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2003年1月3日(星期五)
編 委 風 波

    編 委 風 波 , 有 人 想 起 席 揚 , 我 則 想 起 高 行 健 。

    多 謝 《 觀 瑪 民 報 》 , 部 份 被 禁 稿 件 得 以 重 見 天 日 。 《 A Y P 及 校 方 違 反 學 生 會 會 章 》 與 《 去 年 編 委 會 的 功 與 過 》 被 禁 , 似 乎 除 了 校 政 性 原 因 外 , 找 不 到 其 他 的 合 理 解 釋 。 另 一 些 像 《 這 個 「 江 青 」 多 風 雨 》 、 《 哀 哉 香 港 》 的 稿 , 若 真 的 被 視 為 校 政 性 的 話 , 大 概 只 能 慨 嘆 校 方 學 了 港 府 搞 23 條 的 那 套 。

    可 是 , 許 多 被 禁 的 稿 件 , 橫 看 豎 看 , 怎 也 看 不 出 校 政 性 。 像 小 竹 的 《 春 風 又 綠 … … 》 , 只 是 寫 篇 對 花 之 美 麗 的 雜 感 。 這 稿 件 的 被 禁 原 因 竟 然 可 以 是 作 者 投 稿 太 多 , 這 簡 直 是 蔡 主 編 等 人 在 玩 文 革 式 批 鬥 ! 我 們 這 些 喜 歡 閒 來 創 作 一 點 東 西 的 人 看 了 , 怎 能 不 怒 髮 衝 冠 ?

    更 無 辜 的 , 更 令 人 感 到 悲 哀 的 , 是 雪 晴 的 《 RE : 給 所 愛 的 一 封 信 》 。 她 的 被 禁 原 因 , 只 有 一 個 , 就 是 作 者 是 師 兄 。 《 民 報 》 用 了 一 個 很 準 確 反 映 新 聞 中 令 我 傷 感 之 處 , 報 道 的 主 標 題 是 「 無 緣 再 續 未 了 稿 」 , 而 前 標 題 是 「 蔡 創 新 政 令 『 回 覆 給 所 愛 信 』 遭 禁 」 , 後 標 題 是 「 作 者 : 文 學 交 流 被 蓋 黑 紗 」 。

    偉 大 赤 火 鬥 死 微 小 白 雪

    早 看 過 《 Alpha Article Anthology 》 伍 嘉 豪 的 《 給 所 愛 的 一 封 信 》 。 這 封 「 豪 」 寫 給 「 雪 」 的 信 , 滲 雜 了 新 詩 的 一 點 愁 緒 , 滲 雜 了 作 者 自 己 的 背 景 , 滲 雜 了 人 生 中 的 一 點 蒼 涼 感 。 留 意 內 容 的 話 , 這 封 信 的 雪 , 不 只 是 豪 的 一 個 情 人 , 不 只 是 一 個 人 , 更 是 豪 的 一 種 思 海 中 的 追 尋 , 是 一 種 東 西 的 實 體 化 。

    《 觀 瑪 民 報 》 的 讀 者 應 該 記 得 , 作 者 伍 嘉 豪 在 自 由 講 場 投 寄 過 一 篇 稿 子 《 別 了 , 我 在 觀 瑪 的 戲 劇 創 作 ! 》 , 面 談 及 一 個 叫 《 雪 》 的 演 出 , 那 次 演 出 基 本 上 是 進 念 . 二 十 面 體 ( 註 ) 這 劇 團 的 青 少 年 劇 場 計 劃 。 伍 嘉 豪 說 , 他 嫌 《 雪 》 太 冷 酷 , 但 《 雪 》 是 他 目 前 為 止 技 法 最 好 的 。 而 且 《 雪 》 亦 會 是 他 最 後 一 個 以 中 學 生 身 份 發 表 的 作 品 。

    在 這 篇 文 , 伍 嘉 豪 也 提 到 , 「 中 學 生 」 這 個 身 份 令 人 覺 得 還 是 太 小 , 太 年 輕 , 需 要 被 管 教 , 有 形 無 形 地 給 我 很 大 的 制 肘 和 壓 力 , 讓 他 不 能 享 受 自 由 創 作 的 滋 味 。

    這 不 代 表 伍 嘉 豪 停 止 創 作 。 基 本 上 , 《 雪 》 這 舞 台 劇 中 , 伍 嘉 豪 已 衝 破 了 觀 瑪 的 極 為 有 限 的 舞 台 。 他 可 以 光 身 子 來 穿 梭 舞 台 , 可 以 在 創 作 寫 進 性 愛 比 喻 , 令 他 有 過 在 觀 瑪 前 所 未 有 的 創 作 自 由 度 。 《 雪 》 跟 《 給 所 愛 的 一 封 信 》 直 接 關 係 未 必 太 大 , 但 我 看 到 的 , 都 是 作 者 對 這 個 實 體 化 了 的 思 海 中 所 追 尋 的 。 因 此 , 兩 個 「 雪 」 可 以 說 是 一 脈 相 承 的 。

    然 而 , 進 念 這 些 真 正 作 創 作 的 團 體 , 給 予 伍 嘉 豪 之 創 作 空 間 , 讓 這 點 點 微 小 的 白 雪 , 可 以 灑 在 創 作 人 的 生 命 和 心 靈 之 內 。 儘 管 雪 是 那 麼 脆 弱 , 但 是 創 作 人 還 是 能 去 觸 撫 雪 , 能 去 嗅 雪 , 差 點 兒 就 能 呼 吸 進 一 口 雪 。 當 創 作 人 回 到 觀 瑪 , 他 的 雪 也 只 會 溶 掉 , 被 觀 瑪 這 偉 大 尊 貴 至 高 無 上 的 星 球 那 源 自 地 核 的 火 舌 , 由 溶 岩 伸 延 至 地 面 的 火 燄 山 , 燒 溶 掉 , 蒸 發 了 。

    真 人 Show 沒 有 冷 的 文 學

    事 件 中 另 一 作 者 是 雪 晴 。 他 應 該 是 文 風 較 實 在 的 。 看 他 的 《 Alpha Article Anthology 》 的 《 故 地 重 遊 》 、 《 藍 色 的 詩 》 , 感 覺 到 一 種 逃 脫 於 天 地 之 間 , 表 現 灑 逸 之 處 的 閒 心 。

    雪 晴 筆 下 的 《 RE : 給 所 愛 的 一 封 信 》 , 寫 上 來 也 比 伍 嘉 豪 的 來 得 較 有 現 實 感 , 而 現 實 得 來 又 有 一 種 逃 脫 感 。 實 際 上 , 儘 管 她 的 方 向 跟 《 藍 色 的 詩 》 很 不 同 , 但 風 味 還 是 同 出 一 轍 的 。 如 果 說 伍 嘉 豪 的 筆 是 可 熱 可 冷 , 卻 不 能 暖 或 涼 , 雪 晴 的 筆 則 是 乍 涼 還 暖 。 他 兩 人 合 作 起 來 , 可 說 是 給 作 品 有 了 一 個 寒 暑 表 的 變 化 。

    人 之 所 以 要 創 作 , 就 是 要 進 行 一 種 把 自 我 個 體 內 的 我 , 與 別 人 個 體 中 的 「 他 」 , 進 行 一 種 接 觸 。 不 論 是 主 動 創 作 也 好 , 被 動 以 至 被 逼 創 作 也 好 , 當 中 也 會 涉 及 這 元 素 。 我 強 調 個 體 中 的 自 己 這 觀 念 , 正 因 這 才 是 創 作 的 真 正 作 者 和 真 正 對 象 。 即 是 說 , 創 作 本 來 絕 對 是 屬 於 作 者 自 己 的 , 而 作 品 的 體 會 則 是 屬 於 受 者 自 己 的 。

    每 個 人 都 可 以 忠 於 自 己 地 感 受 每 件 作 品 。 蔡 主 編 把 《 RE : 給 所 愛 的 一 封 信 》 感 受 為 政 治 性 或 甚 麼 也 好 , 這 是 他 的 自 由 。 不 過 這 個 感 受 只 限 他 自 己 , 不 代 表 作 者 , 也 不 代 表 別 人 。 要 是 他 的 感 受 是 來 源 自 別 人 , 而 他 只 是 認 同 、 附 和 別 人 的 , 那 麼 他 只 是 一 條 寄 生 蟲 , 一 條 沒 靈 魂 , 沒 腦 , 浪 費 地 球 的 優 美 花 樹 萬 物 , 永 遠 腐 生 於 他 人 排 泄 物 內 , 看 不 見 浩 浩 蒼 穹 的 絛 蟲 。 人 之 所 以 為 人 , 情 感 和 靈 性 的 牧 養 是 一 大 重 要 因 素 。

    諾 獎 得 主 高 行 健 主 力 提 倡 冷 的 文 學 , 正 是 此 因 。 冷 的 文 學 , 不 一 定 是 作 者 的 風 格 要 冷 , 而 是 別 人 , 包 括 社 會 , 對 文 學 作 品 應 該 要 冷 。 每 個 作 者 可 以 發 表 屬 於 自 己 個 體 內 的 自 己 之 作 品 , 每 個 受 者 也 可 以 有 屬 於 自 己 個 體 內 的 自 己 之 體 會 。

    要 做 到 冷 的 文 學 , 一 定 不 可 以 有 「 美 學 法 庭 」 , 也 一 定 不 可 以 有 「 政 治 審 查 」 。 所 謂 政 治 的 取 向 , 在 創 作 時 是 屬 於 作 者 自 己 的 。 作 者 可 以 對 政 治 支 持 、 反 對 、 煽 動 、 鼓 勵 、 熱 衷 、 冷 漠 、 不 理 、 不 屑 等 等 , 這 完 全 是 出 自 作 者 體 內 的 自 己 。 而 發 表 出 來 的 體 會 , 也 是 屬 於 個 別 受 者 體 內 的 自 己 。

    可 惜 , 在 觀 瑪 這 樣 一 個 假 世 界 、 真 鐵 籠 內 , 你 只 是 《 真 人 Show 》 的 真 仁 , 要 有 冷 的 文 學 、 冷 的 創 作 , 除 非 你 幹 掉 導 演 、 監 製 、 編 劇 和 龐 大 的 電 視 台 工 作 人 員 。 不 然 的 話 , 只 要 你 不 要 真 正 嘗 試 去 享 受 創 作 自 由 , 觀 瑪 是 有 創 作 自 由 的 。

    只 不 過 又 是 死 水 微 瀾

    對 於 久 驗 觀 瑪 遊 戲 規 則 的 伍 嘉 豪 , 大 概 這 次 編 委 風 波 , 不 會 覺 得 是 十 分 意 料 之 外 的 事 。 但 對 於 踏 實 閒 逸 派 的 雪 晴 , 帶 來 的 傷 害 我 想 可 能 是 重 的 。

    這 件 事 有 人 報 道 , 有 人 爭 取 , 有 人 注 意 , 有 人 抱 不 平 。 最 後 會 是 怎 樣 , 是 否 爭 取 成 功 , 這 不 是 我 們 可 以 控 制 的 。 但 我 可 以 肯 定 , 無 論 最 後 是 如 何 大 成 功 也 好 , 它 頂 多 又 只 是 一 個 死 水 微 瀾 ( 註 ) 。

    在 觀 瑪 , 要 真 正 搞 創 作 , 要 先 打 破 許 多 在 上 者 的 許 許 有 色 眼 鏡 和 誤 解 。 這 根 本 是 件 翻 天 覆 地 的 革 命 , 還 是 少 做 不 設 實 際 的 夢 。 今 日 觀 瑪 如 果 要 再 有 高 志 森 , 他 也 要 跟 高 志 森 一 樣 , 中 三 走 佬 才 有 希 望 。

    對 我 來 說 , 這 編 委 風 波 並 不 是 個 別 事 件 。 我 曾 經 到 一 個 填 詞 的 網 上 群 組 , 看 過 一 篇 《 給 自 己 的 情 書 》 的 改 編 歌 詞 :

    不 准 我 哼 聲 / 閉 上 了 兩 脣 更 靜 / 你 怕 懼 我 叫 聲 / 使 諸 君 心 眼 頓 醒 / 用 甚 麼 特 警 / 去 懸 掛 我 的 性 命 / 你 壓 下 我 叫 聲 / 我 更 要 各 位 去 聽 / 沿 途   你 未 自 省 / 彷 彿 偷 鐘 掩 耳   裝 不 會 聽 / 沿 途   我 願 喚 醒 / 並 願 望 突 破 分 水 嶺 / 可   出 版 這 「 長 青 」 / 但 未 能 做 證   向 你 得 反 映 / 若 果 不 開 放   心 胸 傾 聽 / 祇 不 可 一 世 無 反 應 / 雖   翻 開 了 「 長 青 」 / 並 未 能 為 你   傳 言 和 默 認 / 吶 喊 聲 早 已   於 這 世 間 中 見 證 … …

    雖 然 我 不 能 確 定 這 個 「 長 青 」 是 甚 麼 , 但 直 覺 上 , 我 可 以 肯 定 她 是 在 說 學 生 報 《 長 青 》 的 背 後 , 那 忍 創 作 人 滿 眶 悲 淚 的 背 影 了 。

    萬 水 千 山 , 求 它 載 她 的 愛 和 悲 哀 歸 去 。

    ◆ 林

作 者 註 :

進 念 . 二 十 面 體 , 英 文 名 「 Zuni Icosahedron 」 , 簡 稱 進 念 , 乃 本 港 一 著 名 劇 團 , 劇 團 包 括 榮 念 曾 、 胡 恩 威 、 梁 文 道 等 權 威 文 化 界 人 士 。 著 名 舞 台 劇 有 《 Looking For Miles 》 、 《 佛 洛 伊 德 尋 找 中 國 的 情 與 事 》 、 《 石 頭 再 現 記 》 、 《 九 》 等 。

《 死 水 微 瀾 》 , 原 著 者 李 劼 人 , 曾 改 編 過 舞 台 劇 及 電 視 劇 。 故 事 發 生 於 中 日 甲 午 戰 爭 至 辛 丑 條 約 期 間 四 川 的 閉 塞 時 期 , 借 一 個 鄉 間 女 子 的 三 段 戀 情 為 故 事 骨 幹 , 展 示 死 水 一 潭 的 社 會 中 包 藏 種 種 反 封 建 的 衝 擊 。
 
相 關 講 場 文 章 :
【編委風波】雪晴:哀雪
【編委風波】鄧小平安:席揚、紐約時報、觀瑪

返 回 上 頁

Copyright © 觀瑪民報 KTMC Man 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