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2003年6月30日(星期一)
讀 者 來 函

◆ Cheng Toby

    由 於 校 方 今 年 實 行 眾 多 和 同 學 有 切 身 關 係 的 決 定 時 , 沒 有 正 式 向 同 學 解 釋 、 諮 詢 , 甚 至 隱 瞞 同 學 , 這 樣 做 顯 然 不 合 理 , 於 是 同 學 不 滿 的 呼 聲 也 日 益 高 漲 , 以 致 《 非 典 口 罩 》 的 成 立 。 文 e 沙 兄 說 , 期 待 光 榮 摺 網 的 一 天 , 我 相 信 全 觀 瑪 師 生 都 想 佢 摺 埋 ( 雖 然 所 持 的 心 態 可 能 不 同 ) , 但 那 一 天 似 乎 仍 遙 遙 無 期 , 至 少 我 相 信 不 是 我 留 在 觀 瑪 的 時 代 可 以 等 到 。 ( 或 者 我 根 本 升 唔 到 觀 瑪 中 六 ) 倘 若 真 的 到 了 那 一 天 , 請 問 《 民 報 》 的 工 作 人 員 們 ─ ─ 《 民 報 》 又 將 何 去 何 從 ? 不 過 我 在 此 只 能 悲 痛 的 說 一 句 : 哀 悼 《 民 報 》 成 立 快 將 一 週 年 。 從 此 , 觀 瑪 也 有 《 大 公 》 , 也 有 《 信 報 》 , 還 有 《 蘋 果 》 ; 香 港 有 廿 三 條 , 觀 瑪 也 有 「 觀 瑪 廿 三 條 」 ; 廿 三 條 使 香 港 民 主 自 由 開 倒 車 , 觀 瑪 今 年 發 生 的 眾 多 事 件 使 觀 瑪 也 大 開 倒 車 , 學 校 真 不 愧 是 社 會 的 縮 影 ! 學 校 這 樣 努 力 地 扮 演 社 會 , 讓 同 學 可 以 早 些 熟 習 在 社 會 中 求 生 的 技 巧 , 實 行 以 身 教 代 替 言 教 , 可 謂 用 心 良 苦 !

    沒 新 聞 是 最 佳 新 聞

    《 非 典 口 罩 》 近 來 報 道 應 屆 中 七 畢 業 生 以 梁 煒 廷 老 師 來 作 為 Friend Test 問 答 的 嘲 笑 對 象 , 結 語 認 為 講 下 老 師 花 名 , 亦 師 亦 友 又 何 妨 , 但 我 認 為 這 個 觀 點 值 得 商 榷 。 首 先 , 我 們 得 看 看 老 師 的 花 名 有 沒 有 諷 刺 或 嘲 笑 的 成 份 , 有 的 話 便 屬 於 不 尊 敬 老 師 , 不 鼓 勵 用 這 個 花 名 。 可 是 這 個 比 較 難 界 定 , 有 時 同 學 用 這 個 花 名 時 卻 不 知 道 它 的 來 歷 也 說 不 定 。 第 二 要 知 道 該 老 師 對 使 用 花 名 的 態 度 , 要 是 老 師 認 為 沒 有 所 謂 , 用 也 無 妨 ; 要 是 老 師 認 為 不 可 以 接 受 , 也 不 建 議 使 用 。

    可 能 是 我 停 課 已 久 , 再 也 接 收 不 到 「 官 方 喉 舌 」 的 訊 息 , 而 得 到 的 全 都 是 負 面 資 訊 ( 畢 竟 沒 有 新 聞 就 是 最 好 的 新 聞 ) , 使 我 對 觀 瑪 由 失 望 變 為 絕 望 , 也 懷 疑 過 還 要 不 要 在 觀 瑪 升 讀 中 六 … … 希 望 復 課 後 這 種 感 覺 會 被 「 官 方 喉 舌 」 沖 淡 吧 ! 回 顧 這 一 年 , 許 許 多 多 的 事 情 , 巧 合 地 在 今 年 發 生 在 我 的 身 邊 , 迫 使 我 成 長 : 從 暑 假 的 沉 迷 玩 樂 , 開 學 後 擔 心 會 考 和 成 績 , 到 聖 誕 前 後 的 熱 心 校 政 , 春 節 期 間 的 關 心 廿 三 條 立 法 和 攻 伊 戰 爭 , 直 至 一 個 月 前 感 歎 非 典 型 肺 炎 和 世 界 的 不 公 平 , 現 在 的 縱 觀 歷 史 和 全 球 , 面 對 六 四 留 下 的 創 傷 … … ( 茲 錄 拙 作 ─ ─ 日 記 一 篇 於 下 , 其 實 我 沒 有 寫 日 記 的 習 慣 , 不 過 當 天 稍 有 感 觸 , 就 以 當 天 的 日 記 的 名 義 寫 下 來 了 )

    有 感 觸 的 一 天

    《 二 零 零 三 年 五 月 十 四 日   星 期 三   晴 》

    謝 婉 雯 會 考 8 A 呀 ! 她 進 中 大 的 那 年 我 出 生 , 今 年 我 會 考 … … 看 她 在 報 紙 上 的 遺 照 , 雙 眼 像 在 盯 我 , 就 像 在 警 愓 我 些 甚 麼 … …

    相 反 , 那 個 大 陸 教 授 貪 生 怕 死 , 走 落 惹 到 香 港 咁 , 惹 到 一 個 比 佢 好 千 百 倍 的 醫 生 … … 仲 唔 見 成 幾 千 億 , 他 還 住 在 九 樓 十 一 號 房 , 難 道 這 真 的 是 天 意 ?

    不 過 如 果 沒 有 他 , 可 能 我 們 還 在 爭 論 23 條 立 法 的 問 題 … … ( 現 在 不 是 嗎 ? ) SARS 把 香 港 的 分 化 、 怨 氣 化 做 團 結 同 關 懷 !

    有 人 為 了 救 人 而 犧 牲 , 可 是 有 人 卻 不 珍 惜 生 命 , 反 而 有 上 千 人 懷 念 他 … … 我 真 是 不 明 白 ─ ─ 一 個 自 己 也 不 珍 惜 自 己 的 人 , 何 以 值 得 其 他 人 同 情 , 真 出 名 就 乜 都 得 … …

    近 來 知 道 了 世 界 上 每 七 秒 就 有 一 個 小 孩 餓 死 , 七 秒 , 是 七 秒 ! 就 是 我 寫 這 篇 文 , 你 看 這 篇 文 , 已 經 死 了 不 知 道 多 少 個 ! 我 在 想 , 他 們 不 知 道 甚 麼 是 文 字 , 甚 麼 是 娛 樂 , 更 加 沒 有 想 過 世 界 上 會 有 電 腦 這 種 東 西 ! 雖 然 出 生 率 高 是 其 中 一 個 原 因 , 某 程 度 上 可 以 說 他 們 是 自 己 , 但 是 無 論 如 何 , 那 些 小 孩 也 是 無 辜 的 !

    你 有 沒 有 看 過 《 假 如 世 界 是 個 一 百 人 的 村 落 》 ? 你 看 到 這 文 章 , 表 明 了 甚 麼 ? 表 明 了 你 識 字 , 你 有 電 腦 , 還 有 上 網 , 你 已 經 是 全 世 界 首 百 份 之 一 幸 福 的 人 ! 看 到 這 , 你 應 該 知 道 自 己 有 多 幸 福 !

    我 們 的 幸 福 , 完 完 全 全 純 因 幸 運 。 每 七 秒 一 個 細 路 餓 死 , 但 是 美 國 卻 有 六 成 人 過 肥 ! 世 界 就 是 這 樣 的 不 公 平 ! 我 生 活 在 這 個 物 質 文 明 的 社 會 面 , 感 覺 到 的 只 是 無 限 的 醜 惡 ! 我 看 同 一 份 報 紙 的 娛 樂 版 , 只 感 覺 到 當 中 全 都 是 物 質 文 明 的 奢 侈 和 無 意 義 ! 也 許 物 質 真 的 可 以 消 磨 人 的 精 神 和 意 志 。

    我 們 這 麼 幸 福 的 人 , 卻 總 不 懂 得 珍 惜 , 就 像 我 現 在 不 知 在 做 甚 麼 ! 也 不 溫 習 … … 你 知 不 知 道 政 府 每 年 要 用 多 少 錢 資 助 一 個 中 學 學 位 ! ( 講 真 我 真 係 唔 知 … … ) 社 會 為 我 做 了 這 麼 多 事 , 我 做 過 些 甚 麼 回 饋 社 會 ? 如 果 我 現 在 就 死 了 , 我 能 說 出 些 甚 麼 是 我 對 社 會 有 一 點 貢 獻 的 ? 我 沒 有 因 自 己 的 才 能 、 境 地 , 做 一 種 勞 作 做 到 圓 滿 , 我 根 本 十 足 梁 啟 超 所 說 的 「 蛀 米 蟲 」 ; 「 掠 奪 別 人 勤 勞 結 果 的 盜 賊 」 !


    生 、 死 、 貧 、 富 、 義

    ( 以 上 說 得 有 點 過 火 了 , 那 天 寫 的 時 候 很 激 動 。 ) 有 一 點 補 充 : 人 都 是 貪 生 怕 死 的 , 因 為 人 有 求 生 的 本 能 。 人 之 所 以 為 萬 物 之 靈 , 原 因 之 一 是 人 有 道 德 觀 念 。 唯 有 要 求 那 個 大 陸 教 授 以 「 生 , 乃 我 所 欲 也 ; 義 , 亦 我 所 欲 也 ; 二 者 不 可 以 兼 得 , 唯 捨 身 而 取 義 也 」 的 想 法 , 壓 倒 人 的 本 能 ( 這 個 要 求 太 高 了 嗎 ? ) 。 那 些 小 孩 也 不 能 想 像 甚 麼 是 緋 聞 , 甚 麼 是 壟 斷 , 甚 麼 是 … … 我 們 的 生 活 , 比 他 們 腦 中 的 天 堂 還 要 好 , 還 要 奢 侈 , 在 我 們 身 邊 發 生 的 一 切 , 對 他 們 來 說 … … 我 形 容 不 下 去 了 。 香 港 雖 然 有 不 少 人 負 資 產 , 可 是 他 們 也 還 衣 食 無 憂 吧 … … 不 想 九 日 之 後 的 二 十 三 號 , 我 見 到 了 《 富 人 擁 有 的 十 一 種 能 力 》 這 本 書 , 我 的 視 線 掃 過 它 的 封 面 , 它 說 : 「 世 界 上 首 X ( 忘 了 ) 富 有 的 人 , 擁 有 世 上 95 % 的 財 富 。 … … 倘 若 我 們 把 財 富 均 分 , 五 年 之 後 , 財 富 的 分 佈 也 會 變 回 現 在 的 樣 子 … … 」 這 對 我 以 上 的 感 慨 有 怎 樣 的 意 義 ? !

    這 些 日 子 , 《 中 國 歷 代 之 興 治 盛 衰 亂 亡 》 讓 我 知 道 了 更 多 關 於 那 一 場 爭 取 民 主 、 自 由 而 導 致 政 府 屠 殺 人 民 的 悲 劇 ─ ─ 六 四 的 事 。 ( 縱 然 當 時 我 已 活 在 香 港 , 那 幼 小 的 我 根 本 記 不 下 這 件 事 , 直 至 長 大 了 才 慢 慢 地 知 道 更 多 。 我 的 親 身 經 歷 使 我 更 明 白 讓 每 一 個 在 六 四 之 後 出 生 的 中 國 人 知 道 甚 麼 是 六 四 的 重 要 性 ) 可 是 對 於 十 四 年 前 的 中 國 來 說 , 會 否 操 之 過 急 呢 ? 事 實 上 , 現 在 的 我 暫 時 認 為 當 時 中 國 並 沒 有 足 夠 條 件 去 實 行 民 主 和 給 予 民 眾 高 度 自 由 。 「 要 真 正 實 現 人 民 當 政 作 主 , 確 實 非 常 因 難 。 如 果 人 民 普 遍 的 文 化 水 準 不 高 , 選 舉 、 被 選 權 對 他 們 來 說 不 過 是 一 種 裝 飾 物 , 是 議 會 民 主 的 屏 風 。 」 「 一 個 國 家 能 否 為 民 眾 提 供 較 多 的 真 自 由 , 視 乎 該 國 政 府 有 否 強 者 之 信 心 , 不 怕 人 民 隨 意 造 反 , 而 其 基 礎 則 在 經 濟 之 發 展 、 文 化 之 普 及 和 文 明 程 度 之 高 尚 與 否 。 」 ─ ─ 《 中 國 歷 代 之 興 治 盛 衰 亂 亡 序 論 》 。 當 時 中 國 在 這 三 方 面 均 不 能 達 到 要 求 : 文 盲 眾 多 , 經 濟 自 不 用 提 , 而 文 明 更 一 點 也 不 高 尚 ─ ─ 吏 治 敗 壞 , 「 醜 陋 的 中 國 人 」 為 數 不 少 ; 還 有 守 舊 派 阻 撓 、 統 治 者 貪 戀 權 力 , 以 及 唯 恐 政 敵 趁 機 報 復 的 情 形 下 , 根 本 不 可 能 期 望 當 時 的 中 國 能 就 政 治 體 制 作 出 甚 麼 重 大 改 革 。 在 這 個 情 形 下 以 「 和 平 , 理 性 , 非 暴 力 」 為 口 號 , 盼 望 強 大 得 一 時 難 以 取 代 的 中 共 政 權 作 出 改 革 , 便 無 可 被 避 免 地 被 「 親 愛 的 黨 」 命 令 「 人 民 的 軍 隊 」 無 情 地 屠 殺 。

    思 考 六 四 流 過 的 鮮 血

    當 然 , 我 這 樣 說 並 不 等 於 當 年 中 央 政 府 所 做 的 沒 有 錯 ─ ─ 處 理 手 法 不 當 : 無 視 、 敵 視 基 層 聲 音 , 草 管 人 命 ; 「 於 是 標 榜 『 人 民 』 的 『 共 和 國 』 帷 幕 落 下 了 , 『 人 民 軍 隊 愛 人 民 』 的 溫 情 脈 脈 的 面 紗 撕 破 了 。 那 些 鎮 壓 人 民 的 軍 閥 、 政 客 、 黨 棍 、 文 痞 , 已 經 完 完 全 全 地 站 到 了 人 民 的 對 立 面 。 」 ─ ─ 《 中 國 歷 代 之 興 治 盛 衰 亂 亡 作 者 弁 言 》 。

    能 和 平 地 實 現 民 主 當 然 最 好 , 「 可 是 當 運 動 無 論 和 平 與 否 均 被 定 為 『 暴 亂 』 , 當 運 動 已 被 暴 力 鎮 壓 , 當 運 動 的 失 敗 實 際 上 已 宣 告 和 平 、 非 暴 力 鬥 爭 的 軟 弱 無 能 , 在 這 種 極 需 深 刻 反 思 的 關 鍵 時 刻 , 如 果 仍 一 味 鼓 吹 過 時 的 鬥 爭 口 號 或 手 段 , 宣 揚 甚 麼 『 民 主 的 最 高 要 求 是 和 平 』 、 『 和 平 的 最 高 原 則 是 犧 牲 』 等 等 , 那 就 無 異 於 作 繭 自 縛 , 變 得 無 益 而 有 害 了 。 … … 如 果 面 對 暴 君 而 奢 談 和 平 、 理 性 , 那 就 會 削 弱 群 眾 的 鬥 爭 力 量 , 把 運 動 引 上 邪 路 , 甚 至 造 成 極 大 的 犧 牲 。 … … 當 自 由 商 品 經 濟 力 量 足 夠 大 時 , 絕 對 需 要 有 一 種 暴 力 革 命 來 埋 葬 專 制 主 義 , 建 立 保 證 民 主 、 自 由 、 人 權 的 法 治 。 以 是 觀 之 , 中 國 在 實 現 相 當 程 度 的 民 主 之 前 , 至 少 還 需 要 有 一 次 『 暴 力 』 , 可 千 萬 不 要 輕 言 『 和 平 』 與 無 謂 的 『 犧 牲 』 ! … … 那 些 為 了 私 利 而 你 爭 我 奪 、 爾 虞 我 詐 的 軍 閥 、 政 客 、 黨 棍 、 文 痞 , 應 統 統 釘 之 於 歷 史 的 辱 柱 上 , 永 遠 任 子 孫 後 代 所 唾 棄 ! 」 「 鮮 血 印 證 了 譚 嗣 同 的 臨 終 遺 言 : 『 各 國 變 法 , 無 不 從 流 血 而 成 。 今 中 國 未 聞 有 因 變 法 而 流 血 者 , 此 國 之 所 以 不 昌 者 。 有 之 , 請 自 嗣 同 始 。 』 」 ─ ─ 節 綠 自 《 中 國 歷 代 之 興 治 盛 衰 亂 亡 作 者 弁 言 》 ( 由 於 陳 佳 榮 先 生 寫 得 實 在 太 好 了 , 我 忍 不 住 要 節 錄 下 來 和 大 家 分 享 ) 。 的 確 , 倘 若 無 鮮 血 流 出 , 當 權 者 會 輕 易 放 棄 權 力 嗎 ?

    我 希 望 , 在 19 年 後 ……

    可 是 他 所 作 出 六 四 事 件 帶 來 的 影 響 所 作 出 的 預 測 , 在 十 四 年 後 的 今 天 再 看 , 鮮 有 言 中 , 讀 起 來 只 有 會 心 微 笑 ; 而 一 個 學 識 如 此 淵 博 的 史 家 作 出 的 預 測 如 此 不 準 確 , 是 值 得 研 究 的 。 不 過 我 沒 有 知 識 和 資 格 去 研 究 。 對 於 他 認 為 再 要 有 一 次 暴 力 , 現 在 看 來 已 經 未 必 , 這 可 見 中 國 領 導 人 的 領 導 能 力 實 在 高 , 但 中 國 要 到 何 日 , 才 能 達 到 黨 政 分 家 呢 ?

    如 今 , 不 經 不 覺 已 經 十 四 年 了 ! 許 許 多 多 的 炎 黃 子 孫 , 依 然 高 喊 「 平 反 六 四 」 的 口 號 。 今 年 六 四 適 逢 端 午 … … 我 希 望 , 在 十 九 年 後 的 端 午 節 , 不 會 再 聽 到 這 個 口 號 … …

    我 一 邊 讀 , 一 邊 反 思 : 觀 瑪 雖 早 已 有 民 主 、 自 由 , 可 是 今 年 發 生 的 事 … … 我 問 我 自 己 , 投 稿 真 的 有 用 嗎 ? 除 了 投 稿 我 還 可 以 做 甚 麼 ? 中 央 政 府 以 《 人 民 日 報 》 發 表 「 四 . 二 六 」 社 論 , 把 學 運 定 性 為 動 亂 ; 觀 瑪 校 方 則 指 責 《 民 報 》 失 實 , 兩 者 何 其 相 似 耶 ? 學 校 真 不 愧 是 社 會 的 縮 影 ! 希 望 學 校 不 會 真 的 這 麼 像 社 會 , 而 重 演 六 四 的 歷 史 吧 !

    後 記 : 終 於 寫 完 了 ! 上 萬 言 的 投 稿 , 足 讓 我 斷 斷 續 續 地 寫 了 ∼ ∼ 我 也 忘 了 三 天 還 是 四 天 。 因 為 雜 務 纏 身 , 分 身 不 暇 , 而 且 論 及 的 問 題 比 我 想 像 中 複 雜 很 多 ( 麻 膠 板 , 四 理 一 文 , 六 四 等 等 題 目 環 環 相 扣 , 緊 緊 地 糾 結 在 一 起 , 使 我 中 途 瀕 臨 放 棄 的 邊 緣 , 好 不 容 易 才 逐 一 輕 輕 帶 過 了 ) , 以 致 我 花 了 比 預 期 中 多 很 多 的 時 間 來 翻 讀 舊 報 道 和 投 稿 、 思 考 、 分 析 、 整 理 及 表 達 。 本 來 我 還 想 回 應 一 下 《 傳 媒 吹 水 》 和 《 社 際 關 係 需 要 加 強 》 二 文 , 但 惰 性 作 祟 了 … … 由 於 小 弟 表 達 能 力 甚 差 ( 常 常 用 詞 不 當 ) , 如 果 引 起 了 各 位 閱 讀 時 的 不 便 , 我 在 此 致 以 深 深 的 歉 意 。 在 這 , 我 再 一 次 希 望 各 位 不 吝 指 正 我 的 錯 漏 。

    Cheng Toby

編 按 : 小 標 題 為 編 者 所 加

相 關 講 場 文 章 :
【讀者來函】Cheng Toby:我停課以來……(2)
【讀者來函】Cheng Toby:我停課以來……(1)
讀者來函】Cheng Toby:觀瑪之所以……

返 回 上 頁

Copyright © 觀瑪民報 KTMC Man 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