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2003年3月26日(星期三)

    【 觀 瑪 民 報 訊 】 麻 膠 板 印 刷 教 學 , 遭 校 方 高 層 禁 止 一 事 , 震 動 了 各 級 同 學 和 多 屆 師 兄 。 許 多 同 學 與 師 兄 主 動 踴 躍 發 言 , 表 達 美 術 科 教 學 對 他 們 的 得 益 ; 並 強 烈 指 摘 校 方 高 層 的 禁 令 , 違 背 教 育 的 基 本 、 基 礎 。

    同 學 震 怒 : 校 方 橫 蠻 如 秦

    是 次 校 方 高 層 禁 止 麻 膠 板 印 刷 活 動 一 事 , 震 動 了 不 同 級 別 的 同 學 , 及 許 多 不 同 年 份 畢 業 的 師 兄 。 有 中 二 同 學 在 受 訪 時 , 批 評 校 方 的 行 徑 : 「 好 無 理 , 沒 有 了 解 情 況 , 說 禁 便 禁 。 」 另 一 中 二 生 則 稱 : 「 可 能 我 們 有 些 同 學 去 了 廁 所 洗 , 令 廁 所 有 漬 , 連 累 到 阿 sir 。 」 也 有 中 三 同 學 表 示 : 「 弄 髒 還 弄 髒 , 教 麻 膠 板 還 麻 膠 板 , 我 覺 得 是 兩 者 是 不 同 的 事 。 」

    一 名 預 科 同 學 則 對 校 方 高 層 決 定 表 示 不 滿 : 「 難 道 觀 瑪 要 變 成 新 加 坡 , 怕 有 人 弄 污 地 面 , 就 連 嚼 香 口 膠 都 禁 止 ? 一 件 事 還 一 件 事 , 這 個 道 理 中 一 生 也 懂 , 偏 偏 我 們 的 學 校 就 不 懂 ! 化 學 做 實 驗 也 曾 有 人 弄 污 校 服 , 那 麼 連 化 學 實 驗 都 禁 止 吧 ? 」 該 同 學 表 示 , 雖 然 事 件 無 損 他 的 利 益 , 但 他 對 事 件 極 為 生 氣 , 也 認 為 此 事 「 絕 對 反 映 高 層 怎 麼 橫 蠻 , 比 秦 始 皇 更 厲 害 , I really feel angry ( 我 真 的 憤 怒 ) ! 」 他 又 指 , A Y P 、 四 理 一 文 等 「 荒 唐 的 事 」 接 二 連 三 出 現 , 現 在 的 麻 膠 板 事 件 , 發 生 亦 不 足 為 奇 。

    師 兄 群 呼 : The Wall 、 諷 刺

    多 屆 的 師 兄 在 得 悉 此 事 後 , 亦 紛 紛 到 新 聞 組 上 表 達 對 校 方 行 徑 之 不 滿 。 Tongkam 師 兄 就 指 觀 瑪 愈 來 愈 變 成 電 影 《 迷 牆 》 ( The Wall ) 的 兵 工 廠 學 校 。 他 既 讚 賞 謝 老 師 的 教 育 方 法 : 「 是 謝 金 文 告 訴 我 甚 麼 叫 教 學 、 思 想 、 自 我 、 創 新 … … 亦 因 為 謝 金 文 , 令 我 比 以 前 思 考 闊 了 。 」 同 時 斥 責 現 時 觀 瑪 的 教 育 環 境 : 「 教 育 並 不 是 要 學 生 怎 樣 怎 樣 , 而 是 問 學 生 想 要 甚 麼 。 」 他 指 「 麻 膠 板 都 可 以 被 禁 , 我 覺 得 真 的 幾 好 笑 」 。

    Tongkam 師 兄 表 示 , 現 在 校 方 「 見 到 原 來 出 了 一 個 十 優 , 可 以 令 到 學 校 這 麼 出 名 , 那 麼 就 覺 得 那 些 『 無 謂 科 』 最 好 就 cut 掉 ; 見 到 學 校 有 負 增 長 , 跟 就 話 推 行 『 四 理 一 文 』 , 我 真 是 很 想 問 問 他 們 , 到 底 甚 麼 叫 做 教 學 ? 教 學 的 目 的 為 了 甚 麼 ? 難 道 香 港 的 教 育 就 真 的 是 等 於 填 鴨 ? ? 」

    Tongkam : 到 底 甚 麼 叫 教 學 ?
    教 學 目 的 是 甚 麼 ?

    Tongkam 師 兄 指 , 「 觀 瑪 就 是 觀 瑪 , 它 不 會 成 為 第 二 間 英 皇 、 第 二 間 拔 萃 。 為 何 解 要 放 棄 一 些 自 己 獨 有 的 特 質 , 而 去 跟 別 人 ? ? 說 真 的 , 當 我 跟 別 人 說 『 我 是 觀 瑪 仔 』 的 時 候 , 就 算 對 方 不 知 是 甚 麼 學 校 都 好 , 但 我 都 會 有 種 自 豪 感 , 因 為 我 係 觀 瑪 仔 ! 」

    小 竹 哲 師 兄 發 言 指 : 「 同 學 『 難 搞 』 不 等 於 亂 下 行 政 指 令 。 愈 亂 下 , 同 學 愈 不 滿 。 」 他 認 為 教 育 是 樹 人 工 程 , 以 「 感 化 」 培 育 人 的 「 靈 」 , 而 絕 非 以 行 政 指 令 或 禁 令 , 去 控 制 思 想 。 「 前 者 育 化 生 命 , 後 者 遺 害 人 間 。 實 際 上 我 見 觀 瑪 極 大 部 份 習 美 術 者 , 均 會 理 性 思 考 , 這 不 是 他 們 懼 以 或 被 控 以 行 政 指 令 , 乃 他 們 經 獨 立 思 考 的 結 果 。 」 小 竹 又 指 , 「 觀 瑪 很 多 先 生 說 要 做 到 之 東 西 , 卻 每 每 做 不 到 , 兼 帶 反 效 果 。 反 而 是 平 時 , 不 少 老 師 以 至 校 方 高 層 每 多 批 伐 的 美 術 科 , 偏 偏 做 足 這 一 點 。 諸 君 說 諷 刺 不 ? 」

    小 竹 哲 : 多 屆 校 友 吶 喊
    停 吃 幼 苗   救 救 孩 子

    小 竹 哲 師 兄 又 說 , 「 觀 瑪 一 些 行 政 教 員 , 每 習 以 用 控 制 他 人 的 方 法 行 事 , 根 本 壓 根 底 兒 沒 有 想 ( 起 碼 沒 有 關 注 ) 同 學 的 學 習 , 此 正 歪 離 教 學 之 根 本 。 」 他 引 述 《 教 育 的 本 質 》 , 人 道 教 育 要 旨 的 首 個 原 則 ─ ─ 「 堅 持 『 學 習 』 的 『 主 動 意 向 』 」 : 「 『 學 』 必 須 有 『 教 』 , 無 教 則 無 從 明 白 道 理 。 動 件 學 或 可 由 嘗 試 錯 誤 自 行 發 現 某 些 要 點 , 道 理 則 在 啟 發 指 引 , 經 過 思 辨 而 得 。 … … 明 白 在 於 『 領 悟 』 , 領 悟 必 須 經 過 『 思 考 』 , 而 思 考 完 全 是 『 自 發 的 』 活 動 , 出 於 『 主 動 意 向 』 , … … 『 外 在 的 勉 強 』 或 者 可 以 得 到 『 表 面 行 為 』 的 效 果 , 但 勉 強 而 未 生 出 主 動 力 量 , 缺 少 實 際 效 果 。 」

    小 竹 哲 師 兄 亦 反 問 : 「 觀 瑪 校 方 高 層 們 , 對 這 些 真 正 樹 人 的 教 學 方 法 及 理 念 , 怎 麼 對 待 ? ! 還 是 繼 續 去 , 為 一 個 虛 名 , 為 一 些 行 政 , 噬 吃 下 一 代 的 幼 苗 ? … … 要 有 良 心 的 教 育 工 作 者 , 看 到 這 麼 多 屆 校 友 都 不 惜 心 血 時 間 走 出 來 吶 喊 , 我 們 的 教 育 工 作 者 能 否 停 止 噬 吃 幼 苗 , 而 想 想 去 真 正 樹 人 ? 」 並 以 魯 迅 名 句 「 救 救 孩 子 … … 」 作 出 呼 籲 。

    健 康 : 美 術 若 受 制   不 如 整 科 刪 去

    健 康 師 兄 則 發 言 稱 , 「 這 是 老 師 和 學 生 斷 層 的 結 果 , 很 多 老 師 都 不 知 現 在 的 學 生 需 要 甚 麼 , 仍 然 以 他 們 還 是 學 生 時 代 的 思 想 , 來 理 解 現 今 的 學 生 需 要 。 且 美 術 絕 對 是 一 門 有 高 度 自 由 的 學 術 , 如 果 它 受 到 太 多 的 限 制 , 那 麼 倒 不 如 把 整 個 Art course ( 美 術 課 程 ) 刪 去 。 」 而 基 基 師 兄 則 指 事 件 「 真 的 很 恐 怖 」 : 「 他 日 會 不 會 害 怕 你 ( 同 學 ) 畫 自 己 件 衫 , 而 不 准 你 玩 水 彩 ? 」

    Jacki 師 兄 則 表 示 , 「 觀 瑪 並 不 是 個 個 老 師 都 是 『 啤 腸 機 』 , 只 不 過 … … 一 個 都 不 能 多 。 」 發 言 中 的 「 啤 腸 機 」 為 電 影 《 迷 牆 》 , 諷 刺 思 想 控 制 式 教 育 的 比 喻 。

    AL「幹 部 指 引」 諷 校 方 封 建

    在 中 文 大 學 的 A L 師 兄 則 以 「 幹 部 指 引 」 諷 刺 事 件 。 他 發 言 帖 中 列 出 的 「 幹 部 指 引 」 , 包 括 「 不 能 為 黨 服 務 的 , 又 或 者 對 黨 統 治 有 負 面 影 響 的 , 便 應 被 取 締 。 能 為 政 治 服 務 的 , 則 無 論 以 任 何 手 段 都 要 保 留 。 例 如 A Y P ( A Yellow Pig ) 」 , 「 假 如 你 有 點 兒 不 服 領 導 人 的 , 便 是 反 革 命 = 顛 覆 份 子 」 、 「 帶 領 人 民 學 習 正 確 的 意 識 形 態 」 等 。

    A L 並 說 事 件 的 「 展 望 」 是 「 當 你 們 脫 離 了 腐 敗 的 麻 膠 板 彫 刻 與 油 性 顏 料 , 你 們 會 繼 續 為 了 公 開 試 而 讀 個 不 停 。 你 們 會 忘 記 了 自 己 存 在 , 忘 記 了 一 生 只 可 活 一 次 , 就 像 某 些 人 忘 記 了 教 學 的 本 質 ( 參 考 《 教 育 的 藝 術 》 , 柏 拉 圖 等 著 ) 、 凡 事 以 辦 公 室 政 治 為 先 的 強 勢 領 導 人 一 樣 。 經 歷 了 人 生 最 快 樂 的 十 八 、 九 年 的 考 試 日 子 , 便 為 了 一 份 朝 九 晚 九 、 月 入 八 千 的 好 工 而 入 讀 大 學 ( 不 過 不 要 嘗 試 宗 教 、 哲 學 等 學 系 , 討 不 到 飯 吃 的 ) 。 很 快 你 會 忘 記 大 學 生 活 , 因 為 你 要 忙 於 學 習 如 何 與 別 人 在 辦 工 室 內 鬥 爭 。 」

    A L 續 說 , 「 偶 爾 有 空 時 , 還 可 以 展 望 一 下 你 的 退 休 生 活 將 會 如 何 。 如 無 意 外 , 二 十 多 歲 做 到 七 十 歲 多 歲 , 而 你 又 未 死 的 話 , 你 可 以 嘗 試 一 下 想 想 你 的 人 生 中 , 究 竟 有 幾 分 鐘 你 是 被 當 是 人 , 而 不 是 一 件 零 件 。 當 然 , 退 休 後 你 可 以 開 始 學 打 籃 球 、 踢 足 球 等 等 不 應 該 年 青 時 玩 的 活 動 ( 因 為 對 於 「 正 增 長 」 沒 有 幫 助 ) 。 還 可 以 嘗 試 一 下 玩 絲 網 。 」

    專 欄 作 者 直 斥 暴 政
    要 求 校 方 公 開 解 釋

    一 些 身 為 觀 瑪 同 學 的 專 欄 作 者 , 亦 紛 紛 就 此 事 對 校 方 行 徑 作 出 批 評 。 Kevin 直 指 該 決 定 是 「 暴 政 」 , 他 認 為 美 術 科 老 師 已 盡 妥 其 責 , 又 批 評 禁 令 是 「 一 竹 篙 打 盡 一 船 人 」 、 「 行 外 人 管 行 內 人 」 : 「 禁 制 令 是 那 些 只 識 會 考 成 績 , 不 識 藝 術 的 『 校 方 高 層 』 order ( 下 令 ) 的 ! 」 。 Kevin 又 大 讚 前 訓 輔 組 主 席 林 清 新 的 做 法 , 並 指 「 林 sir 一 走 了 , 學 校 政 策 明 顯 每 況 愈 下 , 事 件 一 宗 比 一 宗 不 尊 重 同 學 和 學 習 , 絕 對 是 暴 政 ! 簡 直 沒 放 學 生 學 習 在 眼 內 ! 」 他 又 以 強 硬 措 詞 , 要 求 校 方 人 士 公 開 解 釋 , 該 禁 制 決 定 所 持 之 道 理 。

    另 一 專 欄 作 者 思 考 ( HK-X-Force ) 亦 指 , 「 我 一 向 都 認 為 觀 瑪 的 美 術 科 才 是 真 正 的 藝 術 , 而 不 是 掛 名 藝 術 的 油 繪 。 但 是 如 果 觀 瑪 沒 有 了 這 些 藝 術 的 元 素 , 就 不 如 減 一 科 算 數 。 … … 無 論 如 何 , 有 同 學 不 正 當 地 用 美 術 用 品 , 為 何 要 算 入 美 術 科 的 賬 ? 就 好 像 飯 堂 有 刀 , 如 果 有 同 學 拿 刀 殺 人 , 那 是 否 飯 堂 就 不 能 有 刀 ? 又 例 如 每 個 同 學 都 有 好 多 書 , 如 果 有 同 學 用 書 掟 人 , 那 是 不 是 就 不 可 以 帶 書 ? 」

相關新聞:
禁麻膠板印刷
群轟校方違背教育
師兄呼籲同學爭取
梁華偉欲懲製似陽物陶泥者
校方阻撓藝術教育

相關新聞:
禁麻膠板印刷
群轟校方違背教育
師兄呼籲同學爭取
梁華偉欲懲製似陽物陶泥者
校方阻撓藝術教育
 


除得到不少同學、師兄認同外,觀瑪美術科的教學亦曾受不少傳媒報道和介紹,內容均全是正面、讚許的。(本報攝)


師兄們引述《教育的藝術》、《教育的本質》等書籍,主動群斥觀瑪校方高層,違背校育本質。(志文出版社網頁圖片)


《教質的本質》的作者,是著有多本教育著作的台灣師範大學榮譽教授賈馥茗,並由台灣五南出版社出版。而《教育的藝術》則是柏拉圖等人的著作,由志文出版社出版。(本報攝)

返 回 上 頁

Copyright © 觀瑪民報 KTMC Man 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