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今 期 焦 點

二 ○ ○ 三 年 暑 假 號

 
◆尚有更新鮮的新聞報道和作者來稿,在「新聞總覽」及「自由講場」中。
《觀瑪民報》反對以現行《國家安全(立法條文)條例草案》立法聲明

 

焦.點.新.聞
   

我們不是被人誤導
觀瑪人自組小隊 吼我立場

那邊廂,官員和「保皇黨」議員在說,參與遊行的市民給誤導;這邊廂,觀塘瑪利諾書院的同學,要挺身而出,回饋社會,盡自己的公民責任,告訴這些當權者:「我們不是被人誤導。」中五生GM在這天,便與其他中五同學互相約定,共14個年輕人一起,成為遊行大隊的一分子……

   

每10港人1位遊行 棒喝港府

並沒有偏幫誰人何黨哪派,而是作為新聞工作者,即使祇是學界傳媒,學界記者亦有責任如實、客觀的報道:「香港人憤怒了!」這個比鐵更硬的事實。最少50萬人上街,既怒吼23條損害人們基本權利,也不滿被大眾一致形容為「陋醜」的官員。港府面對港人用熱汗踏出來的棒喝,究竟會給港人良心交待,還是繼續把市民反對23條的聲音茼漵硠央H……

   

各界團結刮23條 一記耳光

法律界、醫護界、教界、學界、新聞界、天主教、基督教、文化界、藝術及創作界、勞工界、婦女界、金融商貿界、同志界……除了「親中界」外,全城各界,不論以往曾否上街,不分專業人士或草根市民,無不在這天站出來,反對23條立法,給強行倉卒立法的特區政府,一記狠狠的耳光,一個當頭的棒喝……

   

親中言論難掩事實 左報詐盲

除三份傳統中報,一向反民主派的《東方日報》及《太陽報》,亦連日發表攻擊民主派及反對遊行的評論,其中6月29日,兩報共同發表同一社論《政客舞劍另有所圖 市民明辨勿受利用》。其中《東方日報》更放在頭版最當眼位置,整個頭版上半部份,除報題和這篇社論,就只有頭條標題《葉太:政客偏激誤港》……

   

5萬人匯中區求 還政於民

思考更指出董建華的連任「就好像小孩子猜皇帝,但猜輸了不肯走,說『我下次一定會贏的,我要猜多一次』。」他認為,董建華以前在商界,一個分部失敗了,可以將之結束,重頭開始,「但是現在政府可以結業嗎?他頭五年的政策,已經將大病的香港打得更傷,他再連任五年有能力救回嗎?」……

   

食肆派水派紙巾 予遊行者

隊伍途經的地方,一些鋪頭生意特別好。這些鋪頭大多是賣食水、飲料和小食、餅撻的。但有餐廳類型的食肆,顧客則比平日下跌。有鋪頭老闆就很「抵得諗」,為半中暑的龐大群眾送來甘津。位於銅鑼灣渣甸街的金隆雲南米線,則為遊行人士免費送上清水及紙巾。看茼捘騝r水斟到手軟,遊行人士喝過水後,都為老闆送上「多謝」……

   

批評偏聽被視為仇恨
但小郎最不高興,始終是一些教員的態度──同學明明有權知,那些教員偏偏不想公開;政策明明上是有缺點,同學有一些不錯的意見,那些教員偏偏不肯聽。

   

《口罩》:梁副校令嚴懲「釣魚」
在《口罩》的報道中,指出該報證實,梁華偉副校長提出懲以「重典」來「對付『釣魚客』」。然而,自我定位為代表「草根聲音」的該報,則同時指出部份老師教學方法沈悶,卻沒有改善。

 

.由.講.場
 
【讀者來函】Cheng Toby:續《我停課以來……》及覆高登兄(上)
HottyΛ謙需要為事件的發生負責,承擔後果,即使被列入「黑名單」堙A也只能說是他自找的。希望這件事能對他當頭棒喝,使他重新做人,我相信,只要HottyΛ謙真心改過,老師同學都會給他一個機會……

【讀者來函】Cheng Toby:續《我停課以來……》及覆高登兄(下)
我希望和相信高登兄的甚麼「仁慈論」,和他的其他論調,同樣失實和不合理,並不代表校方的立場。我不知道高登兄的價值觀是怎樣建立起來的,如果是有人灌輸的話,明顯那人居心不良……

【阿財隨筆】我們為甚麼需要教育
教育本身可以成為一種目的,而不必然有更高的目的在其之上。在接受教育的過程堙A或更確切地說,學習,我們可接觸到前人留下來的文化成果,例如各種科學上的新發現和發明,人文學上的種種洞見和對價值的追求等……

【讀者來函】Cheng Toby:覆阿財學兄
據我所知,包括香港在內的一些地方,有「理工為上,法商次之,文史則屬下乘的」風氣,就是說,成績好的學生多選理科……

【深心思考】漫談政治風波
《匯編》的主要目的應是分析市民的意見,但不是數人數。葉太簡單一句回應了幾十個學者、幾千個寫過市民:「《匯編》已完成其歷史責任。」已過去的錯誤就不是錯誤了嗎?……

【讀者來函】Cheng Toby:我停課以來……(3)
這些日子,《中國歷代之興治盛衰亂亡》讓我知道了更多關於那一場爭取民主、自由而導致政府屠殺人民的悲劇──六四的事。縱然當時我已活在香港,那幼小的我根本記不下這件事,直至長大了才慢慢地知道更多……

【深心思考】現絕非23條立法時機
政府除了細心聆聽市民、各界的意見外,還必需行動,改善條文。細心聆聽並不是為了想出反駁市民意見的方法!政府應重新認真地研究、評估市民及各界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