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2003年1月5日(星期日)
編 委 風 波

鄧 小 平 安

    管 理 一 國 與 一 校 , 當 然 甚 有 不 同 , 但 其 道 亦 有 相 通 之 處 。 今 觀 瑪 愈 給 人 像 新 加 坡 之 感 覺 , 實 非 無 因 , 而 且 翻 看 一 些 星 洲 資 料 後 , 更 使 人 詫 然 頓 覺 兩 者 相 似 之 處 。 身 份 觀 瑪 的 一 份 子 , 心 繫 觀 瑪 , 寫 下 此 文 , 就 是 希 望 為 觀 瑪 帶 來 建 設 , 喚 醒 觀 瑪 現 時 的 問 題 , 避 免 對 觀 瑪 造 成 傷 害 。 若 此 文 獲 校 方 人 士 正 面 理 解 , 不 曲 解 原 意 , 並 坦 誠 接 納 建 議 , 我 的 心 願 就 達 成 了 。

    糖 衣 內 的 極 權 : 現 時 觀 瑪 似 星 洲

    李 光 耀 , 曾 任 多 年 的 新 加 坡 「 總 理 」 , 現 為 新 加 坡 資 政 。 其 謔 稱 有 「 李 干 擾 」 、 「 李 教 父 」 、 「 李 老 闆 」 等 。 李 光 耀 建 設 了 星 洲 小 城 , 使 其 躍 為 亞 洲 四 龍 之 一 , 但 亦 把 它 變 成 自 己 的 偽 民 主 皇 國 , 披 一 套 自 己 叫 做 民 主 的 制 度 、 規 則 , 享 受 皇 帝 式 的 鐵 腕 極 權 , 用 盡 各 種 卑 劣 手 段 , 打 壓 異 己 , 殘 暴 良 民 , 更 使 子 承 父 位 ( 李 光 耀 子 李 顯 龍 為 現 星 洲 副 總 理 , 分 析 家 都 相 信 他 將 會 於 數 屆 內 成 為 總 理 。 另 一 子 李 顯 揚 則 為 新 加 坡 電 訊 公 司 總 裁 ) 。

    星 洲 國 民 在 李 光 耀 的 人 民 行 動 黨 實 質 上 專 了 政 的 政 府 下 , 縱 使 能 享 有 經 濟 糖 衣 , 但 民 權 、 民 主 、 自 由 卻 不 知 在 哪 日 可 得 , 更 可 憫 的 是 , 大 部 份 星 洲 人 民 受 人 民 行 動 黨 的 長 期 洗 腦 政 策 , 無 不 把 李 光 耀 當 成 新 中 國 人 民 心 目 中 的 毛 澤 東 , 視 他 為 聖 人 , 認 為 即 使 李 光 耀 有 甚 麼 問 題 , 他 都 是 為 人 民 好 的 。 這 種 思 想 吃 了 好 多 星 洲 人 民 的 腦 子 。 ( 《 南 洋 華 人 . 第 三 條 路 . 評 李 光 耀 》 , 作 者 : 魯 凡 之 , 刊 二 ○ ○ ○ 年 十 二 月 十 九 日 《 明 報 》 )

    現 時 的 觀 瑪 , 縱 然 未 有 像 李 光 耀 的 「 造 神 」 過 程 , 但 校 方 一 些 高 層 人 士 , 還 是 享 有 權 威 性 的 決 定 。 許 多 關 乎 全 民 ( 全 體 同 學 以 至 老 師 ) 的 事 情 , 都 是 由 一 小 部 份 高 層 權 威 人 士 「 話 點 就 點 」 。 好 像 AYP事 件 , 徹 頭 徹 尾 是 一 個 學 會 是 否 合 法 存 廢 的 問 題 , 居 然 可 以 因 為 所 謂 的 資 源 來 源 , 而 完 全 違 背 手 冊 上 、 憲 法 ( 會 章 ) 上 的 學 生 自 治 體 制 架 構 , 來 胡 亂 牽 強 屈 稱 作 「 對 外 事 務 」 , 包 裝 得 好 似 合 法 , 實 稱 上 徹 徹 底 底 違 反 會 章 「 對 外 事 務 」 之 定 義 , 這 與 李 光 耀 知 法 玩 法 , 把 他 憎 華 語 、 廢 南 大 、 封 報 館 等 違 法 政 策 , 包 裝 成 合 法 的 手 法 , 同 出 一 家 。

    思 考 ( HK-X-Force ) 說 過 , 「 師 兄 為 我 們 爭 取 回 來 的 民 主 制 度 , 帶 給 我 們 很 多 好 處 , 但 若 我 們 不 珍 惜 、 不 愛 護 , 就 可 能 變 成 星 加 坡 ( 作 者 按 : 即 新 加 坡 原 名 ) 那 樣 , 雖 然 生 活 得 開 心 , 但 每 一 樣 重 要 事 情 , 都 要 交 予 高 層 決 定 , 沒 有 自 主 權 。 」 ( 《 冒 名 士 可 恥   校 方 應 釋 疑 》 , 作 者 : 熊 , 刊 二 ○ ○ 二 年 十 二 月 三 十 日 《 觀 瑪 民 報 》 )

    大 概 校 方 這 學 年 的 政 策 與 動 作 , 已 給 同 學 看 到 星 洲 式 專 制 的 影 子 。 這 對 一 向 對 外 界 自 稱 民 主 自 由 的 觀 瑪 , 實 在 是 極 大 的 諷 刺 。

    李 光 耀 打 壓 傳 媒 : 因 為 懼 怕

    李 光 耀 是 個 很 想 施 行 極 權 的 人 。 一 九 四 二 年 , 星 洲 被 日 寇 蹂 躪 , 李 光 耀 卻 對 倭 賊 殘 暴 獸 行 取 得 的 「 有 效 率 、 和 諧 、 生 產 力 強 」 結 果 大 為 讚 賞 , 並 矢 言 效 法 。 ( 《 TIME 黃 金 特 刊 中 文 版   亞 洲 繁 榮 的 秘 密 》 頁 229 , 作 者 : TIME International Editors , 譯 者 : 王 悅 燕 等 ; 《 成 為 王 者 之 術 》 , 作 者 : 司 徒 華 , 刊 二 ○ ○ 一 年 九 月 十 四 日 《 明 報 》 )

    李 光 耀 對 傳 媒 , 亦 是 實 行 他 高 壓 的 一 套 。 一 九 七 一 年 , 包 括 《 南 洋 商 報 》 等 幾 份 華 文 報 章 提 議 用 華 文 作 官 方 語 , 李 光 耀 認 為 這 是 散 播 民 族 主 義 , 遂 封 報 館 、 拘 捕 報 館 負 責 人 , 沒 經 有 審 就 以 「 內 部 安 全 法 」 收 監 。 李 光 耀 還 聲 稱 : 「 我 們 必 須 把 人 們 收 監 , 毋 須 審 判 。 不 管 他 們 是 共 產 分 子 、 語 言 排 外 主 義 者 或 宗 教 狂 熱 者 。 若 果 不 這 樣 做 , 今 日 國 家 使 會 滅 亡 ! 」 ( 《 傑 出 華 人 系 列 之 李 光 耀 》 , 製 作 : 香 港 電 台 )

    大 家 想 想 , 有 報 紙 主 張 跟 政 府 不 同 的 意 見 , 還 只 是 官 方 語 言 選 擇 的 意 見 , 若 然 不 「 這 樣 做 」 , 真 的 會 導 致 國 家 滅 亡 嗎 ? 當 然 不 會 ! 美 國 打 仗 , 美 國 之 音 播 出 「 敵 人 」 的 訪 問 , 難 道 美 國 就 會 打 輸 或 者 滅 亡 ? 李 光 耀 的 說 話 , 明 顯 是 不 成 立 的 , 問 題 是 , 根 本 權 在 他 手 , 你 少 管 他 的 說 話 合 理 與 否 。

    明 明 只 是 與 施 政 不 同 的 聲 音 和 意 見 , 任 何 先 進 的 、 開 明 的 地 方 , 都 必 定 容 得 下 , 更 因 有 這 些 聲 音 , 才 能 促 使 該 地 進 步 。 可 是 , 為 甚 麼 李 光 耀 偏 偏 容 不 下 , 還 要 這 麼 大 規 模 地 加 以 逼 害 和 箝 制 ? 從 昔 文 . 佛 洛 伊 德 的 「 心 理 防 禦 機 能 」 來 說 , 當 人 感 受 到 焦 慮 、 擔 憂 , 便 要 有 潛 抑 、 否 定 、 投 射 、 轉 移 、 合 理 化 等 等 的 發 泄 行 動 , 來 紓 減 焦 慮 。 這 些 行 為 稱 作 「 心 理 ( 自 我 ) 防 禦 機 能 」 。 從 政 治 上 , 李 光 耀 的 打 壓 是 一 種 日 寇 式 手 腕 , 從 心 理 上 , 李 光 耀 因 為 怕 , 才 要 打 壓 。

    李 光 耀 怕 甚 麼 ? 所 怕 的 , 大 概 只 是 他 丁 點 兒 的 權 力 威 脅 。 實 制 上 , 若 報 社 不 是 為 星 洲 著 想 , 為 甚 麼 要 發 表 不 同 意 見 ? 可 惜 的 是 , 極 權 者 、 獨 裁 者 、 暴 君 , 就 是 怕 那 丁 點 兒 的 表 面 權 力 威 脅 ( 實 質 是 有 助 當 地 改 進 ) , 於 是 就 用 殘 暴 不 仁 的 、 泯 滅 人 性 的 手 腕 , 去 打 壓 異 見 聲 音 。

    光 明 磊 落 的 人 , 半 夜 敲 門 也 不 驚 ; 虧 心 事 多 做 了 , 人 就 會 怕 東 窗 事 發 , 怕 曝 光 。

    惱 羞 成 怒 : 因 為 無 料 到

    星 洲 國 內 傳 媒 , 有 「 寒 蟬 效 應 」 、 「 自 我 審 查 」 等 問 題 已 久 。 大 幅 報 道 人 民 行 動 黨 的 宣 傳 式 新 聞 , 對 反 對 派 的 報 道 不 但 寥 寥 無 幾 , 更 屢 帶 嘲 貶 。

    除 國 內 傳 媒 , 李 光 耀 對 國 外 傳 媒 亦 毫 不 手 軟 , 一 九 八 六 年 , 新 加 坡 通 訊 與 新 聞 部 長 在 國 會 提 出 一 條 嚴 苛 的 新 出 版 法 , 以 限 制 外 國 報 章 雜 誌 做 出 不 利 新 加 坡 ( 執 政 黨 ) 的 報 道 , 政 府 有 權 對 冒 犯 政 府 的 報 章 雜 誌 設 定 發 行 量 的 上 限 。 結 果 , 包 括 《 時 代 週 刊 》 等 海 外 傳 媒 , 都 因 一 些 對 政 府 或 反 對 黨 的 報 道 , 受 到 一 段 長 時 期 的 出 版 量 限 制 。 ( 《 TIME黃 金 特 刊 中 文 版   亞 洲 繁 榮 的 秘 密 》 頁 240 )

    就 算 李 光 耀 來 香 港 中 大 「 集 郵 」 那 時 , 香 港 記 者 要 跟 他 作 專 訪 , 稿 子 都 要 給 他 看 過 才 可 刊 出 。

    李 光 耀 更 多 次 以 總 總 方 式 , 迴 避 記 者 對 新 聞 自 由 或 有 關 新 加 坡 自 由 的 問 題 , 同 時 反 凌 駕 記 者 。 有 次 李 光 耀 發 言 道 : 「 新 加 坡 本 土 的 爭 論 是 新 加 坡 國 民 的 事 。 我 們 容 許 美 國 記 者 向 他 們 國 民 報 道 新 加 坡 的 事 , 我 們 容 許 他 們 的 報 紙 在 新 加 坡 發 售 , 好 讓 我 們 知 道 外 國 對 我 們 所 知 若 何 。 但 我 們 絕 不 容 許 他 們 在 新 加 坡 的 角 色 。 有 如 美 國 傳 媒 之 於 美 國 , 扮 演 監 察 者 , 諮 詢 者 或 裁 決 者 的 角 色 。 」

    那 時 , 台 下 有 記 者 提 出 質 疑 : 「 你 們 的 國 民 都 接 受 過 良 好 教 育 , 為 何 你 不 信 任 他 們 , 面 對 傳 媒 不 同 的 報 道 , 能 夠 作 出 明 智 的 判 斷 ? 」 李 光 耀 的 回 答 則 是 : 「 我 已 經 執 政 二 十 九 年 , 我 自 一 九 五 九 年 起 連 續 七 次 獲 選 。 我 以 為 這 足 以 令 我 有 資 格 說 : 我 比 這 位 提 問 者 更 了 解 新 加 坡 。 」 ( 《 傑 出 華 人 系 列 之 李 光 耀 》 )

    又 想 想 , 一 個 人 「 做 皇 帝 」 二 十 九 年 , 是 否 一 定 知 道 整 個 地 方 的 所 有 事 ? 是 否 完 全 了 解 所 有 新 加 坡 的 每 一 人 、 每 一 事 ? 會 不 會 有 一 些 問 題 , 是 有 別 人 了 解 得 比 他 更 多 ? 只 要 有 一 個 這 樣 的 例 子 作 反 證 , 就 足 以 推 翻 李 光 耀 那 番 狂 妄 自 大 的 話 , 而 那 番 話 也 顯 出 了 李 光 耀 的 無 知 , 和 對 人 民 的 忽 視 、 衊 視 。

    然 而 , 為 何 李 光 耀 要 使 用 既 迴 避 , 又 反 「 撻 」 記 者 的 朝 式 去 回 答 ? 這 正 顯 出 他 的 「 無 料 到 」 。 如 果 他 是 有 真 材 實 料 , 真 的 關 心 過 、 研 究 過 這 問 題 , 一 定 有 多 少 的 答 案 。 就 算 答 得 少 、 答 得 不 夠 說 服 力 , 還 是 會 說 點 東 西 。 反 而 對 記 者 虛 張 聲 勢 , 以 「 撻 」 人 作 迴 避 , 這 正 是 空 城 計 的 心 理 戰 術 。

    一 年 多 前 , 李 光 耀 在 大 選 後 接 受 《 南 華 早 報 》 記 者 訪 問 , 記 者 濟 克 . 萊 特 . 史 密 夫 問 及 新 聞 自 由 的 問 題 , 李 資 政 竟 然 「 發 難 」 , 大 罵 史 密 夫 。 ( 《 李 光 耀 大 罵 南 早 記 者 》 , 二 ○ ○ 一 年 十 一 月 四 日 , 《 明 報 》 報 道 ) 這 種 「 空 城 難 仔 」 , 正 在 惱 羞 成 怒 。

    當 這 惱 羞 成 怒 危 害 到 法 治 , 國 民 權 益 的 保 障 就 等 於 零 。 人 民 行 動 黨 逢 誹 謗 案 皆 勝 利 , 反 對 派 連 說 句 「 我 已 經 報 了 警 」 也 能 誹 謗 入 罪 。 在 新 加 坡 , 只 要 你 的 思 想 跟 李 光 耀 不 同 , 大 概 連 「 我 吃 了 蘋 果 」 也 不 要 說 好 了 。

    傳 媒 應 「 建 設 」 : 公 器 己 用

    眾 所 週 知 , 傳 媒 的 作 用 , 一 方 面 給 大 眾 提 供 準 確 、 可 信 的 資 訊 , 促 進 社 會 上 所 項 活 動 的 交 流 , 另 一 方 面 提 供 社 會 渠 道 , 給 公 眾 發 表 不 同 聲 音 , 促 進 社 會 進 步 。 傳 媒 是 公 器 , 是 屬 於 大 眾 的 東 西 。

    然 而 , 新 加 坡 的 傳 媒 環 境 則 完 全 不 同 。 對 於 以 新 聞 自 由 掛 帥 的 西 方 傳 媒 , 李 光 耀 為 認 , 他 們 只 懂 搞 亂 新 加 坡 秩 序 , 分 化 人 心 , 毫 無 建 設 。 一 九 七 六 年 , 李 光 耀 在 澳 洲 說 過 : 「 你 必 須 抵 抗 傳 媒 俘 虜 靈 魂 的 誘 惑 。 」

    李 光 耀 從 不 贊 成 傳 媒 的 角 色 是 監 察 政 府 。 相 反 , 他 認 為 傳 媒 是 要 幫 政 府 「 建 設 」 國 家 。 他 說 : 「 傳 媒 用 來 監 察 政 府 的 說 法 , 並 不 適 用 於 新 加 坡 。 」 新 加 坡 的 傳 媒 都 是 由 政 府 控 制 。 掌 權 人 都 跟 李 光 耀 有 同 樣 觀 點 。

    新 加 坡 報 業 控 設 公 司 主 席 林 金 山 則 稱 : 「 辦 報 的 應 負 起 某 些 社 會 責 任 , 其 中 之 一 就 是 要 替 政 府 宣 傳 及 推 廣 政 策 。 為 新 加 坡 整 體 利 益 想 。 如 果 你 認 為 那 些 政 策 對 新 加 坡 不 利 , 希 望 推 行 另 一 些 政 策 , 你 可 以 去 成 立 一 個 政 黨 ! 」 ( 《 傑 出 華 人 系 列 之 李 光 耀 》 )

    李 光 耀 這 種 「 建 設 」 國 家 的 理 論 , 竟 然 與 李 培 生 校 長 約 見 學 生 報 民 選 前 主 編 胡 智 聰 時 所 說 的 「 《 民 報 》 應 『 建 設 』 」 論 , 論 調 一 模 一 樣 。 ( 《 今 學 年 維 持 現 狀 》 , 二 ○ ○ 二 年 十 一 月 二 十 三 日 , 《 觀 瑪 民 報 》 報 道 )

    說 穿 了 , 正 因 為 傳 媒 代 表 人 民 的 資 訊 來 源 和 發 言 渠 道 , 李 光 耀 就 是 知 道 他 落 在 大 眾 手 上 , 就 會 有 監 察 政 府 的 作 用 , 表 面 上 好 像 對 他 的 極 權 有 點 威 脅 , 於 是 就 怕 它 、 要 「 治 」 它 。 方 法 就 是 把 這 公 器 掌 握 在 自 己 手 , 變 成 自 己 所 用 , 控 制 人 民 的 知 識 資 訊 , 強 暴 大 眾 的 聲 音 。 以 為 這 種 鴕 鳥 做 法 , 可 以 令 他 和 國 民 看 不 見 異 見 聲 音 。

    但 現 實 上 , 總 會 有 人 懂 獨 立 思 考 , 就 算 一 百 個 國 民 只 有 一 個 會 這 樣 都 好 。 李 光 耀 所 做 的 , 只 恰 像 一 隻 滿 有 野 心 而 愚 蠢 的 鴕 鳥 行 為 。

    解 放 傳 媒   星 洲 有 救

    星 洲 人 民 現 今 的 問 題 , 是 普 遍 群 眾 奴 性 很 高 , 不 懂 思 考 , 缺 乏 創 意 , 盲 從 權 威 , 無 蛇 頭 就 不 懂 自 己 走 。 這 些 都 是 李 光 耀 培 育 出 來 的 乖 仔 乖 女 。 這 卻 使 新 加 坡 這 經 濟 神 話 , 在 金 融 風 暴 後 同 樣 變 成 一 個 神 話 ─ ─ 一 個 因 為 「 神 」 而 生 的 笑 話 。

    要 醫 治 星 洲 國 民 上 述 病 情 , 解 放 傳 媒 是 其 中 一 種 良 方 。 星 洲 人 民 本 身 教 育 水 平 普 遍 不 差 , 如 果 給 予 他 們 百 家 爭 鳴 、 百 花 齊 放 的 空 間 , 鼓 勵 大 家 敢 於 思 考 言 辯 , 接 觸 多 元 的 資 訊 , 肯 定 能 幫 助 他 們 解 決 上 述 問 題 。

    可 惜 , 在 人 民 執 政 黨 與 李 光 耀 的 戀 權 慾 望 下 。 要 做 到 這 一 步 ? 難 矣 哉 !

    但 是 , 從 新 加 坡 的 覆 轍 來 借 鑑 , 觀 瑪 啊 觀 瑪 , 我 的 學 校 看 到 了 甚 麼 道 理 啊 ?

    鄧 小 平 安
 
相 關 講 場 文 章 :
【編委風波】林:雪與冷的文學
【編委風波】雪晴:哀雪
【編委風波】鄧小平安:席揚、紐約時報、觀瑪

返 回 上 頁

Copyright © 觀瑪民報 KTMC Man 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