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2002年12月28日(星期六)

    【 觀 瑪 民 報 訊 】 於 伍 嘉 豪 、 李 世 昌 與 蔡 創 會 談 間 , 蔡 創 指 有 些 稿 件 的 風 格 和 筆 名 相 似 , 疑 出 自 同 一 人 手 筆 , 並 舉 了 「 小 郎 」 ( 所 指 為 「 智 郎 」 ) 和 「 小 竹 」 為 例 指 責 「 某 位 師 兄 」 藉 不 同 筆 名 來 投 稿 。

    對 此 , 曾 任 ○ ○ 至 ○ 一 年 編 委 會 主 編 的 胡 智 聰 , 承 認 「 智 郎 」 和 「 小 竹 」 都 是 他 的 筆 名 , 但 他 表 示 已 向 潘 凌 鋒 清 楚 說 過 他 所 使 用 的 筆 名 及 所 投 的 稿 件 名 字 , 而 潘 凌 鋒 亦 沒 有 不 許 使 用 超 過 一 個 筆 名 的 限 制 , 故 此 不 明 白 蔡 創 批 評 的 理 據 。 他 指 , 以 往 編 委 會 文 集 與 學 生 報 的 投 稿 , 以 至 圖 書 館 出 版 物 的 稿 件 , 亦 常 有 同 一 人 使 用 不 同 筆 名 , 或 隨 時 間 更 換 筆 名 的 情 況 , 而 他 也 不 是 去 冒 充 他 人 身 份 , 「 智 郎 或 小 竹 都 是 我 常 用 的 筆 名 」 。 他 亦 不 認 為 其 稿 件 有 政 治 性 , 並 指 部 份 稿 件 本 為 舊 稿 。

    同 時 , 他 表 示 初 時 只 是 投 了 四 篇 稿 , 及 後 潘 凌 鋒 和 伍 嘉 豪 等 編 輯 都 曾 向 他 表 示 稿 件 不 夠 , 才 多 加 兩 篇 ; 並 指 去 年 文 集 亦 有 人 投 寄 五 、 六 篇 稿 件 , 並 詫 異 地 反 問 「 投 稿 多 都 要 批 評 ? 」 。 他 亦 稱 , 本 來 預 算 編 輯 是 根 據 文 章 的 質 素 去 揀 選 稿 件 , 並 預 計 自 己 可 能 只 有 兩 、 三 篇 稿 入 選 。 現 在 蔡 創 的 做 法 令 他 非 常 失 望 , 也 質 疑 他 有 負 全 體 同 學 的 選 票 。

    以 下 為 兩 篇 胡 師 兄 的 稿 件 , 分 別 以 「 智 郎 」 及 「 小 竹 」 作 署 名 的 :

    周 瑜 打 黃 蓋   ◆ 智 郎

    這 天 的 頭 條 新 聞 , 該 是 馬 時 亨 、 鄺 其 志 等 人 在 立 會 回 答 議 員 對 除 牌 令 的 提 問 吧 ! 噢 , 對 不 起 , 小 郎 錯 了 , 翻 開 銷 量 最 高 的 「 三 大 小 報 」 , 原 來 「 真 命 頭 條 」 是 陳 姓 藝 人 的 自 殺 。 頭 條 是 一 天 最 重 要 的 、 不 可 不 報 的 新 聞 。 一 個 藝 人 竟 比 全 港 小 股 民 和 官 員 失 職 更 重 要 、 更 有 新 聞 價 值 、 對 社 會 影 響 更 大 ! ?

    除 牌 令 事 件 影 響 全 港 的 投 資 者 , 當 中 政 府 內 部 的 混 亂 、 官 員 不 盡 責 得 有 文 件 不 看 , 甚 至 互 相 「 卸 膊 」 , 導 致 小 投 資 者 成 為 「 大 閘 蟹 」 , 其 新 聞 價 值 , 肯 定 遠 高 於 頂 多 只 能 作 為 所 謂 「 三 姑 六 婆 打 牙 骱 」 談 資 的 陳 姓 藝 人 自 殺 事 件 。 然 而 , 不 祇 『 東 太 蘋 』 這 三 大 小 報 , 連 屬 知 識 型 報 紙 的 《 星 島 》 均 以 藝 人 自 殺 為 頭 條 , 這 反 映 了 甚 麼 ?

    有 人 怪 責 是 報 紙 為 爭 銷 量 而 譁 眾 取 寵 , 有 人 則 指 是 市 民 素 質 低 、 愛 花 邊 不 愛 正 經 ( 或 政 經 ) 才 令 報 紙 別 無 選 擇 地 迎 合 市 場 。 其 實 兩 者 皆 有 不 能 推 卸 的 責 任 。 若 市 民 不 是 這 麼 短 視 , 不 好 好 運 用 自 己 的 金 錢 去 「 投 票 」 , 又 怎 會 造 出 這 麼 的 一 個 譁 眾 取 寵 的 市 場 ? 另 一 方 面 , 若 報 章 恪 守 傳 媒 道 德 和 責 任 , 不 因 利 益 而 放 棄 責 任 , 又 何 來 造 出 一 個 讓 人 追 捧 花 邊 炒 作 的 環 境 ?

    在 小 巴 上 看 到 前 座 的 男 子 , 拿 出 剛 買 的 《 太 陽 報 》 , 一 見 頭 版 上 半 部 份 的 頭 條 ─ ─ 即 是 藝 人 自 殺 的 報 道 ─ ─ 便 仔 細 閱 讀 , 之 後 更 立 即 翻 到 娛 樂 版 的 相 關 報 道 , 讀 得 很 用 神 。 但 他 看 罷 這 則 新 聞 , 便 摺 上 報 紙 了 。 唉 ! 自 由 經 濟 市 場 中 , 一 個 願 譁 眾 , 一 個 願 「 Buy 」 , 周 瑜 打 黃 蓋 , 怪 得 了 誰 ? 然 而 , 若 任 何 一 方 肯 說 不 , 不 論 是 周 瑜 不 肯 打 也 好 , 或 者 黃 蓋 不 願 捱 也 好 , 這 樣 的 情 況 果 真 會 發 生 嗎 ? 不 要 邊 罵 邊 買 , 這 是 沒 作 用 的 。

    想 起 當 天 任 編 委 主 編 時 , 有 一 個 初 中 同 學 說 我 們 要 報 道 一 則 有 關 老 師 的 花 邊 新 聞 。 我 問 問 各 位 , 公 民 教 育 組 的 清 潔 課 室 計 畫 、 學 費 轉 賬 可 不 再 使 用 匯 豐 銀 行 、 食 物 部 要 售 賣 飯 票 的 原 因 、 同 學 對 幹 事 會 的 投 訴 等 等 , 與 那 些 讀 完 頂 多 做 「 三 姑 六 婆 」 吹 水 談 資 的 花 邊 新 聞 , 何 者 影 響 大 ? 何 者 新 聞 價 值 重 ? 當 時 我 對 那 初 中 同 學 這 樣 解 釋 , 以 及 說 明 不 會 報 道 那 則 花 邊 。 那 個 初 中 同 學 卻 說 : 「 你 們 不 報 道 , 我 叫 我 班 的 同 學 都 不 看 《 長 青 》 。 」 哈 , 這 麼 樣 的 讀 者 , 我 不 稀 罕 。

    春 風 又 綠 … …   ◆ 小 竹

    很 喜 歡 「 春 風 又 綠 江 南 岸 」 這 句 詩 。 一 個 「 綠 」 字 , 表 現 出 中 文 的 彈 性 。 中 文 的 密 度 、 長 短 、 M 硬 , 以 及 質 感 , 都 有 極 高 的 可 塑 性 。 祇 是 一 些 人 , 總 對 古 人 這 種 用 法 讚 不 絕 口 , 卻 指 斥 今 人 同 一 種 用 法 是 「 歪 離 文 法 」 、 「 教 壞 學 子 」 、 「 不 識 中 文 」 , 小 竹 說 , 它 們 真 是 食 古 不 化 。

    香 港 這 石 屎 森 林 , 卻 不 見 得 如 何 能 披 上 春 風 吹 來 的 綠 衣 。 祇 有 小 巷 小 街 中 , 偶 爾 一 個 綠 洲 似 的 小 休 憩 園 , 看 見 有 花 開 了 。 偶 爾 坐 在 巴 士 上 層 , 看 到 私 人 貴 價 住 宅 的 泊 車 位 旁 , 種 了 一 棵 果 樹 , 即 使 知 道 它 夏 天 才 會 結 果 的 , 卻 總 望 它 快 點 結 果 , 散 發 出 果 果 實 的 清 香 。

    香 港 市 花 洋 紫 荊 。 以 前 不 用 等 花 開 也 隨 處 可 見 。 可 惜 經 老 懵 伯 和 轉 黨 的 蹂 躪 後 , 現 在 想 見 那 市 政 標 誌 , 已 很 難 了 。 如 果 小 竹 是 電 視 台 的 人 員 , 可 會 拍 一 輯 紀 錄 片 , 叫 《 尋 找 市 花 的 故 事 》 。

    「 春 牡 丹 、 夏 芍 藥 、 秋 菊 、 冬 梅 , 臣 是 探 花 郎 。 」 中 國 內 地 可 不 同 香 港 , 一 年 四 季 都 有 花 。 要 漂 亮 的 花 , 到 街 上 走 走 便 是 了 。 他 們 的 綠 化 工 作 很 好 , 要 花 要 樹 , 不 難 找 。 在 香 港 , 現 在 才 有 人 說 綠 化 都 市 , 看 來 遲 來 的 藥 , 還 是 不 能 治 病 了 。

    說 起 藥 , 古 人 多 把 「 花 」 炮 成 藥 , 可 作 治 病 之 用 。 記 得 《 鏡 花 緣 》 中 , 武 曌 醉 酒 , 下 令 百 花 於 明 早 盡 開 , 不 從 命 令 之 花 , 則 全 要 被 焚 毀 。 眾 花 仙 還 得 從 之 , 唯 牡 丹 不 屈 。 眾 花 仙 憂 之 , 因 它 們 雖 說 是 「 花 」 , 卻 多 作 藥 用 治 病 。 唐 人 認 為 牡 丹 是 富 貴 花 , 但 從 這 故 事 看 則 不 如 此 , 它 其 實 是 一 種 「 不 因 強 權 而 屈 服 」 的 花 。 隱 士 陶 潛 愛 菊 , 後 世 君 子 則 愛 蓮 , 「 出 污 泥 而 不 染 」 。 現 在 的 香 港 , 各 種 聲 色 犬 馬 在 毒 害 、 吃 我 們 的 下 一 代 , 好 像 就 算 是 大 學 生 , 也 被 虐 待 式 的 遊 戲 節 目 攻 陷 。 我 們 不 能 期 望 有 蓮 花 性 格 的 人 了 。

    日 本 人 喜 歡 春 天 時 到 公 園 賞 櫻 花 。 滿 街 兩 邊 都 是 一 片 數 不 盡 的 粉 紅 花 球 , 列 隊 , 送 下 一 瓣 瓣 落 「 櫻 」 , 確 是 雅 緻 , 確 是 浪 漫 , 確 是 可 愛 。 在 香 港 , 集 體 到 公 園 賞 花 , 大 概 是 奢 想 了 。 國 內 人 也 會 賞 花 , 中 文 科 會 考 課 文 , 有 《 花 潮 》 。 但 它 是 我 眾 多 篇 課 文 中 , 最 討 厭 的 。 何 解 ? 作 者 在 說 「 春 光 似 海 , 盛 世 如 花 」 , 但 那 時 是 甚 麼 盛 世 ? 是 建 國 初 期 , 正 提 倡 鬥 爭 、 醞 釀 文 革 的 動 盪 時 期 ! ( 編 按 : 那 時 期 應 未 發 生 文 革 , 而 是 大 躍 進 後 鄧 小 平 經 濟 改 革 之 時 期 ) 滿 篇 謊 言 , 矯 扭 粉 飾 , 不 真 不 純 , 吾 厭 至 極 !

    而 朝 氣 勃 勃 的 向 日 葵 , 則 在 夏 天 才 開 得 最 盛 。

相關新聞:
梁嘉瑤:作者要見校長
獨家披露稿件原文
藍天力保評清潔比賽稿

蔡創全禁師兄稿
顧問老師沒有禁稿權
師兄作者斥政治考慮
《哀哉香港》
《這個「江青」多風雨》
蔡:似乎與民報有關
無緣再續未了稿
蔡點筆名批投稿多
《我的男人四十》

相關新聞:
梁嘉瑤:作者要見校長
獨家披露稿件原文
藍天力保評清潔比賽稿

蔡創全禁師兄稿
顧問老師沒有禁稿權
師兄作者斥政治考慮
《哀哉香港》
《這個「江青」多風雨》
蔡:似乎與民報有關
無緣再續未了稿
蔡點筆名批投稿多
《我的男人四十》

 

返 回 上 頁

Copyright © 觀瑪民報 KTMC Man 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