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2003年4月24日(星期四)
讀 者 來 函

Tongkam

    當 我 聽 到 學 校 要 求 謝 金 文 老 師 取 消 中 二 級 美 術 課 中 有 關 麻 膠 板 的 課 程 時 , 心 中 不 自 覺 地 認 為 不 大 可 能 。 在 追 問 原 因 後 , 我 更 不 能 接 受 其 原 因 竟 然 是 因 為 有 學 生 被 顏 料 弄 髒 校 服 , 繼 而 被 其 他 老 師 投 訴 用 作 清 潔 顏 料 的 松 節 水 氣 味 難 忍 。

   「 一 輛 有 齊 各 種 設 備 的 交 通 工 具 」

    記 得 當 年 中 二 的 時 候 , 我 亦 上 過 麻 膠 板 的 課 程 。 直 至 現 在 , 我 還 記 得 當 時 的 情 況 。 在 開 始 的 時 候 , 謝 sir 要 求 大 家 以 輪 班 號 的 方 式 在 黑 板 上 一 起 畫 一 輛 有 齊 各 種 設 備 的 交 通 工 具 , 還 記 得 當 年 大 家 都 好 努 力 畫 出 很 多 新 玩 意 , 最 後 整 個 黑 板 都 滿 了 。

    接 他 便 要 求 各 人 分 組 , 然 後 隨 意 將 畫 紙 分 成 多 份 , 之 後 各 人 在 所 分 得 的 畫 紙 上 畫 上 自 己 所 想 像 的 交 通 工 具 。 之 後 , 謝 sir 便 要 求 我 們 想 辦 法 把 畫 紙 上 所 畫 的 稿 盡 量 完 整 地 複 製 到 所 準 備 的 麻 膠 板 上 。 記 得 最 後 是 由 胡 智 聰 同 學 提 出 在 畫 紙 的 背 面 用 鉛 筆 塗 上 黑 色 , 然 後 把 畫 紙 放 麻 膠 板 上 跟 著 稿 重 畫 一 次 , 果 然 大 家 的 稿 真 的 可 以 完 整 地 複 制 到 板 上 。 直 至 現 在 , 我 在 大 學 上 繪 畫 圖 則 課 時 , 亦 是 用 這 方 法 來 複 製 那 些 不 規 則 的 標 誌 。

   「 不 用 怕 , 要 放 膽 去 試 」

    當 成 功 複 製 畫 稿 之 後 , 大 家 便 開 始 在 麻 膠 板 上 雕 刻 出 自 己 所 畫 的 東 西 。 這 個 程 序 被 謝 sir 認 為 是 整 個 課 程 中 最 危 險 的 一 部 份 , 因 為 如 果 不 小 心 的 話 , 很 容 易 就 會 被 雕 刻 刀 弄 傷 。 因 此 , 大 家 都 很 小 心 , 最 後 都 只 有 兩 位 同 學 不 小 心 弄 傷 手 指 。

    之 後 就 到 印 刷 麻 膠 板 的 步 驟 , 在 開 始 印 刷 的 前 一 堂 , 謝 sir 提 醒 大 家 要 帶 一 些 舊 衣 服 以 防 弄 髒 校 服 。 在 印 刷 時 , 謝 sir 為 了 鼓 勵 我 們 多 作 嘗 試 便 指 出 即 使 大 家 不 小 心 弄 髒 校 服 亦 可 以 用 松 節 水 清 潔 顏 料 , 所 以 要 放 膽 去 試 。

    從 謝 sir 學 到 的   比 美 術 奪 A 多 很 多

    其 實 這 個 課 程 跟 謝 sir 一 直 以 來 的 教 學 都 有 一 個 共 通 點 , 那 就 是 課 程 所 教 授 的 都 是 很 多 方 面 的 , 最 重 要 的 就 是 打 破 在 傳 統 教 學 中 一 些 的 框 架 。 由 隨 意 將 畫 紙 分 成 多 份 到 叫 大 家 放 膽 去 試 , 每 一 個 程 序 都 很 著 重 同 學 的 參 與 和 自 由 發 揮 。 我 相 信 這 亦 是 這 個 課 程 得 獎 的 其 中 一 個 原 因 。

    對 於 校 方 以 有 投 訴 作 為 要 求 刪 減 課 程 的 理 由 , 我 個 人 認 為 只 是 一 個 藉 口 而 已 。 正 所 謂 『 欲 加 之 罪 , 何 患 無 詞 』 。 可 能 有 些 人 會 認 為 我 這 樣 說 會 未 免 太 過 偏 激 , 但 這 就 是 我 在 觀 瑪 所 見 所 聽 的 。

    一 直 以 來 , 相 信 大 家 都 知 道 每 年 美 術 科 的 會 考 成 績 都 不 太 合 乎 學 校 的 心 意 。 而 我 自 己 亦 是 其 中 一 個 例 子 , 當 年 我 美 術 科 的 成 績 是 F( 11) 。 雖 然 是 這 樣 , 但 我 可 以 肯 定 地 說 , 在 這 兩 年 , 我 們 從 謝 sir 所 學 到 的 , 比 起 那 些 在 會 考 中 美 術 奪 A 的 學 生 一 定 多 得 很 , 而 我 亦 從 不 後 悔 修 讀 了 謝 sir 的 美 術 。 基 本 上 我 個 人 認 為 會 考 的 考 試 制 度 可 以 說 是 和 謝 sir 的 教 育 理 念 互 相 違 背 。

    謝 sir 經 常 以 中 三 美 術 課 時 所 播 放 的 電 影 《 迷 牆 》 作 例 子 , 反 問 我 們 到 底 甚 麼 叫 做 教 育 ? 是 不 是 多 人 奪 A就 叫 做 教 育 成 功 ? 答 案 當 然 不 是 。

    思 想 啟 發 幫 助 學 生 個 人 發 展

    無 錯 , 學 生 的 成 績 的 確 對 他 們 的 將 來 造 成 很 大 的 影 響 。 但 如 果 跟 學 生 個 人 的 發 展 相 比 , 相 信 這 些 比 起 成 績 重 要 得 多 千 百 萬 倍 。 正 如 我 一 直 所 說 , 真 正 的 教 育 是 應 該 是 想 我 們 應 該 給 予 學 生 甚 麼 , 而 不 是 我 們 想 學 生 應 該 是 甚 麼 。 這 是 很 重 要 的 出 發 點 、 基 礎 點 。 如 果 本 末 例 置 的 話 , 那 麼 學 校 就 不 再 是 甚 麼 教 化 人 的 地 方 , 而 是 一 所 不 斷 生 產 一 些 擁 有 高 水 平 知 識 的 機 械 人 的 兵 工 廠 。

    如 果 再 說 下 去 , 很 快 就 會 問 到 很 多 哲 學 家 都 喜 歡 探 討 的 問 題 ─ ─ 『 人 生 的 意 義 是 甚 麼 』 。 這 些 意 義 並 不 是 讀 幾 次 『 人 生 的 意 義 』 就 能 夠 明 白 , 而 是 需 要 透 過 思 想 的 教 育 才 會 有 所 領 悟 。

    而 謝 sir 一 直 就 是 在 這 種 教 育 上 作 出 努 力 。 相 信 每 一 個 上 過 謝 sir 堂 的 同 學 都 會 認 同 謝 sir 的 教 學 方 式 和 很 多 老 師 都 很 不 同 , 謝 sir 總 是 會 給 人 一 種 較 開 明 的 感 覺 。 對 於 我 個 人 而 言 , 謝 sir 對 於 我 個 人 的 影 響 真 的 很 大 。 在 中 三 選 科 的 時 候 , 我 是 因 為 謝 sir 的 原 故 所 以 選 擇 報 讀 C 班 並 且 選 擇 修 讀 美 術 。 在 之 後 的 兩 年 , 我 的 思 維 方 法 因 透 過 他 的 課 堂 而 得 到 改 變 , 雖 然 我 不 能 自 誇 我 的 思 維 變 得 很 全 面 , 但 至 起 碼 , 我 懂 得 甚 麼 叫 做 多 向 思 想 , 改 變 了 以 往 的 單 一 思 想 方 法 , 這 對 我 之 後 的 人 生 真 的 可 說 是 一 個 轉 捩 點 , 所 以 我 真 的 可 以 說 : 『 如 果 不 是 謝 金 文 , 我 不 知 道 甚 麼 叫 做 思 想 、 不 知 道 甚 麼 叫 做 教 育 、 不 知 道 甚 麼 叫 做 創 意 。 我 肯 定 不 會 再 是 現 在 的 我 。 』

    欲 加 之 罪   理 由 牽 強

    相 信 一 些 和 謝 sir 較 熟 的 同 學 , 都 有 機 會 聽 到 校 方 對 謝 sir 的 不 滿 。 而 今 次 麻 膠 板 也 不 過 是 其 中 冰 山 一 角 。 不 過 , 對 於 校 方 的 理 由 , 我 個 人 則 認 為 較 為 勉 強 , 我 真 的 很 想 問 : 『 可 不 可 以 用 一 個 較 為 合 理 的 理 由 呢 ? 』

    如 果 強 行 說 清 潔 顏 料 的 松 節 水 氣 味 難 忍 , 那 麼 倒 不 如 說 體 育 課 令 學 生 們 汗 氣 迫 人 、 化 學 堂 的 酸 性 溶 液 很 刺 鼻 。 這 樣 說 可 行 嗎 ? 我 個 人 認 為 在 作 出 刪 減 的 要 求 前 , 必 須 先 了 解 該 課 程 的 教 育 目 的 。

    現 在 校 方 的 做 法 難 免 給 人 一 種 針 對 個 人 的 感 覺 。 單 單 幾 個 投 訴 就 足 以 成 為 刪 減 課 程 的 理 據 嗎 ? 我 相 信 在 A Y P 和 四 理 一 文 上 都 有 不 少 投 訴 , 為 甚 麼 那 些 投 訴 卻 沒 有 這 麼 大 的 影 響 力 ? 還 是 , 那 些 投 訴 不 太 適 合 當 權 者 的 胃 口 呢 ?

    不 同 老 師 的 心 態 ─ ─
    我 們 有 多 少 「 天 下 無 不 是 的 老 師 」 ?

    相 信 大 家 都 有 看 過 日 本 漫 畫 《 G. T. O. 》 , 雖 然 當 中 有 些 誇 張 成 份 , 不 過 當 中 亦 有 不 少 能 夠 描 寫 出 不 同 老 師 的 心 態 。 有 部 份 老 師 根 本 就 沒 有 甚 麼 教 育 理 念 , 在 他 們 心 目 中 , 教 書 也 不 過 是 一 份 職 業 而 已 , 只 要 準 時 上 課 下 課 , 把 要 求 的 課 程 教 完 就 可 以 了 , 其 他 的 事 最 好 就 不 要 麻 煩 到 他 們 。

    另 外 , 有 些 老 師 喜 歡 把 自 己 的 精 神 集 中 於 自 己 的 權 力 之 上 , 把 學 校 看 成 一 個 現 代 皇 朝 , 不 惜 想 辦 法 打 挎 那 些 異 己 份 子 從 而 爭 取 更 多 的 權 力 , 在 他 們 眼 中 學 生 也 不 過 是 這 個 皇 朝 的 蟻 民 , 而 他 們 所 想 所 做 的 都 是 為 學 生 好 、 是 正 確 的 , 真 的 以 為 『 天 下 無 不 是 的 老 師 』 。 雖 然 屬 於 這 樣 的 教 師 不 是 很 多 , 但 其 實 有 一 個 這 樣 的 教 師 都 足 以 把 學 校 弄 得 翻 天 覆 地 。

    而 部 份 老 師 和 謝 sir 就 好 像 主 角 一 樣 , 心 目 持 有 一 點 教 育 的 目 標 和 理 想 , 希 望 在 學 校 可 以 實 現 。 可 惜 , 卻 因 為 在 孤 立 無 援 或 四 面 受 敵 的 情 況 下 , 受 到 種 種 的 打 擊 或 阻 礙 。 不 過 , 他 們 仍 會 為 那 目 標 和 理 想 默 默 留 守 到 最 後 , 繼 續 作 戰 。

    多 謝 謝 sir 的 教 導

    最 後 , 我 希 望 透 過 《 民 報 》 向 謝 sir 表 示 一 點 敬 意 , 多 謝 他 一 直 以 來 的 教 導 , 多 謝 他 , 時 至 今 日 仍 留 在 觀 瑪 教 育 新 一 代 的 『 觀 瑪 仔 』 。

    Tongkam

 
相 關 講 場 文 章 :
【讀者來函】晴朗:觀瑪──教育之死
【讀者來函】Kevin:請睜開眼睛
【谷中茶聊】思考:麻膠板……
【雪與雪燼】觀瑪的最後一齣悲劇──美術室的長城怨曲
【同人既濟】凱明:問心無愧
【同人既濟】凱明:無法做到6:4比

返 回 上 頁

Copyright © 觀瑪民報 KTMC Man 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