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2003年6月21日(星期六)
同 人 既 濟

◆ 雪 晴

 哀  雪

0 醉.迷.癡


    讓 潔 白 的 雪 隱 沒 於 黑 紗 之 下 , 寧 願 從 來 就 沒 有 雪 。

    可 惜 , 雪 卻 不 可 以 自 己 跑 回 天 上 。

    只 好 繼 續 滯 留 在 此 處 , 看 時 間 流 逝 。

    她 不 會 再 信 未 來 , 也 不 要 再 看 歷 史 。

    還 能 活 , 對 她 來 說 才 是 諷 刺 。

    但 , 這 是 雪 的 宿 命 。

    甚 麼 叫 絕 望 ?

    抬 起 眼 望 望 !

    哀 雪 。


    二 零 零 三 年 六 月 三 十 日 深 夜 十 一 點 , 中 環 砵 甸 乍 街 和 荷 李 活 道 轉 角 處 的 那 間 酒 吧 , 一 切 如 常 , 除 了 她 ─ ─ 林 雪 兒 。 二 十 四 歲 的 雪 兒 , 一 身 黑 色 套 裝 , 但 眼 神 卻 是 憂 鬱 的 藍 。

    她 點 了 一 杯 伏 特 加 , 點 唱 機 播 Leonard Cohen 的 Dance me till the end of Love 。 低 沈 的 歌 聲 , 應 是 令 人 鬆 弛 。 但 她 喝 了 一 半 , 便 伏 在 吧 ^ 上 , 淚 如 雨 下 。

    然 而 , 沒 有 一 個 人 發 覺 。

    她 輕 輕 的 拿 出 一 張 紙 巾 , 拭 乾 她 的 淚 臉 ; 再 拿 出 錢 包 , 抽 一 張 一 百 元 的 鈔 票 , 把 它 壓 在 杯 底 ; 然 後 轉 身 , 緩 慢 的 步 離 酒 吧 。

    酒 入 愁 腸 , 愁 更 愁 。

    她 就 住 在 離 酒 吧 不 遠 的 唐 樓 三 樓 的 一 間 三 百 呎 小 房 子 。 拖 軟 弱 的 軀 殼 , 走 到 了 門 口 。 她 掏 出 了 鎖 匙 , 好 不 容 易 才 開 了 大 門 。 她 攤 在 梳 化 上 , 隨 手 就 拿 起 茶 几 上 被 殷 豪 攬 的 照 片 。 她 緊 緊 握 相 架 , 凝 視 那 張 照 片 , 手 緊 張 得 發 抖 。 忽 然 , 她 雙 手 一 鬆 , 相 架 直 角 地 上 , 玻 璃 散 向 四 週 。 此 時 , 被 強 忍 在 眶 內 的 淚 水 、 全 都 湧 了 出 來 。

    良 久 , 她 拿 起 電 話 , 一 剎 猶 豫 後 , 按 下 了 「 1 」 字 。

    「 喂 喂 , 搵 邊 位 呢 … … 阿 豪 佢 而 家 陪 緊 我 呀 , 唔 得 閒 聽 電 話 呀 … … 你 留 低 個 口 先 啦 , 佢 一 定 會 覆 你 , 拜 拜 ! 」 聽 到 自 己 的 聲 音 , 雪 兒 只 是 呆 呆 的 拿 電 話 , 沒 有 留 下 半 句 話 , 直 到 斷 線 為 止 。

    她 在 電 話 按 下 了 「 886」 後 , 便 把 它 隨 手 放 在 梳 化 , 然 後 拉 開 大 門 , 走 上 天 台 。 這 兒 , 是 她 與 他 渡 過 無 數 浪 漫 溫 馨 的 星 夜 的 地 方 。 從 前 的 每 一 次 , 她 都 是 帶 一 個 可 愛 而 滿 足 的 笑 容 , 挽 他 的 手 , 歡 天 喜 地 的 上 來 。 但 , 這 一 次 , 她 一 臉 淚 水 , 獨 個 兒 到 這 。

    她 坐 在 天 台 的 矮 牆 上 , 淚 水 依 然 在 流 。 她 一 邊 哭 , 一 邊 唱 這 首 歌 。

    「 我 的 小 時 候   吵 鬧 任 性 的 時 候
      我 的 外 婆   總 會 唱 歌 哄 我
      夏 天 的 午 後   姥 姥 的 歌 安 慰 我
      那 首 歌   好 像 這 樣 唱 的
      天 黑 黑   欲 落 雨
      天 黑 黑   黑 黑

      離 開 小 時 候   有 了 自 己 的 生 活
      新 鮮 的 歌   新 鮮 的 念 頭
      任 性 和 衝 動   無 法 控 制 的 時 候
      我 忘 記   還 有 這 樣 的 歌
      天 黑 黑   欲 落 雨
      天 黑 黑   黑 黑

      我 愛 上 讓 我 奮 不 顧 身 的 一 個 人
      我 以 為 這 就 是 我 所 追 求 的 世 界
      然 而 橫 衝 直 撞   被 誤 解 被 騙
      是 否 成 人 的 世 界 背 後   總 有 殘 缺
      我 走 在 每 天 必 須 面 對 的 分 岔 路
      我 懷 念 過 去 單 純 美 好 的 小 幸 福
      愛 總 是 讓 人 哭   讓 人 覺 得 不 滿 足
      天 空 很 大 卻 看 不 清 楚   好 孤 獨

      天 黑 的 時 候   我 又 想 起 那 首 歌
      突 然 期 待   下 起 安 靜 的 雨
      原 來 外 婆 的 道 理   早 就 唱 給 我 聽
      下 起 雨 也 要 勇 敢 前 進
      我 相 信   一 切 都 會 平 息
      我 現 在   好 想 回 家 去
      天 黑 黑
      欲 落 雨
      天
      黑
      黑

      黑
      黑 」

    她 放 鬆 全 身 , 兩 腳 一 伸 , 身 子 便 隨 風 飄 浮 , 飄 到 外 婆 和 爸 爸 的 身 邊 。

    她 最 終 放 棄 了 她 的 殷 豪 。

    她 最 終 放 棄 了 她 的 學 生 。

    她 最 終 放 棄 了 她 的 生 命 。


    我 不 知 道 自 己 會 否 有 力 完 成 這 個 故 事 , 因 為 她 真 的 很 重 。

    故 事 的 靈 感 來 自 很 多 地 方 : 《 哀 雪 》 散 文 、 《 Re: 給 所 愛 的 一 封 信 》 、 《 觀 瑪 的 最 後 一 齣 悲 劇 》 、 與 及 自 己 想 寫 的 一 個 故 事 。

    兒 時 遭 母 親 拋 棄 , 父 親 又 後 來 病 逝 , 由 外 婆 養 育 成 人 的 雪 兒 , 在 一 間 頗 有 名 的 學 校 任 教 一 中 一 至 中 五 美 術 科 , 兼 任 美 術 科 主 任 及 學 校 劇 社 的 導 師 。 她 在 任 教 的 第 一 年 , 發 現 這 間 學 校 根 本 不 輕 視 美 術 , 認 為 美 術 是 閒 科 , 不 用 放 太 多 資 源 ; 而 同 學 亦 不 太 重 視 這 科 , 會 考 美 術 科 更 是 有 名 的 「 水 泡 科 」 ; 參 加 劇 社 的 同 學 , 十 居 其 九 都 是 為 了 結 識 其 他 學 校 的 女 生 。 但 她 慶 幸 遇 上 了 唯 一 一 個 跟 她 志 同 道 合 的 學 生 - - 中 四 的 殷 豪 : 兩 人 都 是 同 是 美 術 跟 話 劇 愛 好 者 , 所 以 兩 人 異 常 投 緣 , 美 術 課 後 只 有 他 們 倆 留 在 美 術 室 , 談 繪 畫 、 談 設 計 、 談 校 際 劇 賽 的 事 , 殷 豪 甚 至 了 校 際 劇 賽 的 劇 本 , 連 續 幾 晚 在 雪 兒 家 中 過 夜 。 雪 兒 與 殷 豪 一 方 面 為 劇 社 努 力 , 另 一 方 面 又 為 提 高 初 中 同 學 對 美 術 的 興 趣 而 作 戰 。 他 們 攪 盡 腦 汁 寫 了 一 份 不 俗 的 劇 本 , 又 設 計 了 很 多 遊 戲 。 幸 好 劇 社 的 演 出 總 算 順 利 , 而 初 中 的 同 學 都 有 正 面 回 應 , 他 們 倆 更 日 久 生 情 。

    但 雪 兒 日 漸 發 現 學 校 的 處 處 黑 洞 : 兩 名 副 校 長 為 日 後 升 校 長 勾 心 鬥 角 , 前 任 美 術 科 主 任 已 成 為 犧 牲 品 。 校 長 近 來 急 求 對 策 應 付 同 學 的 成 績 下 滑 及 紀 律 問 題 。 兩 名 副 校 長 立 即 扭 盡 六 壬 獻 計 : 減 會 考 文 科 班 、 取 消 會 考 美 術 及 高 考 心 理 學 、 放 學 開 「 雞 精 班 」 、 強 制 課 外 活 動 計 劃 、 將 五 個 負 積 點 轉 小 過 改 為 三 個 … … 她 頓 覺 前 路 茫 茫 之 時 , 又 被 一 名 副 校 長 藉 揭 發 她 與 殷 豪 的 關 係 搏 上 位 。 結 果 殷 豪 被 家 人 限 制 通 訊 , 雪 兒 則 被 逼 自 動 辭 職 , 使 雪 兒 意 志 消 沈 。 結 局 就 在 上 面 , 只 是 我 把 它 放 在 開 頭 。

    這 是 一 齣 悲 劇 , 悲 哀 的 不 只 是 雪 兒 和 殷 豪 , 還 有 我 。

    也 許 , 我 一 早 不 應 該 動 筆 寫 這 故 事 。

    近 來 Jacki 開 劇 請 我 幫 忙 文 本 , 我 順 道 給 他 看 了 這 故 事 , 他 看 畢 只 是 搖 頭 嘆 息 道 : 「 你 又 想 死 呀 ? 」 他 認 為 就 算 我 寫 下 去 , 連 我 自 己 都 未 必 敢 公 開 。 而 且 , 他 說 我 太 貪 心 , 想 講 的 太 多 , 很 容 易 故 事 拖 得 結 構 鬆 散 。 「 如 果 你 真 的 想 寫 下 去 , 某 些 情 節 一 定 要 濃 縮 、 甚 至 省 略 。 一 方 面 是 因 為 故 事 的 節 奏 和 結 構 問 題 , 另 一 方 面 … … 不 用 我 說 了 ! ! 」 後 來 , 我 又 給 小 郎 看 , 他 看 後 就 說 : 「 你 寫 睇 時 勢 啦 ! 會 死 人 ! 」 他 深 呼 吸 一 下 , 再 說 : 「 你 千 祈 千 祈 千 祈 咪 投 去 《 民 報 》 呀 , 頂 晒 籠 去 Art Centre、 或 者 埋 過 牛 棚 演 好 啦 ! 唔 係 真 係 死 人 。 」 不 過 , 我 最 後 都 沒 有 聽 他 的 。

    或 者 , 這 就 是 這 悲 劇 的 悲 劇 收 場 。

    或 者 , 這 已 是 這 悲 劇 最 好 的 結 局 。

    God Knows! ! !

    ◆ 雪 晴

昔 日 專 欄 :
【同人既濟】龍馬:意見與回應系列(3)
【同人既濟】龍馬:意見與回應系列(2)
【同人既濟】龍馬:意見與回應系列(1)
【同人既濟】AL:龜兔賽跑估結局
【同人既濟】回憶:「傳媒吹水」?
【同人既濟】Hoiku Baggins:學校不該像公司(下)
【同人既濟】Hoiku Baggins:學校不該像公司(上)
【同人既濟】小郎:請睜開眼睛
【同人既濟】小郎:人民報道
【同人既濟】小郎:水調歌頭
【同人既濟】尤魚:談文說理
【同人既濟】小燕子:緋聞背後
【同人既濟】李利東:和四理一文無關
【同人既濟】阿財:陳腐的中國文化?──從實用性到受用性
【同人既濟】一位民主牆小組成員:民主牆小感
【同人既濟】一顧問:報道不應考社會效果
【同人既濟】凱明:問心無愧
【同人既濟】一顧問:嚴正分清報道與評論
【同人既濟】凱明:無法做到6:4比
【同人既濟】一顧問:口語的使用
【同人既濟】野人:銀英論
【同人既濟】一顧問:續說詞語問題
【同人既濟】Tongkam:觀瑪感
【同人既濟】一顧問:由「空降」開始說起
【同人既濟】姚明一定勝!:投稿處理勿看小

返 回 上 頁

Copyright © 觀瑪民報 KTMC Man Pao