不 是 三 十 , 是 整 整 二 十 萬 ! 是 二 十 萬 ! 次 日 五 月 二 十 日 早 上 九 時 , 北 京 全 市 都 實 行 戒 嚴 , 更 封 鎖 新 聞 ! 正 如 《 九 十 年 代 》 雜 誌 總 編 李 怡 所 說 : 「 這 有 如 關 上 門 打 狗 ! 」 軍 方 一 邊 推 進 , 內 部 一 邊 封 鎖 新 聞 和 戒 嚴 , 學 生 處 境 實 在 大 大 不 利 !

    遺 憾

    本 人 曾 說 這 次 事 件 將 會 有 人 下 台 , 而 且 以 李 鵬 機 會 最 大 。 但 非 常 遺 憾 , 有 消 息 說 , 辭 職 的 竟 是 趙 紫 陽 ! 一 個 改 革 派 主 要 人 物 , 一 個 能 令 學 運 和 平 終 場 的 人 , 然 而 , 卻 配 上 了 一 個 壞 的 結 局 !

    憤 怒

    首 先 要 憤 怒 , 是 鄧 小 平 ! 可 以 說 , 鄧 小 平 這 時 更 犯 眾 憎 。 從 以 下 跡 象 :

    ( 一 ) 今 次 入 駐 北 京 的 解 放 軍 , 大 部 份 是 調 自 武 漢 , 而 直 至 前 日 均 有 報 導 ( 道 ) , 鄧 小 平 在 會 面 蘇 ( 聯 ) 主 席 後 , 均 一 直 在 武 漢 避 靜 ! 我 們 不 難 推 斷 鄧 在 這 次 用 武 力 的 角 色 。

    ( 二 ) 鄧 身 為 國 家 領 導 人 兼 軍 委 會 主 席 , 除 了 第 一 副 主 席 趙 紫 陽 外 , 沒 有 人 可 以 調 動 解 放 軍 。

    ( 三 ) 在 一 個 人 治 的 社 會 中 , 如 果 最 高 領 導 人 不 批 准 , 就 不 會 有 政 府 遲 遲 不 肯 對 話 、 李 鵬 談 話 及 解 放 軍 入 京 和 戒 嚴 等 事 。

    所 以 , 我 們 可 以 ( 說 ) , 鄧 小 平 是 今 次 學 運 惡 化 的 促 成 人 , 他 這 的 不 露 面 指 使 整 個 中 共 , 無 非 是 出 於 自 保 多 於 國 家 利 益 , 他 這 樣 做 , 便 大 有 藉 口 推 卸 責 任 。 因 此 , 我 為 他 的 卑 鄙 感 到 憤 怒 !

    第 二 個 令 我 憤 怒 的 人 , 是 趙 紫 陽 。 首 先 , 報 導 ( 道 ) 說 他 得 不 到 和 元 老 派 的 協 調 , 因 而 提 出 請 辭 。 對 於 他 這 種 做 法 , 我 覺 得 未 免 那 個 。 我 明 白 他 那 種 「 才 能 未 能 盡 展 , 抱 負 未 能 實 現 」 的 憂 憤 心 情 , 然 而 , 在 這 危 急 關 頭 , 而 又 明 知 將 用 武 力 鎮 壓 學 力 ( 學 運 ) , ( 原 文 處 有 「 作 為 一 個 」 四 字 , 後 來 以 數 行 直 線 刪 去 ) 如 作 為 一 個 愛 民 如 子 的 導 領 人 ( 領 導 人 ) , 這 樣 的 「 一 走 了 之 」 , 可 說 是 非 常 不 負 責 ! 趙 可 以 說 是 缺 乏 了 大 丈 夫 「 明 知 不 可 為 而 為 之 」 的 氣 概 。 他 在 這 時 , 個 人 感 受 又 如 何 ? 他 該 忍 辱 負 重 啊 ! 我 為 他 的 逃 避 感 到 憤 怒 !

    另 外 感 到 憤 怒 的 , 是 兩 隻 棋 子 , 兩 集 只 懂 吠 的 棋 子 。 他 們 是 李 鵬 和 楊 尚 昆 。 李 氏 在 今 次 學 運 中 , 一 直 都 頗 不 討 好 , 今 次 的 說 話 , 更 令 每 個 有 感 覺 的 中 國 人 感 到 其 「 乞 人 憎 」 。 而 身 為 國 家 主 席 的 楊 氏 , 現 在 才 出 來 說 話 , 他 前 些 時 去 了 哪 ? 而 他 們 二 人 在 五 月 二 十 日 凌 晨 的 說 話 , 其 態 度 及 言 語 , 更 使 人 感 到 有 人 在 背 後 支 持 及 指 使 。 故 此 , 我 為 祖 國 領 導 高 層 竟 有 二 個 會 吠 的 傀 儡 而 感 到 嘆 息 並 憤 怒 !

    個 人 感 受

    也 許 事 情 變 得 太 快 了 , 快 得 令 人 感 到 意 外 。 但 在 這 , 有 兩 點 想 談 的 , 是 港 人 的 反 應 和 今 次 學 運 的 成 敗 。

    首 先 , 我 感 受 到 港 人 是 已 醒 覺 了 。 除 了 少 數 已 麻 木 的 人 外 , 我 相 信 , 香 港 大 部 份 人 , 包 括 各 階 層 、 各 行 各 業 的 人 , 都 以 自 己 的 心 , 去 支 持 今 次 的 正 義 行 動 。 他 們 都 用 了 自 己 的 理 智 , 配 上 了 自 己 中 華 民 族 的 血 , 繫 聯 起 來 , 和 祖 國 互 相 呼 應 , 形 成 一 種 無 可 估 計 的 力 量 ! 這 為 以 後 香 港 的 回 歸 祖 國 、 政 治 改 革 , 作 了 一 個 好 的 新 開 始 。

    另 外 , 我 覺 得 學 運 至 此 , 已 應 該 不 再 計 較 成 敗 了 , 因 為 , 這 次 學 運 已 成 功 地 打 動 了 每 個 國 人 的 心 , 喚 醒 了 每 個 炎 黃 子 孫 。 縱 然 今 次 被 「 暴 君 」 壓 了 下 去 , 但 也 只 是 短 暫 , 正 義 始 終 會 勝 利 , 而 且 , 中 國 人 的 民 族 意 願 是 不 滅 的 , 所 以 , 今 次 縱 失 敗 了 , 我 相 信 , 如 辛 亥 革 命 一 般 , 有 第 一 次 、 第 二 次 、 第 三 次 … … 直 至 成 功 , 直 至 建 立 起 一 個 富 強 的 中 國 為 止 。 還 有 , 「 暴 君 們 」 多 大 了 ? 他 們 還 得 了 多 久 ? 他 們 的 生 命 已 差 不 多 油 盡 燈 枯 , 但 中 國 人 的 熱 誠 是 無 休 止 的 , 所 以 , 最 後 勝 利 始 終 是 人 民 的 。 「 長 江 後 浪 推 前 浪 , 一 代 新 人 換 舊 人 」 , 時 代 是 會 進 步 的 , 阻 進 步 的 或 是 不 肯 進 步 的 人 只 會 被 淘 汰 。

    到 底 , 那 時 才 會 放 晴 呢 ?

觀 瑪 壞 學 生
一 九 八 九 年 五 月 二 十 日 凌 晨
( 一 個 不 明 朗 、 狂 風 暴 雨 、 慘 淡 悲 傷 的 日 子 。 )

    觀 瑪 壞 學 生

 
簡 介 : 《 觀 瑪 民 報 》 得 到 學 生 會 幹 事 會 的 准 許 及 協 助 , 在 六 月 的 「 自 由 講 場 」 中 , 增 設 「 當 年 六 四 」 一 欄 。 目 的 是 為 了 讓 今 日 的 全 體 觀 瑪 人 , 包 括 各 教 員 、 同 學 , 以 至 家 長 和 校 友 , 都 能 再 看 看 當 日 良 心 的 呼 喚 。
 
昔 日 專 欄 :
【當年六四】觀瑪壞學生:學運雜感
【當年六四】樊玉增、簡玉芬:給全校的呼籲
【當年六四】阿蛋:怒吼
【當年六四】里奧:六四隨想
【當年六四】無署名資料:六四小感
【當年六四】杜:前言

返 回 上 頁

Copyright © 觀瑪民報 KTMC Man 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