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2002年12月25日(星期三)

    【 觀 瑪 民 報 訊 】 編 委 會 並 非 首 次 發 生 來 稿 處 理 問 題 。 對 上 一 次 較 嚴 重 的 禁 稿 事 件 , 是 發 生 於 二 ○ ○ ○ 至 ○ 一 年 度 , 一 篇 有 關 評 論 校 方 強 制 同 學 參 與 公 民 教 育 組 的 課 室 清 潔 計 劃 的 稿 件 。

    這 稿 件 名 為 《 論 清 潔 比 賽 》 , 刊 於 ○ ○ 至 ○ 一 年 度 第 一 期 學 生 報 《 長 青 》 的 「 多 言 堂 」 版 內 。 「 多 言 堂 」 版 上 有 聲 明 , 稱 「 本 版 為 論 壇 版 , 文 責 由 投 稿 者 自 負 , 內 容 並 不 代 表 本 報 立 場 。 歡 迎 大 家 投 稿 或 回 應 。 」

    師 兄 : 觀 瑪 欠 缺 職 業 評 論 員

    撰 寫 《 論 清 潔 比 賽 》 一 文 的 作 者 , 筆 名 為 「 23 號 」 , 真 正 身 份 則 是 當 年 編 委 會 編 輯 之 一 周 政 緯 。 周 師 兄 現 在 同 意 本 報 公 開 他 的 身 份 , 並 說 , 當 年 校 方 推 行 清 潔 比 賽 , 他 作 為 編 輯 之 一 , 當 以 觀 瑪 事 件 作 評 論 , 而 且 他 同 意 這 件 事 , 是 有 問 題 和 意 見 的 , 所 以 決 定 寫 《 論 清 潔 比 賽 》 這 評 析 文 章 。 他 指 若 不 是 編 緝 , 是 未 必 會 寫 的 。

    當 記 者 問 及 他 , 既 作 為 編 輯 , 又 撰 寫 評 析 文 , 會 否 有 身 份 衝 突 ? 他 則 稱 : 「 不 否 認 以 當 時 一 時 之 見 , 評 析 文 可 能 有 未 至 客 觀 的 地 方 。 但 重 要 的 是 觀 瑪 的 機 制 欠 缺 『 職 業 評 論 員 』 。 」 周 師 兄 指 , 他 們 也 有 找 老 師 作 評 論 , 而 且 評 論 是 個 人 意 見 。 在 處 理 報 道 時 , 則 盡 量 確 保 平 衡 。

    周 師 兄 亦 承 認 , 在 撰 寫 評 析 文 時 , 帶 有 同 學 、 高 年 級 學 生 等 其 他 人 的 角 度 。 「 平 心 而 論 , 我 覺 得 清 潔 比 賽 原 意 是 好 , 但 以 規 定 的 、 記 誰 做 清 潔 誰 不 做 的 方 式 , 是 一 個 令 人 沮 喪 的 制 度 。 但 最 重 要 是 那 是 我 當 時 的 意 見 。

    被 打 紅 交 叉   感 覺 被 侮 辱

    當 時 , 周 師 兄 以 手 寫 的 原 稿 呈 給 當 時 的 主 編 胡 智 聰 。 胡 師 兄 指 , 他 們 先 在 會 議 中 以 新 聞 價 值 之 準 則 通 過 來 稿 , 然 後 把 原 稿 呈 交 給 顧 問 老 師 之 一 梁 家 瑤 。 他 稱 , 收 到 來 時 看 見 來 稿 上 , 被 打 佔 整 版 A 4 紙 大 小 的 紅 交 叉 。 他 至 今 還 保 留 這 份 原 稿 。

    周 師 兄 稱 , 當 時 即 刻 的 感 受 是 「 被 侮 辱 , 因 為 無 論 如 何 , 都 不 能 打 大 交 叉 。 我 按 了 本 子 辦 事 , 表 達 自 己 意 見 , 並 沒 刻 意 中 傷 任 何 人 , 完 全 符 合 編 委 會 的 條 件 。 」 他 又 稱 , 「 除 非 你 指 出 我 整 篇 文 的 大 錯 , 例 如 整 篇 都 是 攻 擊 李 校 長 或 『 四 字 真 言 』 等 , 否 則 不 應 用 這 處 理 方 法 ( 在 稿 上 打 大 交 叉 ) 。 」 他 認 為 有 關 老 師 可 透 過 主 編 , 嘗 試 找 作 者 談 , 談 不 成 的 話 也 可 以 退 稿 , 或 者 與 整 個 編 輯 委 員 會 商 議 。 周 師 兄 並 不 贊 成 獨 裁 , 他 謂 觀 瑪 應 實 踐 真 正 自 主 , 「 但 可 能 每 位 老 師 的 處 理 方 法 有 不 同 , 她 也 可 能 顧 及 另 外 的 壓 力 。 」

    據 悉 , 在 事 件 發 生 後 , 當 時 的 編 委 會 有 部 份 成 員 認 為 , 梁 嘉 瑤 老 師 當 時 既 是 一 位 編 委 會 的 顧 問 老 師 , 又 是 公 民 教 育 組 的 負 責 老 師 之 一 , 不 公 開 地 質 疑 梁 老 師 有 沒 身 份 衝 突 。 但 在 會 議 上 , 編 輯 主 要 商 議 事 件 的 解 決 方 法 、 他 們 的 底 線 等 問 題 。

    編 輯 爭 取 刊 出   曾 考 慮 辭 職

    當 時 禁 稿 事 件 發 生 後 , 一 眾 編 輯 曾 多 次 在 正 式 會 議 上 商 議 , 又 多 番 作 私 人 聯 絡 , 尋 求 力 保 稿 件 刊 出 的 方 法 。 當 時 的 主 編 胡 師 兄 說 : 「 我 們 找 兩 位 顧 問 老 師 , 也 找 了 很 多 次 , 還 有 各 項 奇 招 突 出 。 」 他 稱 , 曾 想 過 把 原 稿 影 印 , 用 塗 改 液 塗 掉 交 叉 , 冒 充 個 人 短 篇 功 課 , 給 另 一 位 顧 問 老 師 方 麗 明 批 閱 ; 又 找 過 許 多 師 兄 , 相 談 解 決 方 法 ; 顧 問 老 師 有 甚 麼 權 責 , 有 甚 麼 可 為 與 不 可 為 , 他 們 也 找 得 很 清 楚 。

    「 當 時 愈 盡 力 找 方 法 就 愈 失 望 。 口 說 甚 麼 四 權 分 立 , 但 顧 問 老 師 『 過 界 』 , 仲 議 會 又 話 沒 權 審 … … 發 覺 觀 瑪 制 度 上 稱 是 法 治 , 但 實 制 運 行 有 不 少 人 治 成 份 。 昔 日 觀 瑪 學 生 , 可 以 fight for a better system ( 爭 取 較 好 的 制 度 ) , 例 如 民 主 牆 ; 但 今 天 的 觀 瑪 學 生 , 是 要 fight for ( 爭 取 ) 那 些 權 力 人 士 , 依 回 制 度 而 行 , 好 似 A Y P 事 件 。 」 他 又 稱 , 在 與 顧 問 老 師 商 議 間 , 曾 被 老 師 說 過 一 句 : 「 如 果 你 們 堅 持 登 出 , 我 不 會 批 準 今 期 學 生 報 的 出 版 」 , 對 他 來 說 是 不 可 接 受 的 。

    他 稱 , 當 時 的 底 線 是 編 委 會 辭 職 解 散 。 「 如 果 『 坐 個 位 』 , 然 後 甚 麼 承 諾 也 做 不 到 。 你 是 枉 對 你 那 千 多 票 選 票 。 這 個 位 是 同 學 信 任 你 , 選 你 作 代 表 的 。 要 麼 就 盡 力 , 必 須 做 得 到 它 ; 做 不 到 的 , 你 不 能 照 舊 『 坐 住 個 位 』 , 辜 負 選 民 。 」 他 又 稱 , 辭 職 是 最 後 一 。

    顧 問 老 師 工 作 有 難 處

    編 輯 部 經 多 次 努 力 , 嘗 試 過 以 一 些 條 件 作 出 交 換 , 又 「 退 守 」 不 作 大 幅 刪 改 來 稿 的 「 界 線 」 , 最 終 於 當 年 音 樂 比 賽 決 賽 日 , 由 一 大 群 編 輯 集 體 找 過 兩 位 顧 問 , 而 兩 位 顧 問 老 師 也 同 意 刊 出 那 份 經 多 次 修 改 的 《 論 清 潔 比 賽 》 。 事 後 胡 師 兄 補 充 , 稱 : 「 兩 位 顧 問 老 師 都 很 好 人 的 , 有 時 有 意 見 不 合 , 盡 量 嘗 試 表 達 你 的 看 法 , 九 成 九 問 題 都 能 很 快 解 決 的 。 」 他 又 指 , 事 後 聽 過 其 他 老 師 說 , 有 別 的 老 師 於 教 員 室 內 , 對 梁 老 師 說 「 這 些 東 西 不 應 刊 出 的 啊 」 , 他 也 體 會 到 顧 問 老 師 同 時 協 調 校 方 和 學 生 之 間 的 難 處 。

    周 師 兄 亦 說 , 「 我 明 白 老 師 要 承 受 很 大 壓 力 , 若 給 學 生 做 了 些 事 , 會 不 利 其 他 老 師 或 校 方 政 策 的 推 行 的 話 , 他 有 苦 衷 的 。 」 周 師 兄 指 , 儘 管 在 中 學 比 較 難 , 但 若 顧 問 老 師 說 明 其 苦 衷 、 難 處 , 他 們 都 會 體 諒 的 , 「 應 建 立 在 溝 通 , 如 果 他 說 明 難 處 , 不 會 『 搞 到 咁 差 』 , 給 人 好 像 命 令 式 等 的 感 覺 。 」

    周 師 兄 認 為 , 如 背 後 有 若 干 因 素 , 導 致 事 件 出 現 的 話 , 就 不 應 該 只 批 評 該 老 師 。 他 謂 , 重 點 是 對 事 , 他 覺 得 在 該 事 上 , 顧 問 老 師 有 更 好 的 處 理 方 法 。

    稿 件 經 修 改 刊 出   或 有 違 原 意

    對 於 更 改 稿 件 才 作 刊 登 , 周 師 兄 表 示 : 「 難 說 接 受 與 否 。 刊 出 的 這 篇 文 , 並 非 我 原 本 的 意 思 , 對 我 寫 作 的 自 主 性 , 我 不 能 接 受 。 但 我 看 見 大 家 盡 努 力 想 刊 出 稿 件 , 既 然 大 家 肯 磋 商 , 讓 它 刊 出 , 雖 然 不 是 原 版 , 但 也 可 接 受 。 但 我 希 望 溝 通 得 較 好 。 」

    現 在 回 想 事 件 , 胡 師 兄 說 最 能 體 會 到 大 家 的 齊 心 。 「 一 個 好 的 編 委 班 子 , 對 整 個 編 委 的 運 作 是 十 分 重 要 的 。 除 了 大 家 有 認 知 新 聞 學 原 則 , 例 如 新 聞 操 守 、 新 聞 價 值 等 , 各 人 既 有 有 為 編 委 服 務 的 共 同 目 標 , 亦 要 各 有 不 同 的 personality , 即 是 個 人 的 風 格 、 特 質 , 以 便 刺 激 思 考 。 … … 那 時 我 們 整 群 『 藍 天 』 都 齊 心 , 大 家 都 以 依 照 規 則 行 事 , 捍 衛 新 聞 自 主 和 言 論 自 由 為 目 標 , 所 以 才 會 盡 力 爭 取 刊 出 來 稿 。 當 然 , 也 有 些 人 , 甚 至 是 朋 友 批 評 我 們 , 要 修 改 那 原 文 。 」 而 「 藍 天 」 是 ○ ○ 至 ○ 一 年 度 編 委 會 的 內 閣 名 字 。

    胡 師 兄 認 為 , 儘 管 大 家 好 像 有 難 處 , 但 如 果 依 照 回 條 文 做 事 , 包 括 學 生 會 會 章 、 顧 問 老 師 權 責 、 編 委 的 編 輯 守 則 等 , 該 次 事 件 是 應 該 可 以 避 免 的 , 「 學 生 和 一 般 港 人 一 樣 , 是 需 要 法 治 的 」 。 周 師 兄 則 稱 , 事 件 是 對 學 生 有 影 響 , 但 其 他 學 校 處 理 方 法 可 能 更 差 。 這 是 香 港 中 學 教 育 的 難 處 。

    周 政 緯 師 兄 稿 件 ( 於 學 生 報 刊 出 的 版 本 ) : http://ktmc.school.net.hk/post/1/po-num23.html

相關新聞:
梁嘉瑤:作者要見校長
獨家披露稿件原文
藍天力保評清潔比賽稿

蔡創全禁師兄稿
顧問老師沒有禁稿權
師兄作者斥政治考慮
《哀哉香港》
《這個「江青」多風雨》
蔡:似乎與民報有關
無緣再續未了稿
蔡點筆名批投稿多
《我的男人四十》

相關新聞:
梁嘉瑤:作者要見校長
獨家披露稿件原文
藍天力保評清潔比賽稿

蔡創全禁師兄稿
顧問老師沒有禁稿權
師兄作者斥政治考慮
《哀哉香港》
《這個「江青」多風雨》
蔡:似乎與民報有關
無緣再續未了稿
蔡點筆名批投稿多
《我的男人四十》

 


周政緯師兄曾以筆名「23號」向○○至○一年度的學生報《長青》投稿,評論公民教育組的課室清潔計劃,卻遭到編委會顧問老師的反對刊出。(本報攝)



當年周政緯師兄的原稿,經編輯呈交予梁嘉瑤顧問老師過目後,就變成這個樣子。兩頁原稿堙A佔一整版的紅交叉清楚可見。(本報攝)


○○至○一年度的編委會堅持刊出文章,屢遭顧問老師修改。(本報攝)


照片中的紅筆字,據當年主編表示,為梁嘉瑤老師所寫的。該段文字為「這投稿跟校報(指學生報)內容重覆,而且有學生立場,而沒有校方立場,欠公允!不應放於校報(指學生報),應叫投稿者去民主牆!」,此外,文章四周還給寫上許多「可行嗎」、「並不富爭議性,因市民已付稅」的紅筆字句。(本報攝)

返 回 上 頁

Copyright © 觀瑪民報 KTMC Man 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